要不要幫孩子跟老師討公道

圖片來源 / 蕭世英
瀏覽數11,707
2008/04/01 · 作者 / 林慧淳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13期
放大字體
孩子在班上受委屈,父母恨不得衝到學校痛罵一番。等一等,真是老師的錯嗎?
明鳳上國中的兒子最近直嚷著不願上學,抱怨老師很兇,家庭作業多到寫不完,還嫌他字醜,當同學面前撕掉作業本令他難堪,現在每天早晨起床都得考驗母親的耐力,「真搞不懂為什麼上了國中會這樣?」兼顧工作和家庭的明鳳精疲力盡。

學生埋怨師長的戲碼經常在校園上演,正值好惡分明的叛逆期,青少年對於老師個人、教學方法或學校制度易生不滿,進而影響學習意願,成績一落千丈,甚至出現「因為討厭某老師,所以恨透數學」等極端不良反應。

而家長意識的高漲,更可能將孩子的不滿,升高為親師對立,無助於孩子的成長,因此釐清負面情緒根源、積極溝通,才能真正幫助青少年解決問題。

孩子錯?還是老師錯?

當孩子在學校受委屈、回家數落老師的種種不對時,家長的立場很重要。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指出,維持冷靜不偏頗的態度是不二法門。

首先放下「叛逆期愛找碴」的既有印象。馮喬蘭說,許多父母無法克制喜歡批評的習慣,每當孩子訴說校園大小事時,總要插嘴訓話,一再灌輸自己的想法而不懂得傾聽,因此青少年對學校有意見時,家長總是抱持「為什麼只有你惹麻煩」的心態,阻止孩子反應問題,也失去了解老師的機會。

人本曾處理高中生指控老師要求學生竄改班級清潔成績,挖苦功課較差的同學、甚至以「廢物」、「白癡」等字眼辱罵學生的案件,孩子向家長反應卻換來「你們乖一點就好了」的消極回答,因此不得不採取集體陳情的手段,馮喬蘭指出,「如果有家長願意傾聽並了解孩子的處境,學校就會早點發現這位老師的問題,將傷害降到最低。」

別把錯誤統統歸咎於孩子,同樣地,也不能全然聽信一面之詞,把所有矛頭指向老師。

北市螢橋國中老師呂寶彩指出,有些家長聽了孩子的訴苦,不分青紅皂白就去質問老師,用近似「出氣」的行動反對學校作為,但這種態度極易養成孩子恃寵而驕的壞習慣,對成長毫無助益,還會引發親師對立。

建議做法是安撫兒女,並聽完他的抱怨,當下切忌加入撻伐老師的行列,以免給孩子錯誤示範,將來更難管教。

還原爭議原貌,釐清真相再做判斷

接下來,家長何時該插手?

子女在校受委屈,源頭可能來自同學、老師、或學生自身,必須還原爭議原貌,家長才能對症下藥、化解危機。

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副教授賀孝銘建議,請孩子詳述對老師的指控,並還原衝突當時的具體場景、順序、其他同學的反應、及他個人的感受;經由父母一再追問,青少年從中得到宣洩情緒的管道,也可重新回頭檢視,到底是教師處理不當、還是學生將小事加油添醋。


單一事件不足以代表教師缺失,例如孩子抱怨老師某次上課遲到、下課不準時,使他沒辦法上廁所,家長乍聽之下覺得不當,但進一步詢問,原來是隔壁班學生打架、老師趕往協助處理因而耽誤時間,了解原委後家長便能體諒,免除一場誤會。

相反地,如果類似狀況一再出現,家長最好採取行動。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說,一旦老師連續出現不當行為而造成孩子生理或情緒上的傷害,家長就不該讓他們獨自面對,「青少年雖有能力處理挫折,但畢竟他們還不成熟,家長應適時出面,你若不伸援手,誰能幫他!」她嚴正指出。

例如有些老師認為,撕掉筆記本教學生重寫都是為他好,自己在家也是這麼管教兒女,但畢竟「家裡」和「學校」場合不同,孩子如果強烈感受自尊心受損,家長可適度與師長溝通,就算真要孩子重寫功課,也可換個方式,請學生自己動手撕、或圈出錯處在旁訂正。

溝通才能雙贏

當然,並不是每次溝通都能盡如人願,親師立場不同,對孩子的管教方式一定會有歧異,但只要雙方抱持信任和尊重,仍能互相體諒。

可言心理諮商所心理師王瑞琪回憶兒子曾因同學犯錯而遭「連坐」,必須罰抄大量課文,他很不服氣,回家和母親討論後仍認為不應受罰,因此王瑞琪出面與老師溝通,但老師考量「說了就要做到」,若開此先例,未來如何管教同學,因此王瑞琪告訴兒子:「媽媽也認為老師不對,所以如果你不寫,我支持你。」最後兒子竟決定體諒老師,乖乖抄寫課文,令她訝異。


「如果當時我一味站在老師立場,兒子一定很不甘心,師生關係或許因此留下裂痕,但我表明支持立場、把選擇權交給他,他反而能體諒老師,這就是學習成長的開始,」王瑞琪點頭說。

親師衝突若不能奠基於互信基礎,便會兩敗俱傷。

曾有國中老師就遭遇沉痛經驗,兩年前他利用朝會時間因春暉專案對可疑學生執行安全檢查,結果遭家長控告侵犯隱私權,兩年來為了訴訟耗費心力,直到一審獲判無罪才得以釋懷,而當初的國二女生也早已轉學。

在大學開課教導溝通藝術的親職專家王淑俐認為,為了替兒女出氣,親師撕破臉很不值得,就算贏了老師又如何,孩子能成長嗎?校親透過意見交流信賴合作,共同引導孩子正向發展,才是「雙贏」的美滿結局。

儘管多數老師以「做良心事業」自許,但不可否認,問題老師仍然存在校園。

台北市家長協會常務理事吳榮達身兼律師和父親身份,他從協會各種申訴案件的處理中歸納,有兩類足以影響教育品質的問題老師,家長應積極介入:

1.教師行為影響學生的學習意願和成效:包括老師情緒化、處理不公、本身專業能力不足、孩子普遍聽不懂教學內容、不敬業等情況。

2.教師言行造成學生的身心受到傷害:體罰、言詞辱罵、精神疾病、性騷擾,致使孩子恐懼不願上學等。轉班轉校應是最後手段

吳榮達建議,父母可先在家長會反應,如果很多家長都遇到相同困擾,代表自己的孩子並非個案,應及時請求校方協助,除了尋求輔導、教務、訓導體系或校長介入之外,最好一併請教師會處理,情節重大者,可要求學校提報不適任教師,強迫輔導甚至解聘。

如果一切支援體系都不生效或處理速度太慢,轉班或轉校是最後手段。

王淑俐認為,離開原班級代表消極逃避,孩子必須重新適應未知新環境,老師也未必較好,風險很高,除非已在原班待不下去,否則別輕言轉學。

除此之外,家長也應負起參與教育的責任,和學校保持緊密有效的溝通模式。

王淑俐和螢橋國中老師劉松筠建議,可從幾處著手:

1.主動釋出善意:平時就和老師建立良好關係,俗話說「見面三分情」,維持和氣互動,請老師多關照孩子。

2.隨時了解班級動態:透過親子互動保持對該班級的認識。

3.善用聯絡簿:不但是親師交流管道,還能適時讚美老師,也讓孩子學習感謝。

4.家長日勿缺席:和其他家長保持聯繫,並要求校方安排科任老師與家長互動,彌補平日僅與導師交流的不足。

5.熱忱貢獻所能:有時間、有能力的家長,可進一步替老師分擔壓力,例如王淑俐每週一次,利用早自習時間為女兒班上同學解答數學難題,有些家長則主動留守晚自習,努力實踐親師合作的理念。

親師建立和諧關係,加深雙方認知,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站在同一陣線,才能幫助孩子的校園生活更好更愉快。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