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台灣奇蹟 全世界都有台灣人養的孩子

圖片來源 / 許育愷
瀏覽數6,463
2008/10/01 · 作者 / 張曉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19期
放大字體
中年轉換跑道的杜明翰,從一波又一波的台灣人行動中得出結論:以為是付出,其實得到更多。
有一次,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杜明翰的太太楊雀到郵局辦事,隊伍排得很長,有人等得皺眉,有人伸長脖子往前望。

楊雀走到隊伍前端想了解狀況,看到櫃台前一位老先生低頭用顫危危的手填著單子,「我想幫忙,正準備開口時,看到這位七十幾歲、衣衫素樸的老伯伯,正填寫給世展會每個月1000元認養台灣兒童的劃撥單,我愣住了,靜靜退回最後面,感動到快哭出來,」回家講起這件事,楊雀仍激動不已。

不只老伯伯,總統馬英九、夫人周美青也是世展會長期贊助人;不止資助台灣4萬名貧童,現在全世界39個國家有8萬個台灣人認養的孩子。

更且世展會讓蔡依林、王力宏、張惠妹、孫燕姿等偶像藝人甘願付出時間,遠赴四川、海地、盧安達、薩爾瓦多、寮國等地,探望需要幫助的人們,抱抱他們認養的孩子。

很多人以為展望會施展了藝人行銷的策略,所以能夠掀起台灣人認養小孩的風潮。杜明翰說,沒有。從來沒有刻意打什麼明星牌,不過就是15年前,孫越、張艾嘉跟著展望會去探望非洲貧童後,深愛感動,在藝人圈談起自己雖付出卻反而得到更多的感想,感染了愈來愈多名人「爭取」跟出國去看望貧童,而且去看的人例如王力宏都說,還會想再去。

「走出去,把故事、感動帶回來;帶著資助人一起去探望他的孩子,」從微軟台灣區副總經理轉換跑道至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第6年,53歲的杜明翰說出重點,世展扮演一個平台,把有愛心的人與有需要的人連結起來,建立人與人之間跨越語言、年齡、人種的友誼。

不是去幫他而已,你會發現,受助人教給我們的更多

目前台灣世展在全世界有109個夥伴國家,台灣已經從受資助變成有能力去幫助其他地區。而許多曾受資助孩童,也在成年後回饋社會。

例子隨手就是,像現任世展社工處一位處長就是曾受資助的布農族孩子,長大後進世展從工讀生、社工員主任、督導做到處長。還有次世展在台北晶華飯店開記者會,飯店裡一位女經理突然要求上台,邊講邊哭,因為她就是接受世展資助長大的。

還有受資助的孩子幫助更不幸的孩子。蘭嶼國中有近半數學生家境貧窮受世展會資助,但這些孩子們每個人卻還每個月捐出20元零用錢,湊起來共同認養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南非愛滋病遺孤。

杜明翰強調,「做慈善不是我們去幫他而已,你會發現,受助人教給我們許多事情」。

偶像團體S.H.E到印度加爾各答貧民窟,看到滿街衣衫藍縷小孩熱情迎接她們,成員之一Ella很興奮,就問杜明翰:「我們唱片有發到這兒嗎?」實情是只要有人來關心、這些孩子們便回以最燦爛無邪笑容。


其中一位受資助的12歲小男孩,穿上最好的衣服、梳洗乾淨,帶著世展一行人到他和媽媽弟弟的家:一個用破爛帆布搭起的小雨棚。他打開書本、展示考試成績,「看到他長睫毛大眼睛,想告訴我們他有努力唸書的眼神,再看到他的床是張檢來的破沙發墊,剎那間覺得我們好渺小,我尊敬那小男孩。」

獨生女兒驟逝,認養2個蒙古女孩,父母傷痛得到療癒

杜明翰認為,每個人的生活中多少都有挫折,真正的健康就是個不斷受傷、療癒的過程,他在展望會的工作中看過很多人在幫助他人過程中,獲得安慰,彌平傷痛。

有一年,一對李姓年輕夫婦跟隨世展到蒙古烏蘭巴托,夫妻兩人提著4個大行李箱,一路不苟言笑,好像很不合群,等到大夥坐飛機、乘車騎馬輾轉到達目的地後,當看到他們認養的小女孩從蒙古包走出來,零度氣溫灰濛濛天空襯著女孩兒凍得紅彤彤的臉頰,李先生笑了,大口灌下馬奶酒,太太緊緊抱住女孩,打開行李箱,全是送給女孩的文具衣物。

回程上,杜明翰才知道,三個月前李先生夫婦的獨生女兒因為意外過世了,他們用女兒名義認養了2個蒙古女孩。李先生握住杜明翰的手說:「會長,謝謝你給我們這機會,一個月700塊錢實在不多,但我們得到的遠遠超過給予的。」

擔任會長這幾年,杜明翰走過近50個國家,絕大多數是第三世界或落後地區。目睹那些國家因政治、內戰造成民不聊生,親臨那些不公不義、令人鼻酸的場景,不會憤怒氣餒嗎?

「偶爾會有無力感,」杜明翰坦承,但展望會的理念就是「一個生命比全世界更有價值」,能救一個孩子就是一個,把孩子的命救回來,將來他長大能幫助別人,那就很開心了。

世界展望會小檔案:

1950年由美籍傳教士鮑伯‧皮爾斯創立,因為看見全世界處在戰火、貧窮中的兒童,他的心為孩子們而心碎,以關懷兒童為核心,秉持著「跟窮人同行、向窮人學習」為宗旨。如今,展望會在全球約一百多個國家都有兒童服務工作的據點,每一年有超過1億人,包括無家可歸、飢餓、患病和心靈受創的兒童和人群受到幫助,是全球最大的兒童關懷機構之一。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