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遺留在達魯瑪克

圖片來源 / 陳怡安
瀏覽數1,459
2008/12/01 · 作者 / 李怡嬅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21期
放大字體
我的心遺留在達魯瑪克

看到台東大學理工學院院長、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劉炯錫時有點驚訝。他不是原住民!可是行前上網搜尋他的資料,都是有關他致力傳承原住民文化、部落重建、還創辦了以原住民語系為名的南島社區大學。

原來20年前,他還是森林所的學生時,曾經到南部山上去看賽夏族的矮靈祭,論文以探討飛鼠為主題的他,親眼看到一位原住民只用一根繩子,一晚就抓了好幾隻飛鼠,「我花了一年時間,用盡所有辦法抓到的飛鼠,比他一個晚上抓的還少,」劉炯錫開了眼界,自此對原住民加深敬意。

後來攻讀動物所博士時,看了一篇文章提到原住民文化其實是博大精深,更增加他的好奇心。

1994年,正好有機會到當時的台東師院任教,於是開啟他的部落探索之旅。

「愈是深入愈了解他們對大自然的尊重,是現代人要學習的,」劉炯錫說。

 

見面禮:喝小米酒才是朋友

劉炯錫帶我們到了目的地:台東縣卑南鄉的達魯瑪克部落,頭目古明德熱情地打招呼,國語夾雜著魯凱族語,聽得我只能搔搔頭,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以及尷尬的微笑。

往山上走,來到祖靈柱前,古明德用自己釀的小米酒進行簡單的祭拜儀式(告訴祖靈有朋友來訪)後,就倒進連杯(兩人共飲的木製酒杯),邀請我們一起享用。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文章, 訂戶登入看全文
  • 免費閱讀 歷年 康健文章全文
  • 收藏喜愛的文章
  • 購買單篇文章 PDF
立即成為雜誌訂戶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美玉醫師,為什麼男友射精時,「噴」不出東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