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孩子將來比較幸福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14,336
2009/01/01 · 作者 / 李偉文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22期
放大字體
這些年,許多父母已經感受到全球化競爭的壓力,加上《地球是平的》這類書籍的暢銷、全球金融海嘯引起失業潮,家長們更加擔心,孩子如何在未來職場上有較好的出路。
很多有能力的父母大概會讓孩子接受最周密的教育、最大量的補習,期盼孩子擁有許多能力,希望他們從小就在各種考試中贏過別人,以確保將來有好的工作。

安德烈說他平庸,那我們怎麼辦?

可是,若是事事以成績至上,以勝過別人來建立自己的安全感,我擔心從小在這種生活態度養出的孩子會有哪種價值觀?就比較有機會幸福嗎?

嚴長壽在《做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裡,就以龍應台的兒子為例,提到安德烈曾經跟媽媽說:「你必須面對一個現實,就是,你有一個極其平庸的兒子。」可是嚴總裁提醒,這個自認為「平庸的兒子」,是一個中德混血兒,擁有德、英、中等多國語言的能力,在高中時到美國做過一年交換學生,每個暑假到不同公司實習,最近一次暑假才到上海的德意志銀行實習,目前在香港大學經濟系就讀。

若是與這位已經擁有許多工具、許多能力與條件的「平庸大學生」相比,我們的孩子又是如何呢?是否讓我們的孩子能夠知道自己的不足,而且也願意面對自己的平凡,學習過平凡卻安適自在的幸福人生,是很重要的事情。

讓孩子了解「自我實現」並不是「自我表現」,不是考第一名叫自我實現,也不是第二名以下就沒有希望。也讓孩子知道,即便我們再認真再努力,不見得就能夠得到相對應的成果,很多時候我們的命運決定於許多外在不可知的因素,也許公平,也許不公平,但是我們都能平靜接受。


也就是能夠讓孩子培養出不管別人是否肯定自己,自己是不是能夠獲得別人眼中的成功,還是都能不失望不沮喪,了解自己的價值,知道每個人都不一樣,因此幸福對每個人而言也都不一樣,能夠決定幸福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不過要讓孩子建立這樣的價值觀並不容易,因為價值觀無法「教」,很難透過課堂上或以文字、言語訓誨的方式來傳遞,因為所謂價值觀大概可以說是生活上面對不同可能性的特定選擇,這些選擇有一定的趨向或脈絡,形成固定(或穩定)可以觀測或預測的行為模式。因此,價值觀必須在真實生活情境中養成,對孩子而言,是由眼睛所見以及一次又一次親身經歷而建立,不是老師或父母嘴巴所講的。

因此,要教孩子價值觀,不如父母反省自己本身的生活態度才是根本之道。很巧的是,就在最近,好幾次聽到我的雙胞胎女兒中的A寶提到:「我跟他們的價值觀不一樣!」讓我很好奇一個小學畢業沒多久的國一小女生說什麼價值觀?

原來前一陣子學校段考結束,兩班家長聯合起來幫她們辨戶外活動,到植物園參觀。負責餐點的家長準備很豐盛的三明治、漢堡以及飲料、水果等等,結果有些小朋友吃兩口就不吃或吃不下,就直接往水池丟,也有的孩子說餐點不合她意,不想吃,一堆家長著急地團團轉:「那麼你想吃什麼,我們馬上去買!」


A寶很不以為然的評論道:「不想吃就不要吃啊!幹嘛理她!」同時對那些吃幾口就扔掉的同學非常有意見,也當場對那些把食物扔進荷花池的同學教訓一番。

贏別人?我們不在乎

另外還有個例子。偶爾下課後要接AB寶參加活動,為了聯繫方便會借手機給她們,同學看到她們拿的手機是八、九年前的舊款式,都笑說她們家淘汰的手機,都比我們用的手機不知時麾新穎多少倍。AB寶絲毫沒有動搖,反而奇怪地說:「手機沒壞為什麼要換?」

因為她們班要參觀育幼院,所以先在班上發動募款,AB寶打算從她們的存摺中各提1000元捐出,她問那位常換手機的同學捐了多少,她們回來很不可思議的對我們說:「10元?她們居然只捐10元?!」

其實AB寶的存摺沒有多少錢,平常我們就沒有給她們零用錢,只有農曆過年准許她們收爺爺奶奶及外婆或叔叔舅舅的紅包,但是每個紅包最多也只能裝台幣200元(超出要沒收),存摺的其餘來源就得靠她們參加比賽獲得的獎狀,給個50元或100元鼓勵。她們存了六年的錢,存摺裡錢始終不多,大概是因為中間又遇到南亞海嘯或偶爾突發性的募捐,每次就是捐出她們總存款的一半或三分之一左右而毫不吝惜。

對於這些她們自己的錢要如何用,通常我們是不會給任何建議,也不會去限制,因此當她們看到同學的選擇後,回家會說:「我跟她們的價值觀不同。」身為父母的我們,是非常高興的。其實,我希望孩子是能夠負責且懂得體貼別人,始終保持著好奇探索的心去認識這個世界,並且欣賞與享受生命裡這個時刻。

至於她們有沒有好成績,能不能贏過別人,從來就不是我們在乎的事情。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