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孩子該如何面對惡勢力?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1,713
2009/02/01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23期
放大字體
家長、孩子該如何面對惡勢力?

曉瑩因涉及一件傷害案來法院。這孩子的家庭正常,從小備受疼愛,多才多藝。案發原因是班上一位同學,被別班同學恐嚇,揚言在回家路上堵他,曉瑩看到班上沒有人站出來挺這位同學,十分氣憤。

她雖然是個女生,但義薄雲天,也激勵幾位男同學的勇氣,大家決定下課陪這位被恐嚇的同學回家,為了安全,有人帶木棍、球棒,還有人帶哨子,浩浩蕩蕩的走回家。

第一天,恐嚇的同學未動手,但隔天他們找來更多校外或輟學的同學助陣,就在學校附近的巷子打起來,這些乖學生沒什麼打架經驗,當然不是逞兇鬥狠同學的對手,但他們為了保護自己,舉起棍子就亂揮亂打,雙方都有人受傷,對方家長告到警局,還找了民代和「兄弟」到警局揚言要私了,嚇得這邊的同學和家長不知該怎麼辦?

有同學轉學,也有同學上下課,都由家長接送,曉瑩成了同學交相指責的對象,學校不問青紅皂白,凡參與的同學一律記大過一次。而挑釁的主謀,受傷最重,竟成了被害者。曉瑩坦承有拿棍子打他,但她很不平,自己才是被害人。

「我們不能保護自己嗎?我們只能任由這些壞蛋欺凌嗎?」

曉瑩的爸媽也很氣憤,認為警察因認識對方家長,有所偏袒;還被恐嚇「最好小心一點」,擔心這件事沒完沒了。「這是什麼世界!安分守己的學生被恐嚇,為了保護自己,還要上法院。」

我向他解釋法律有關正當與過當防衛的相關規定,也分析了一個法治國家,應有的認識,但這些說明更激起了家長不滿。他說,在社區因有人違規停車影響住戶出入,他報警處理,之後家裡多次被潑漆、汽車玻璃被打破,輪胎被放氣。他再報警,警察也只是來拍拍照,他們一家人就這樣生活在恐懼之中,他們不相信什麼是法治。

爸爸義憤填膺是可以理解的,他對曉瑩說,以後不要管別人的事,她好心幫別人,結果自己倒楣,反而被恐嚇的同學是唯一沒事的人,還對警察說他又沒有要曉瑩他們幫忙,是他們自己多事才會這樣。

曉瑩的爸爸情緒有些失控,「顧好自己!這次算我們倒楣。」他說的是事實,社會上有人奉公守法、充滿正義感;有人唯唯諾諾以保護自己;也有人逞兇鬥狠。大部份人依社會環境和需求,自掃門前雪,以保護自己家人安全。

但我不認同如此,我覺得曉瑩是個有正義感的孩子,但要從生活經驗中,學習如何在保護自己的原則下申張正義。

最先被恐嚇的同學,一定有原因,我相信他可能說了一些話或做了一些事,讓這些在校園被貼上惡霸標籤的同學,覺得被輕視或被侵犯。我問曉瑩如果可以重來,會怎麼處理類似的情況,讓大事化小?

學習如何在保護自己的原則下申張正義

 

事情是因打掃界限不明,大家都不願多做,而把垃圾掃到三不管地帶,學務處的老師罵了被恐嚇的同學,這位同學就指稱是別班的某些同學掃過來的,他害別班同學午休被罰掃地,引發不滿。

有衝突就有學習機會,班上的幹部可以主動出面協調打掃的區域,或請老師重新調整,讓每班的每一個人都有責任範圍。如果我們以學習的心,試著去做別人不願做的事,人生就有不一樣的結果。人性好逸惡勞、貪圖便利、隨便停車和亂仍垃圾,令人討厭。如果多一些體諒和耐心,許多衝突就可以避免。

被恐嚇該怎麼辦?

 

「恐嚇」者或因為自己有錯,或自覺被找麻煩,或為了尊嚴和面子,而受過一些不舒服的經驗,惶惶不安,期待曾經發生的不愉快事件不要再發生,但又怕別人不重視他的意見,就虛張聲勢的膨脹自己,如果別人再怎麼樣,他就使狠、使陰、不利別人。

會恐嚇別人的人,往往低自尊和低自信,很怕別人會輕視他,或不看重他的意見和感受,所以會一再製造恐怖事件,讓對方知道「我還在生氣」,強調自己被忽略的情緒。這是可理解的,任何人受到威脅恐嚇,本能的會武裝自己,讓自己免於受傷和威脅。

我認為最好的方式不是漠視或躲避,而要學會安撫他們。不是因為他們的惡形惡狀而屈服,而是因為我們比他們有智慧,知道如何讓彼此雙贏,生活能夠安心快樂,才是最高的價值。情緒的污染,不僅困擾自己,也帶給大家傷害。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安下心來呢?我現在上學都會怕這些人來找我麻煩。」曉瑩的擔心,也是父母最擔心的,暴不能止暴,愛和諒解才可以。

「諒解這些同學和造成我們困擾的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事件的受害者,他們也正在受心理的種種煎熬,他們也不快樂。」

通常我們不會在乎讓我們痛苦的人,覺得他們自做自受、活該。但愛很奇妙,當我們付出溫暖和關心,我們才可以得到我們要的一切。如果我們想要讓事件平息落幕,我們必須關心這些讓我們不安和痛苦的人。別無選擇。

人是彼此互動的,他們是因我們說了一些話或做了一些事而受到打擾,我們應為此誠懇的向對方致歉,因而開啟機會等到對方的道歉,大家都因自己的錯誤而退讓半步,則良性互動和溝通,就會前進一步。

「可是..」

我們可以有一百個或一千個理由;但只有一個理由會勇敢前進,我們還想背著這樣的情緒垃圾生活嗎?我們還要這樣不安和痛苦嗎?

有愛就有朋友,才會和平

 

「當然是現在!」曉瑩父女同時表達了他們的看法,快樂是愈早到臨愈好,痛苦當然是愈早離開愈好,讓我們糾葛痛苦的,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

我要他們把自己做得不夠好的地方,寫成一張卡片,向對方表達由衷的歉意,並願意以最大的誠意,彌補這些錯誤。我保證他們會得到相同的回饋,至少我們會把這件事完整的放下來,生命中有太多值得我們關心和努力的事物,我們沒有理由讓一個已發生的事實,一再的折磨我們。

在法律上,每個人都為維護自己的權益,盡最大可能把過失推給對方,事件永遠沒完沒了,纏訴下去,社會和雙方當事人都是輸家。但我認為司法更積極的意義,不是論斷是非,而是彌補因事件所造成的彼此傷害,讓社會和雙方當事人,都因此獲益。

曉瑩父女沒有再爭議。爸爸告訴我,這件事讓他找到解決他多年糾紛的方法,他一直以為權利是要爭取來,正義是要付出代價換來,但現在他明白,真正的公平和正義是創造彼此的雙贏,而不是只求自己的正義需求。

曉瑩因為和對方和解,換得對方家長也在法庭上請求給曉瑩機會,結果所有涉案的孩子,都被以最寬宥的方式處理。

更重要的是這群孩子,因這場官司而成為朋友,不再是勢不相立的敵人。

我們為爭取正義公平的想法,常會為我們塑造無數的敵人;但我們的愛,卻會讓我們擁有無數的朋友。

有朋友的地方,才有和平和歡樂。

這個世界沒有壞人,只有想法不一樣的人。多一份諒解和愛,讓我們平安喜樂。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本文作者為台灣板橋地方法院少年保護調查官,親職專家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