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諮詢站,期許藥師主動走入社區

圖片來源 / 陳怡安
瀏覽數5,167
2009/02/01 · 作者 / 楊心怡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23期
放大字體
設立諮詢站,期許藥師主動走入社區

台北縣設立「社區藥局用藥照護諮詢站」,鼓勵民眾多利用藥師專業。

「藥師,美國親戚送了我這些保健食品,你可不可以幫我看看?」

「藥師,我剛剛在第四台看到他們賣的藥,我有把成分抄下來,你幫我看看好不好?」

「藥師,我婆婆有高血壓,這藥袋上寫了一些副作用、適應症什麼的,這是什麼意思啊?」

同時具備藥學、醫學背景的台北縣衛生局長許銘能說,要讓民眾認識藥師的功能,藥師就要主動走出藥局、走入社區。「藥師在民眾心目中是賣藥的,是專業調劑的人,還是能提供專業用藥諮詢的人?政府規定藥師每年要受訓20個小時,但這些受訓內容是否有落實?」

因此,台北縣衛生局從2005年開始推行「社區藥局用藥照護諮詢站」,培訓了127家社區藥局諮詢站,通過評鑑的藥局,玻璃門上可以看到黃色的諮詢站標章,藥局內的櫃檯旁也設有看板,還會特別規劃一個可讓民眾諮詢的小空間;就連藥師服上,也會別上諮詢站的胸章。

不過,民眾向藥師詢問的風氣沒辦法這麼快就建立,身為諮詢站之一的板橋市日生藥局藥師吳明慧發現,大多數會來諮詢的民眾,都是從慢箋服務建立關係而來的。

第一支跨縣市的慢箋團隊

 

許多台北縣的藥師認為,他們能與民眾互動密切,全是拜當年慢箋團隊之賜。「慢箋團隊設立的高標準,讓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藥師的價值就在此,」台北縣社區藥局藥師黃雋恩感性地說。

SARS期間剛從美國回來的陳昭元藥師,看到民眾不敢到醫院拿藥的景況非常驚訝,「這種情況在美國絕對不會造成恐慌,因為民眾可以到社區藥局拿藥。」還好當時有公會的支持,曾在美國執業的台北縣泰林藥局藥師陳昭元便扛起慢箋團隊推手的角色,從25家社區藥局開始,逐步改造社區藥局的形象。

「那時,我第一個要求就是調劑作業電腦化,」陳昭元提到,那時候還有很多藥局是用手寫藥袋,跟醫學中心的藥袋標示有明顯的落差,就像去診所如果還拿到紅色、白色的藥包一樣,多少會影響民眾對藥局的觀感。

電腦化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資料建檔。民眾的用藥歷史、過敏史、藥與藥的交互作用都可以存檔紀錄,而且時間快到時,也方便通知病患拿藥。

另一個高標準就是「處方不能回流」,換句話說,藥局一定要幫民眾調到藥。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還得靠民眾的幫忙,藥局需要教育民眾,在快吃完藥的七天之前就要先把處方交給藥師,讓藥師有時間調藥、調劑;另一方面,他還要求藥師一次備兩份藥,這樣下次民眾再來拿藥時,就不需要七天的預備期,可以直接拿藥。

在推動的初期,藥局還得簽切結書,保證不會換藥,以建立民眾對藥局的信賴。

不過陳昭元說,除了這些高標準的門檻之外,對社區藥師衝擊最大的應該還是心態的轉變。

「許多年紀大的藥師以前都只在乎製藥過程,但我們希望推動藥局以人為主,重視藥對人的影響,藥在身體裡的變化,並且學習如何跟民眾解釋這種變化,」陳昭元說,藥師不是只能用「就照著醫生的診斷用藥就好」一句話敷衍民眾,應該要能很心安理得地解說清楚需不需要吃這種藥,藥的作用如何,哪些副作用要注意,忘記吃藥該怎麼辦等所有細節問題。

台北縣慢箋團隊已從當初的25家社區藥局慢慢擴展,並與台北市慢箋團隊合作組成「大台北縣市慢箋團隊」,一些鄉鎮醫療院所,甚至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也配合釋出處方箋,逐步落實醫藥分業的願景。

民眾會喚一聲「藥師」而不是「老闆」了

 

正如陳昭元所期許的,慢箋只是第一步。而這個第一步,也讓許多民眾到藥局來的時候,開始會稱呼「藥師」,而不再只是「老闆」。

社區藥局諮詢站之一的台北縣土城心中外藥局藥師邱振源因此結識了一位「賣麵的阿嬌」,她婆婆的慢箋是在邱振雄的藥局拿藥,而她家裡所有人只要一看完醫生,阿嬌就一定會拿著瓶瓶罐罐的藥,還有藥袋、藥單來藥局諮詢,甚至主動要求邱振雄幫她把紀錄都輸入電腦存檔。

邱振雄自從認識阿嬌後,幫她們家人服務過好幾次,包括叮嚀她老公看蛀牙問題前,阿斯匹靈要先停藥一星期,建議她兒子除了診所開的藥,不要再喝廣告的xx糖漿,因為其中含咖啡因或鴉片類衍申物的成分,怕會有成癮問題,絕對不能亂喝;還發現她婆婆的降血壓藥有重複開藥,她公公聽電台買的補身中藥含類固醇等問題。

不過,阿嬌家人畢竟是少數。邱振源感嘆,對許多民眾而言,藥局是不是諮詢站並沒有太大差異。但事實上,成為諮詢站的社區藥局都得經過教育訓練,到醫院實習,並且由資深藥師督導、審查通過,才能掛牌。

吳明慧藥師有一次拿諮詢站的招牌秀給紅十字會課堂上的學員們看,發現「他們一臉茫然,完全不曉得那塊招牌代表什麼意義,也不記得曾注意過藥局有掛這樣的招牌,」同時還擔任紅十字會水上安全工作隊救生教練的吳明慧,便趁機教育學員們諮詢站的功能,鼓勵她們用藥要多諮詢,並請他們幫忙廣為宣傳。

不僅如此,她有一陣子曾跟附近幾家社區藥局的藥師一起,早上六點到附近的體育場、公園擺桌子,幫來運動的爺爺、奶奶量血壓;還自製宣傳單,一張一張投到附近民眾的信箱,一切都只是希望民眾能多認識藥師,多利用藥局。

而在藥局時,她也養成主動跟民眾互動的習慣。「有前輩曾經跟我們說,經營藥局就是要把專業講出來,即使客人出了門都還要繼續講,」原本害羞的吳明慧因此訓練自己主動開口,讓自己變得雞婆一些。

有一次碰到獨居的奶奶拿慢箋,她調好處方箋,解釋清楚了,奶奶也簽名把藥拿回去了,但過沒多久,奶奶又跑回來說要拿藥。吳明慧耐心地把剛剛奶奶的簽名拿出來,告訴她藥已經領過了;等奶奶轉身離開藥局後,她馬上打電話給住奶奶附近的女兒,提醒她們要多留意奶奶的記性開始衰弱。

雖然吳明慧一直以關心社區民眾為己任,但仍有惋惜的事發生。

一位常來藥局跟她聊天的老奶奶過世了,她聽到消息時很驚訝,因為前一天老奶奶到市場買菜時才跟她打過招呼,沒想到隔天就離開了。

她主動去老奶奶家裡整理不要的藥,並詢問她的兒子老奶奶過世的原因。兒子說,她那天從菜市場走路回家後,覺得身體疲累,就喝了杯咖啡,坐在椅子上休息,沒想到隔天就過世了。吳明慧聽了一驚,因為老奶奶有高血壓,是不應該喝咖啡的,有可能導致血壓升高。「如果我那時有把老奶奶叫住,讓她在藥局裡休息一下,說不定她就不會喝那杯咖啡了,」吳明慧惋惜地說。

擴展服務對象,照顧更多高風險民眾

 

除了鼓勵藥師積極與民眾接觸,台北縣衛生局也發現許多高風險的用藥人口是在長照中心與安養中心。

因此2006年開始,便與台北縣社區藥局、長期照護發展協會、養護機構,及10家社區藥局諮詢站合作提供長期照護藥事服務。

邱振源藥師透露,在安養中心裡,藥師的角色更顯重要。「他們有很多重複用藥的問題,還有許多臥床的老人,護士會問該不該把藥磨碎吃,或能不能配牛奶一起吃?」

邱振源就曾在安養中心發現一位阿嬤因為有精神方面疾病,行為較難控制,醫生白天開鎮靜劑,晚上則開安眠藥,以減少阿嬤的胡亂行徑。但後來,護士發現,阿嬤常常晚上還是會起來四處走動,引發不小的騷動。

邱振源看了醫生的處方之後發現,因為鎮靜劑也會讓阿嬤昏昏欲睡,白天睡太多,晚上自然睡不著。就轉告醫生,看可否在阿嬤行為能控制的時候停止服用白天的鎮靜劑,果然情況就改善不少。

另外,台北縣2008年也開始推動「居家藥事服務」計劃,由長照中心評估需要介入的個案,再請藥師到家裡協助指導用藥。

「有時候去居家訪視時民眾會說,我們的一句話比她們做子女的講什麼都有用,就會讓我覺得很窩心,表示我們的專業還是有人認同,」吳明慧開心地說。

許銘能期許藥師能自我成長,多將觸角深入社區,慢慢做出社區藥局的口碑,得到民眾的認同。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什麼是高血壓?

高血壓是為一種動脈血壓升高的慢性疾病,正常人的血壓值應為收縮壓<120毫米汞柱(mmHg),舒張壓則是<80mmHg,而當進入高血壓前期時,患者的收縮壓為120~139mmHg,而舒張壓為80~90mmHg,而當收縮壓≧140mmHg且舒...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