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對癌友白目說「要勇敢」

瀏覽數2,704
2010/01/01 · 作者 / 王梅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34期
放大字體

癌症的另一個「副作用」:可能因此失去朋友,造成人際關係緊張; 卻也可能化解恩怨,修補裂痕。面對癌友,你該說什麼、做什麼?

有人把癌症比喻為「另類的慈悲」,因為生病,連結家人親友的同心與關愛;但癌症也可能是「另類的殘酷」,加速導致人際關係的緊張或疏離,甚至瓦解。「生病的另一個『副作用』就是容易失去朋友,」《洛杉磯時報》與《新聞週刊》專欄作家米樂(KathleenClaryMiller)撰文指出,「因為很多人給你各種紛雜的意見和批評,讓人不勝其擾。」

 

米樂女士的母親因為中風導致癱瘓臥床,她的同輩朋友經常三五成群聚集到家裡,吱吱喳喳告訴她最近發生哪些八卦、小道消息以及一些治療偏方。母親了解他們出於好意,卻無法消受,只得忍著身體不適,強顏歡笑,「我寧願她不要面對這群人,」米樂毫不留情寫道。

考驗人際的深度

 

抗癌辣妹克莉絲把親朋好友組成「抗癌團隊」,各自分派任務,減輕負擔,「癌症或許造成人際的緊張,甚至破碎,但當困難出現,同時也揭露你與這些關係的『深度』。」她誠心建議,趁此認清周圍這些人究竟能成為一名有用的隊員,還是直接撒手放棄,「如果對方真的那麼膚淺,就乾脆把他開除。」

汪中仁有位朋友被診斷出胃癌末期,醫生預估大概只剩9個月壽命,原本這位朋友還在與前妻打離婚官司,但前妻得知他生病後,不計前嫌專程回來照顧他,兩人和解並且復合,又舉辦了一次婚禮,實在是很美妙的事。

精神科醫師吳佳璇一旦轉換立場成為癌症家屬,也無法排除各種焦慮和疑慮。她將陪伴母親抗癌的過程寫成《罹癌母親給的七堂課》,根據自身經驗對癌友親屬提出中肯建議:

1.忠實地陪伴,解除病人的孤獨感;2.協助病人向醫療團隊表達需求,鞏固醫病關係;3.提供妥當的居住環境與必要的照顧;4.在體能許可範圍,逐漸協助病人恢復正常生活步調,是最高指導原則。

有6年淋巴癌病史、33歲的「過來人」葉北辰,十分贊成這樣的說法,「對待病友最恰當的方式,就是『把他當成正常人』,要求他做該做的事、該盡的義務,回歸原來的角色,而不是享受特權。」

葉北辰坦言,完成治療出院後他足足有半年「大吃、大喝、大玩、大買」,過得比以前放縱,整天想著如何讓自己更快樂,以為這樣就是把握當下,家人則是默默忍受。

「但我心裡隱隱不安,知道那是一種逃避,意識到應該重返正常的軌道。」葉北辰回到學校,專心把第一個碩士論文寫完,順利拿到學位。

讓過來人主導「發球權」

 

不過,目前正在攻讀第二個心理諮商碩士的葉北辰特別提醒,與「過來人」開口談「病」,的確有一些技巧和禁忌。

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當病人沒有開口,絕對不要先發動攻勢,而是由病人主控「發球權」。有一回,葉北辰遇到一位不太熟識的朋友,問起他的病情,對方劈頭就說:「喔,你得這個癌症會復發!」當場令他臉綠。

當病人開始說痛道苦,提起治療產生的副作用時,要給他同理心,「我知道你真的很辛苦,實在很不容易」、「每個人都會害怕,你能熬到這一步,真的很棒」。千萬不要跟病人說「你要勇敢」、「你要堅強」、「你要振作」等,因為背後帶有批評、指責和價值判斷,暗示對方目前做得不夠好,表現差勁。

 

也不要說「你好可憐」、「你好悲慘」,更不要形容病人是「受害者」,因為會強化對方的苦難不幸,助長他自怨自艾的負面情緒。

還有,不要說「你每天運動健身,一直很注重養生,為什麼會生病?」、「像你這麼好的人,怎麼還會得癌症?」

這樣的問題顯示你既沒常識,更沒知識。癌細胞不會管你是好人、壞人,癌症是多發性因素,任何人都有可能得癌症,這就像每個人都可能隨時發生意外,只是不巧這次讓他碰上了。

汪中仁碰過一位「白目」的朋友,沒頭沒腦質問:「你每天禱告、篤信上帝有什麼用,還不是照樣生病?」令他十分不舒服。

但他耐著性子回答:「我得癌症和上帝沒關係,是我自己沒把身體照顧好,但上帝給了我力量,讓我更積極面對疾病,產生更寬闊的價值觀,我很感謝祂。」

如果真的想幫忙或表示關心,可詢問病友「你已經完成治療這麼久,現在的狀況如何」、「我能為你做些什麼」、「你現在的希望是什麼」、「有沒有什麼壓力或困擾」,由病人主動表達意見和期望,而不是你一廂情願的「自作聰明」或「自以為是」。

什麼是胃癌?

胃癌是發生在胃部黏膜的癌症,主要成因是潰瘍,而大部分的擴散是沿著胃壁形成腫瘤,早期患者因為症狀與普通胃病幾乎無異,主要是胃部不適相關症狀,因此較難以察覺。胃癌與幽門螺旋桿菌、家族病史、醃漬食物、抽菸、...

看更多
變成習慣?容易陷入「劈腿」的2種性格 夫妻相處如同陌生人,女人的忍耐算美德? 作家:婚姻只靠單方面維護不公平 男人比女人怕離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瘦身減重
不愛運動也能瘦 熟齡名模養生術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