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老樹大作戰

圖片來源 / 陳應欽
瀏覽數10,125
2010/07/01 · 作者 / 林貞岑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40期
放大字體
老樹是我們對大自然的渴望,在政府、開發商搶著砍樹蓋樓的此時,愈來愈多市井小民站出來搶救老樹,甚至拯救一片森林、一座山,為都市保留綠肺,也為我們的心靈帶來救贖。
台南的6月,艷紅的鳳凰花伴隨震耳欲聾的蟬鳴,肆意地到處喧鬧著,不過,孔廟中庭的百年老榕樹卻奄奄一息,不知能否熬過這個夏天。

這棵高聳參天的老榕樹,兩年前感染褐根病,樹葉掉盡,受當地企業資助搶救病況曾有好轉,但最近只剩下灰白色的枯枝伸向天空,粗壯的樹幹根底部纏滿白色繃帶,一片片的祈福木牌在繩索上隨風飄蕩,傳遞著淡淡的哀傷。

「你去看老樹了沒?」這天市府公告要為老樹修枝,一大早,台南社大自然與環境學程經理人晁瑞光的手機響個不停。

好友們奔相走告要向老榕樹致意,有人看著鋸樹忍不住當場掉淚,有人撿起修剪下來的樹枝,準備帶回家珍藏。

傍晚時分,一位年輕爸爸牽著小女兒的手,蹲在切斷的樹幹邊,他們連續繞了好幾圈,或停下或遠觀,就是捨不得離開。

晁瑞光拿著相機站在老榕樹底下,憂心忡忡地說:「在台南,還有好多棵生病的老樹……」

老樹是連結人與自然的基石

每個人記憶中都有一棵陪伴自己長大、無可取代的老樹,但在氣候變遷和經濟開發等壓力下,已經慢慢消失。

為了蓋游泳池、停車場和住宅,人類毫不留情拿老樹開刀,急煞作家張曉風等人要向總統陳情,別
開發南港202兵工廠;板橋江翠國中砍樹蓋游泳池,退休老師組成護樹隊,不惜以肉身阻擋怪手,成功留下綠色樹海。


許多中產階級也在連署向林務局陳情,不要為了蓋自然教育中心,而把三峽滿月圓峽谷內48棵50歲以上樹齡的柳杉砍掉。

老樹不見了,對我們的影響是什麼?

「老樹的存在表示這地方人與自然之間尚有連結,」靜宜大學生態系副教授楊國禎提到。

一棵老樹代表一個完整的生物島嶼,包含昆蟲鳥類、寄生蟲及各種菌類,是工業化被迫遷徙動物僅存的棲息地。

藉由住家道路旁的一棵老樹,你可以立刻潛入充滿活力的自然奧祕裡,而非困在冰冷無趣的人造環境中。

老樹不僅累積了記憶和情感,也讓人能夠居處在合宜的環境中,身心安適。以心理學而言,人類的內心深處,始終藏著與大自然合一的渴望,森林是人類止痛療傷的最好場域。

新興起的生態心理學(ecopsychology)指出,生態健全與心理健康是一體兩面,沒有平衡的生態環境,人類必受傷害。

最新的心理學趨勢,已開始從自然環境中找到療癒力量,譬如冒險治療和植物治療等。
精神科醫師王浩威提到一個有趣案例。

有位布農族青年到城市工作,他適應不良、十分害怕與人交往,看到人就想躲起來,但他回到家鄉森林裡打獵,完全變了一個人,活潑而有趣。

他告訴醫生說,森林裡的一切都是有「語言」的,下雨的味道、樹葉沙沙的聲音,他可以輕易讀到生物所發出的訊息,這讓他覺得很安心。


但在城市裏工作,他接收不到任何「訊息」,人與人之間充斥亂碼,讓他覺得心慌,很怕跟人接觸。

人跟土地、自然失去了聯結,就會生病。

老樹,尤其是城市裡的老樹,正是串起人與自然接觸的唯一捷徑。

老樹是城市的根源,活生生見證了城市的發展,尤其原生種老樹如茄苳、榕樹和樟樹,能夠還原人類未開發前的環境狀態,「讓我們在建構原有的環境生態時能有所依據,」楊國禎解釋說,譬如可能會有哪些種類一起生存,怎麼做才能讓環境永續下去,這些都需要靠老樹來做傳承。

誰是扼殺老樹的兇手?

儘管老樹對人類及環境具有相當貢獻,但人們常為了私利犧牲老樹。

譬如孔廟老樹為何生病,晁瑞光分析,除了受到褐根菌感染,民眾過度踩踏、棲地水泥化造成土壤不透水、不透氣,加上根鬚遭到不當修剪,這些扼殺老榕樹的兇手,正是目前全台灣老樹共同面臨的困擾。

■棲地水泥化

為了怕塵土飛揚難清掃,甚至小孩衣服會弄髒,不少老樹的棲地被迫鋪上水泥和柏油,造成老樹埋在土裡的根隙無法呼吸而窒息。

「樹冠有多大,根隙就應有多寬,」20年來專救病危老樹的彭鈺明說,但他發現,一般民眾及政府常為了做景觀,把老樹給「框」在小範圍內,樹根被封死,樹木很快就乾枯凋零。

「位在都市的公園綠地,對消除熱島效益最有幫助,」綠黨發言人潘翰聲提到,1公頃綠地可為10公頃的都市降溫0.1℃,但他不明白為何政府寧願水泥化,也不願多保留一棵樹?為何節能減碳喊得響,行動卻反其道而行?

■不當修剪

晁瑞光每次看到被修剪得像雞爪似的老樹就生氣,「這像一棵樹嗎?」甚至在古蹟區內受保護的老樹,也難逃胡亂修剪的噩運,有些甚至因此傷口感染而死。「修剪樹木應該要更專業才行,」他說。

■以移植為名,行砍樹之實

多位老樹專家齊聲表示,老樹移植存活率很低,尤其移植過程中必須小心斷根並經過半年以上的培育時間,待新的鬚根長好後才能移植,「是個浩大的工程,」嘉義社大老師彭仁傑說。

但參與徐州路、松山菸廠等台北市多起護樹運動的潘翰聲發現,官方常以移植為由,行砍樹之實,且移植手法粗糙,樹木被當做盆栽移來移去、「移植等於死亡,」他舉松山菸廠移植的樹木為例,目前已有三分之一死亡,而現在多數老樹屬於公有地的非保護樹,他實在很擔心有天這些樹全部會被砍光光。

根據統計,這兩年台北市已經「移植」超過4000棵樹──捷運信義路段移植1700棵樹,松菸移植500多棵樹,花博移植1168棵數,廣慈博愛院也將移植756棵樹,這還不包括仍未定案的南港202兵工廠。

全球風起雲湧的護樹運動

面對龐大的經濟開發壓力,也有人選擇反其道而行,傾微薄的一己之力來保護樹木,且成績斐然。
從1970年代印度的抱樹(Chipko)運動開始,歷經美國的坐樹抗議,到日本龍貓森林信託基金,護樹主力幾乎全是婦女和小孩。

「1棵樹好比10個兒子,它給與我們10件很有價值的東西──氧氣、水、能量、食物、衣服、木材、藥草、房舍、花朵和遮陰,」參與護樹運動的印度哲人巴哈古納說。

住在喜馬拉雅山南部村莊的印度婦女戴薇,擔憂砍樹之後即將斷炊,因此號召村鄰居婦女以雙手抱樹,不讓工人砍伐樹木,即使被打也不放手。

抱樹活動四方蔓延,讓當時的印度總理甘地發布15年的綠色禁令,因此保住10幾萬棵的樹木。
1997年美國的西爾女士(JuliaButterflyHill)在加州紅木林一棵名為「月亮」的樹上靜坐抗議了738天,直到木材公司同意讓出周邊三英畝的樹木不砍伐,她才結束抗議。

日本小學生也捐錢買地救森林。埼玉縣3500公頃的森林「淵之森」,是宮崎駿散步思索《龍貓》的靈感來源,因此被稱作龍貓故鄉。

十多年前淵之森受到開發壓力堅持出售,居民成立「龍貓故鄉基金會」,號召小學生捐出零用錢救龍貓森林,成立國民信託基金,已買下11座小面積森林,因為淵之森地價昂貴,一時無法完全買下,所以拯救龍貓故鄉的活動仍在持續進行中。

在台灣,也有愈來愈多人群起捍衛綠色資產。

20年前,苗栗老樹爸爸彭鈺明土法煉鋼,自製點滴、樹皮移植等外科手術救樹,如今已搶救上百棵
老樹。

成立18年的高雄柴山會,寫下國內歷史最久、最大且最成功的護樹行動,創下紀錄。

柴山最近即將規劃為自然國家公園,是南港202兵工廠的可借鏡版本。

彰化三民社區藥師鄭金賜、退休老師周秀蓮帶頭爭取經費保護老樹,也活化了社區居民的互動。
嘉義盧厝則因社區大學介入,用老樹課程敲開阿公阿嬤的心門,讓沉寂老社區重現活力,長輩群起捍衛自家老樹。

救樹,一棵都不能少

40歲的綠黨發言人潘翰聲迄今猶對國小操場上的鳳凰木念念不忘:把樹當做本壘板指標玩壘球、把花瓣夾書裡變蝴蝶書籤,豆莢拿來當刀互打,撥開豆莢拿豆子來當彈珠……,一棵樹可以變出好多遊戲。

但最近他回母校時發現鳳凰木不見了,驟然感覺學校好陌生,「這是我以前讀過的國小,還是湊巧同一個名字?」他悵然所失地說。

少一棵樹,不僅是記憶拼圖的消失,更代表我們與內心深處的聯繫,即將斷裂崩毀。

「砍一棵樹就會有下一棵被砍,」高雄柴山會總幹事楊育累積多年環境運動經驗說:「當你就剩下這麼多時,一步都不能退。」拯救老樹也同時在救贖我們靈魂的原鄉,我們可以從愛護身邊老樹開始做起,(見112頁)讓一棵老樹都不能少,讓子子孫孫都能擁有與老樹相伴的美好回憶。

老樹的定義

在台灣是指樹齡達100年以上,胸高直徑達1.5公尺以上,並具有特殊區域代表性者。但各縣市各有標準,如台北市樹齡50年以上便可達老樹界定標準。

老樹愈大,愈會孳生蚊蠅?

一般老樹不會。除非是不夠通風、潮濕且高溫才會有蚊子。可以把樹幹上的綠苔清除乾淨,或是在樹下種植香茅草來防蚊,老樹專家彭鈺明建議。

晁瑞光(台南行道樹查核小組委員)

台南珍貴老樹得「癌症」

「不能讓具有代表性的樹一棵棵倒下,」看著孔廟重病的老榕樹,晁瑞光板起臉孔嚴肅地說。
身為台南行道樹查核小組委員,並曾走遍台南做老樹調查,對晁瑞光而言,府城的每一棵老樹都別具意義。

2004年他帶著一群夥伴,花費兩年時間做台南老樹普查與建檔,總共記錄了800多棵數珍貴樹木,並出版老樹地圖,推動綠色的府城旅行。

接著,晁瑞光參與救樹和護樹工作,甚至當起「老樹警察」,主動負起守護老樹的責任。

晁瑞光經常一身軍綠色工作服,背台萊卡相機到處趴趴走,眼尖地盯著老樹是否遭到「虐待」──噴藥、修剪、砍樹,他會立刻拍下照片po上網並傳給相關人士。

「他們(政府單位)都說我是魔神(台語),一天到晚神出鬼沒的,」晁瑞光半開玩笑說。

兩年前,他最先發現孔廟老榕樹有致命的褐根病,但公家單位遲至半年後才開始救治,有點延誤治
療時機;最近他觀察到愈來愈多的台南老樹有同樣危機。

褐根病是老樹的致命癌症,且容易傳染到其他鄰近樹木,防治上有很大困難。

他形容說,染上褐根病首先葉子會變得稀疏,然後樹皮看起來像「乾掉的糖漿撒上芝麻粒」,他發現目前台南體育場的老樹已有不少出現類似問題,「簡直是大毒窟,」他擔憂地說,被褐根病感染的老樹異常脆弱,外表看來很強壯,但樹幹已中空,下大雨就可能會應聲倒下,有公共安全危險。
褐根病的原因至今不明,但棲地水泥化,卻是另個造成台南老樹倒下的原因。

晁瑞光呼籲學校和政府單位要給老樹呼吸空間,不要隨便在老樹周圍做工程及水泥鋪地。

他舉孔廟忠義國小救治成功的黃連木為例,當時學校為了蓋籃球場以水泥封地,造成靠球場的半邊樹木完全枯萎,直到把水泥敲開鋪上透氣磚並做棲地改善,黃連木才又重發新芽。

「不是能不能,而是要不要做!」晁瑞光認為,尊重老樹,就是最好的生命教育示範。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成人也會感染腸病毒卻不自知 孩子有這些症狀快就醫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