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比心,別再為難照顧者

圖片來源 / 黃明堂
瀏覽數8,750
2011/02/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47期
放大字體
日前,84歲王老先生因無力照顧又通不過巴氏量表無法申請外籍看護,擔心與心力交瘁,而殺害巴金森氏症妻子,震驚社會。人口老化、家庭人數變少,照顧者的壓力變大,如何不讓悲劇再度發生?如何才能保障每個人的老後、病有所照護?
43萬人心碎迎接建國100年。去年年末,84歲的王老先生因無力照顧病重的老妻,親手結束老伴的生命,隨後向警方自首。

王老先生反映的只是悲苦的照顧現況。家庭照顧者總會統計,目前在家中由親人照顧的有43萬人,就像王老先生一樣,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刻刻不能離手。而這些照顧者近八成是女性,而且照顧時間並非數月數日,平均照顧時間是10年。

有些人質疑王老先生不懂得求助。其實王老先生並不是沒有求助或安排。他曾試圖聘僱外籍看護,但老太太的狀況被醫生評估為不符合申請資格。

「現行的照顧服務只看到失能者的狀況,看不到照顧者的需求,」家庭照顧者總會理事長王增勇認為。現行的照顧服務都以照顧者的失能程度、經濟狀況設下嚴格的門檻,未能給予照顧者積極的協助。

台北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王品更直言批評,台灣現行的長照政策是「一國兩制」,卻讓國人在兩頭擺盪無著落。

外籍看護難申請,但居家照顧不好用

以現行長照體系,家中若有失能老人,家人有兩條路可走。一是申請外籍看護,走的是醫院、醫生、診間評估的程序,另一是透過各縣市政府的長照中心,進行家訪評估,再由照顧管理專員依申請者的失能程度,決定給予多少時數的居家服務。

以罹患巴金森氏症的王老太太為例,她就通不過巴氏量表的評估,但若王老先生轉頭申請居家照顧,以目前政府提供的居家服務最頂級的規格,大約是居服員一週7天都來,但一天只能來3小時,自己要自費負擔約5000元。於是,許許多多的人就像王老先生一樣陷入「每天24小時外籍看護照顧完全自費,但未必申請得到」與「每天只有3小時的居家照顧、自費三成」之間盪來晃去,卻兩頭無著落,只好自己擔起照顧重責。

最有可能幫忙王老先生的是居家照顧。但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曾昭媛指出,現行的居家照顧資源不足、規格僵硬、人力匱乏。因為「不好用」,內政部老人生活調查發現起居有困難的老人使用政府的居家服務僅有0.89%,每一百個家庭還不到一戶使用。

居家服務「不好用」是因為規格僵硬。

首先,使用者限制重重。使用外籍看護的家庭,就無法申請居家照顧;申請特別照顧津貼必須是中低收入戶且無業,領後就不准使用居家照顧,必須一人負責到底,不得申請任何替代的服務。

其次是時數太少。51歲的邵綺穎被稱為中了「頭獎」,因為爸爸罹患巴金森氏症,媽媽得了失智症,原是幼稚園老師的她不得不辭掉工作照顧兩老。她媽媽中度失智,政府提供的居家服務一個月50小時,平均1週才12小時,一天不到兩小時,「怎麼夠?」她反問。


僵化的不只是時數,還有價錢。商業市場上應有零售和躉售不同價格,躉售通常有打折,但現行的居家照顧只有單一售價,所以家中老人若有長時數的照顧需求,也就是說超過政府提供的時數,需要自費。舉例來說若希望居服員每天來6小時,算起來花費會超過兩萬元,對中產階級是沈重負擔。

正因為案源少,居服員多數僅能拿半職的薪水,一天的班表約服務4個人,都在不同行政區,要前半小時在文山區、後半小時飆去信義區,使得願意從事居家服務的人更少,目前在線上執業的居服員僅四千多人,正因為居服員少,更多家庭在需要時申請不到,形成惡性循環。

更糟的是,照顧需求愈來愈多,政府預算卻愈來愈少。殘障聯盟去年底召開記者會氣憤指出,被列為身心障礙生活需求榜首的居家照顧與社區服務的預算被大砍2千6百多萬,減幅高達六成。

喘息服務難讓照顧者「喘息」

也有人提出,王老先生應該申請「喘息服務」,讓身心有休息的空間,或許不致釀成這起悲劇。家總所設置的諮詢專線來電統計也顯示,家庭照顧者最困擾的問題排名第一的就是「沒有替代的人手」。

糟糕的是,現行的喘息服務也很「不好用」。

邵綺穎以自己的經驗為例,為了使用喘息服務,必須送老人家去機構,一來老人家不願去,二來臨時送去也擔心照顧品質。另外也可以請居服員來,但老人家有一定的習性與照顧流程,替手的居服員臨時來,光教導就需要花大半天時間,要怎麼「喘息」?

「不好用」會呈現在結果上。根據衛生署統計,去年(2010)年1~9月全台只有10121位身障與老人使用喘息服務,僅佔43萬照顧需求的2.4%。首善之區台北市去年1~9月,僅有59位老人使用喘息服務。

身為家屬的邵綺穎批評,政府提供的長照服務空有框架,卻都是「隔靴搔癢」。單身的她半年前父親往生,目前照顧著失智的媽媽,或許5~6年後媽媽過世,就能卸下擔子,但為了照顧父母辭去工作的她,「老後誰來照顧我?」

瑞典長照系統:全民使用、量能收費、多樣化服務

長照體系的建置並非不能解套。剛參訪瑞典的王品指出,瑞典成功關鍵是規模經濟。

全國只能有一套長期照顧系統,全民使用、量能收費,有能力的人申請長照服務時,將會負擔多一點費用,幫弱勢多承擔一點。因為達到規模經濟,所以瑞典的服務可以多樣化,長時段、短時段,白天到夜間,或是一日多次,從每個月8小時到120小時,多樣化的服務滿足不同的需求。

舉例來說,在瑞典,一個中風在家但可以自己吃飯、看報的老人,不需要有個人守在旁邊6小時,而是可以申請一天6次居家服務,從早到晚從換睡衣、煮早餐、煮早茶到煮晚餐、鋪床換睡衣等,這樣貼近使用者需求的服務,或許就不致釀成王老先生的悲劇。

因為好用,人民就甘願付費,形成良性循環。即使台灣現有外籍照護人力,同樣納入長照體系裡管理評估,就算基本薪資和本勞不同,但和本勞一樣適用勞基法。

沒有人不想為照顧父母盡心,只是隨著社會變遷,孝道成為無法承擔之重,需要政府分擔照顧責任,這是全世界的趨勢。還在照顧老母的邵綺穎苦笑形容,照顧是「天黑前的灰暗,卻是無止境。」

因為政府急著推動長照保險,今年是長照政策最關鍵的一年,若國家還是用現行不健全的長照體系放大成為長照保險,灰暗將會籠罩每個人的老後。

並且台大社會系教授林萬億擔心,長照保險若不好好設計,全民繳了長照保險的錢,進了保險業者的口袋,卻享用不到服務,那才是社會公義更加沈淪的一天。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什麼是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種疾病現象而不是正常的老化,很多人以為人是正常老化的現象,而往往容易發現延遲治療的情況。 失智症(Dementia)是一群症狀的組合(症候群),它的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進而影響到其他各種認知...

什麼是巴金森氏症?

英國醫師詹姆斯巴金森(James Parkinson)最早紀錄此種疾病,後人紀念他的發現以此命名。他觀測到病患有四肢不自主發抖、四肢肌肉無力、走路緩慢,多以小碎步前行和軀幹僵直前彎等病徵。近代研究已指出此病是一種好...

看更多
抹布上的細菌,竟比馬桶把手還多! 父母常讀床邊故事,有助孩子腦部發展 A-Rod斷宵夜 熱瑜伽+咖啡燃脂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腦血管疾病
脖子緊緊的,是中風前兆嗎?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