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引發自閉症?一場騙局

圖片來源 / AFP
瀏覽數41,690
2011/03/01 · 作者 / 黃靜華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48期
放大字體
因為魏克菲爾德的造假報告,反疫苗浪潮從1998年蔓延到2010年,直到被醫藥記者揭發,但已造成許多無辜生命消逝。這場防疫災難,留下什麼教訓?
1998年,英國一個獨立研究者兼腸胃道醫師魏克菲爾德(AndrewWakefield)在醫學雜誌《刺胳針(TheLancet)》上,發表一篇僅5頁的研究報告指出,腮腺炎、麻疹及德國麻疹混合疫苗(MMR)可能誘發一種稱為「退化的自閉症(regressiveautism)」的病症,孩童出現語言障礙,其他社交、生活等基本能力喪失,同時伴隨腸胃毛病。魏克菲爾德說,他實驗觀察的12名孩童中有11名在施打疫苖後14天內出現症狀。

這枚炸彈投下,全歐恐慌,許多父母拒絕孩子接種疫苗,連英國前首相布萊爾都被捲入,坊間盛傳他的小兒子也沒有接種MMR疫苗。

這股恐慌也蔓延到了美國。2000年,魏克菲爾德上了美國CBS新聞網的「60分鐘」節目,民間開始了如火如荼的反疫苗接種運動,支持者宣稱所有的疫苗或因其內容物、或因為幼兒接種的種類及數目太多,都是可疑的。

演員麥卡希(JennyMcCarthy)的孩子被診斷出有自閉症,麥卡希認為是疫苗所致,她成了全美最活躍的宣傳反疫苗注射的人物。她說,在1983年,一個孩子接受10次的疫苗注射,那時每一萬個孩子中有一名自閉症兒,現在,疫苗的施打多達36次,自閉症則是每150個孩子中就有一個。麥卡希堅稱:「所有的箭頭都指往一個方向。」


對疫苗的不信任自此全面啟動。另一派懷疑則指向為防止疫苗受感染而添加的一種含汞成分的防腐劑。在2000年以前,一個六個月大的孩子,如果接受全部的預防注射,就有可能暴露在高出美國環保局所公布安全標準劑量一倍的汞之中。(2001年之後,除了流感疫苗尚有少許,其他疫苗都不再有含汞的防腐劑。)

家長們於是把這兩者加起來。一位在中學教授自然科學的老師就指稱,她的兒子在一歲之前一切正常,但在他接受了嗜血性B型流感疫苗後(HaemophilusinfluenzaetypeB,簡稱Hib),當晚因攝氏40度高燒伴隨抽筋送急診室。幾個月後,他又打了一劑MMR。後來他不再開口說話,醫生說是自閉症。

魏克菲爾德的研究報告,再加上如上孩子患病的敘述,美國許多家長對政府及疫苖製造商提出控訴,甚至複雜到需要司法部門成立一個疫苖法庭來審理相關案件。

醫藥記者揭發醫師造假

其實五、六年來,醫界陸陸續續對魏克菲爾德質疑,但自閉症孩童家屬的指控以及對病毒疫苗的疑慮,構成反疫苗注射的聲音漫天蓋地。終於,2011年開春的第一大醫藥新聞是全面而完整的對魏克菲爾德的反擊。《倫敦星期日報》的醫藥記者?爾(BrianDeer)經過長達7年的調查追蹤,比對魏克菲爾德的研究與英國國家衛生醫療部門的檔案報告,揭發魏克菲爾德的研究造假不實。


迪爾指出,魏克菲爾德在發表該研究報告的兩年前,就與一位專打疫苗官司的律師接觸,在研究開始之前,即設定了結論──autisticenterocolitis(這個由魏克菲爾德發明的醫學名詞,現在被認為若非虛構,則至少是一個有爭議的詞)。一筆5萬5千英鎊(約9萬美元)的獎助由相關的律師及醫生均分。

隨後又未迴避利益地接受每小時150英鎊的高價諮詢費用,經年累月,總計近44萬英鎊(約71萬美元),其他開支另計。更可疑的是,在研究發表前九個月,魏克菲爾德發展出一種針對麻疹的單一疫苗,它的成功取決於混合疫苗的不被信賴。

更且,魏克菲爾德的研究根本造假。那12個孩子的受測結果,並非如他所宣稱「在施打疫苗後兩週內發病」。有些早在施打前便有癥兆,有的在好幾個月後仍很正常,有的則根本沒有自閉症。?爾的報導便說,魏克菲爾德的研究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騙局(anelaboratehoax)」。

事實上,在此之前,因證據陸續出現,已使得與魏克菲爾德共同具名的其他13個作者當中的10個撤回他們的名字。(又是一個對共同具名的研究成規的大存疑,以及,撤回便了事?)2009年,美國小兒科學會(AmericanAcademyofPediatrics)正式回應NBC新聞網的專題報導,直指「魏克菲爾德醫師研究的每個部份都被證明是錯的」。2010年年初,《刺胳針》組成一個審查小組,判定魏克菲爾德的研究是「不誠實」及「不道德」的,宣布拿掉那篇報告。2010年5月,英國衛生主管單位也已正式取消了魏克菲爾德的醫師執照。

歐美小兒疫苗施打率下降,殃及性命

魏克菲爾德的報告造成了歐美疫苗施打率的大幅下降,跟隨而來的是久已不見的傳染病突然流行起來,甚至造成死亡。魏克菲爾德報告出版的所在地英國及臨近的愛爾蘭首當其衝,就在隔年,1999年的秋天到2000年夏天,疫苗施打率掉到只剩60%的都柏林北部,爆發了麻疹大流行,有300個病童住院,3人死亡。

2008年初,美國突然密集出現64個麻疹病例,其中有63個未施打疫苗,幸虧防疫機構處置迅速,傳染沒有擴大。更嚴重的是,未施打疫苗的大孩子可能危及尚未施打的小嬰兒。2010年中旬,英國曼徹斯特地區出現25例麻疹病例,其中有些是未足一歲的病童,被沒有接受預防注射的十多歲青少年傳染。在這樣的情況下,青少年泰半不會有事,卻使一歲以下脆弱的小生命處於危險。醫界有人率直指控「那報告殺了人」。

現在,有這麼完整詳盡的反駁了,家長便無疑慮了嗎?麥卡希馬上在媒體上對?爾提出質疑。魏克菲爾德仍然擔任美國及英國幾個反疫苗組織的顧問。

對於藥商及政府的不信賴,再加上網路發達,人們一疏忽就相信了網路上的說法,或是如果已有定見,都不難在網路上找到支持。

而且最重要的,自從疫苗問世以來,雖然拯救人命無數,但也沒法否認它從來不是全無風險的。魏克菲爾德對混合疫苗的研究雖被證明造假,但並不能就說「疫苗」作為一個集合名詞,是安全的,尤其當涉及嬰幼兒,父母連千萬分之一的風險都不願承擔。

從歷史上看,人們對疫苗的懷疑永遠不會消失。1802年免疫學之父金納(EdwardJenner)發表研究成果說,只要在手臂上種上一點牛痘,就可避免染上天花,馬上就有漫畫消遣他:「長著角的剛接種了牛痘的人。」上個世紀的上半葉,許多名人包括大文豪托爾斯泰,都不信任疫苗。蕭伯納甚至說疫苗是「一種特殊的骯髒的巫術(apeculiarlyfilthyofwitchcraft)」。

美國政府積極迅速地回應

不管魏克菲爾德這樣的例子如何惱人,政府做為全民健康的把關人,不可卸責,能做且必須做的就是努力宣導。20世紀初,紐澤西州一個小鎮有9名學童注射了被污染的疫苗而死亡。不久,密蘇里州的聖路易市又傳出13個死亡案例,民眾的信心頓時瓦解。後來美國國會通過「生物製劑管制法(BiologicsControlAct)」,許多政府相關研究管理單位在這法案下成立,立下聯邦政府規範生物製劑的先例。

美國政府了解,政府必須介入,但不是以強制的方式,而是要讓群眾了解。例如,20世紀初,天花在美國南部各州爆發開來,任職美國公共衛生單位的渥登貝克醫師(C.P.Wertenbaker)到一個又一個小社區中心演講,聆聽並回答群眾的恐慌。他告訴人們天花的可怕,又充分告訴人們疫苗的好處和風險,然後他要求他的聽眾為了自己及他人的生命,接受疫苗注射。當他的演說完畢時,群眾中已經有人把袖子捲起來了。

魏克菲爾德案例說明了防疫之戰很大成分在於心理,任何言論,真可以燎原,造成人命喪失。另一方面,在資訊發達、個人權利意識抬頭、民主取代強制的社會,政府的角色需要比其他媒介更積極與迅速,一方面規範生物製劑的生產,為疫苗的安全把關,一方面要勤奮地傳達充分的訊息。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熱食放涼再冰?食物保存是非題 你能答對幾題? 鍾麗緹、家家成功甩肉 想靠輕斷食法減重須留意4要點 非經期出血(異常出血),連醫生都皺眉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名人瘋靜坐紓壓 增加決策正確率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