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跳脫不出精神科醫師的角色-990303

瀏覽數2,405
2010/03/01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睡不好」也來打擾!用藥細節不可少

原以為上星期請樂活悠「重出江湖」後,應該能搞定媽媽睡眠與情緒的困擾;但這回似乎沒那麼管用---前天回門診,媽媽還是跟H醫師抱怨睡不好。

明知抗鬱藥得服上兩星期才有療效,決定給藥後也趕緊向主治醫師H報備,但媽媽挑起這個話頭,還是讓我有難以言說地尷尬。

問完診,H援例要媽媽躺上診療床進行身體理學檢查。他細細地聽過心音與呼吸,又問了幾個問題。
「你說睡不好是怎麼回事?」
「躺不住,夜裡老是醒來,覺得呼吸不順。」
「躺不住?」H稍稍加重語氣。
遲疑了半晌兒,媽媽虛弱地吐出「胡思亂想」四個字後,又陷入沈默。
「擔心下星期外勞要換人;也因為『害怕』失眠變得睡不著。」站在診療床帷幕外的我,忍不住作補充。
「是啊,我總是想太多…」最後,媽媽訕訕地承認。

 但在離開診間前,除了交代繼續化療,H還要媽媽「順便照一張胸部X光,方便以後作比較」。我明白最後那半句是講給我聽的,要我別對臨時增加的檢查過度聯想。

在往檢查室途中,媽媽果然提出「為什麼要加照X光」的疑問。
「過去這幾天你不老覺得呼吸不順?照張片子看看」,我稍稍加強語氣「照出來沒問題,就不用胡思亂想了」。
「可是,Alien還是要走…」媽媽看了攙著她的Alien一眼,眼神中除了不捨,還有依賴。

*          *           *

得知我們申請的菲籍看護來台的確切日期後,媽媽開始擔心沒有Alien的日子怎麼辦。

為了減少她的預期性焦慮(anticipatory anxiety),我跟仲介公司商量預留兩天的時間讓新舊看護交接。「第一天還是Alien照顧妳,新來的觀摩;第二天換新看護作,Alien在旁邊看她做得對不對」,我加高分貝:「別忘了還有我啊!我得看好妳的『豬尾巴』(引流管)….如果妳不放心,以後傷口照顧的事就換我來作。」

「我的英文那麼菜,以後不就要當啞巴?」
「唉,這也是不得已的啊!」我無奈地回應:「當初我們不是商量過好幾回,要是請來一個中文不行英文不通的印傭會更慘,根本沒人能和她溝通…」

「找爸翻譯啊!他可在美國住了好幾年」,為了讓媽媽寬心,我無所不用其極。
「回國30幾年,從沒聽他講過一句洋涇濱,他的英文還行嗎?」

明知不少放過洋的人生活英語根本不行,我也高度懷疑老拿「以實驗室為家」說嘴的老爸就屬這一群。「別『唱衰』他喔,他一定有自己的(英文)生存之道。」除了對媽媽信心喊話,也幫爸爸說句公道話,他私下向我訴過幾次委屈:「妳媽媽對我最沒信心」。

*          *           *

 只是,剛收到朋友代查前天的X光報告,「兩側肋膜積水」的字眼讓我的大腦主機『當』了幾秒鐘---原來是肺積水,我還端著精神科醫師的架子,一直嗔怪媽媽太焦慮….

◎繼續閱讀:這是一場消耗戰,關鍵在於體力...

【想看更多:請於本站搜尋關鍵字「浪人醫師」】

看更多
【浪人醫師】對周遭罹癌親友多了份關注-0617 【浪人醫師】照護接力賽---990707 【浪人醫師】下一階段化療前的喘息-0701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胃癌
腹痛還是胃痛? 從常見症狀教你初步辨別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