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當醫生碰上民間另類治療-0429

瀏覽數2,342
2009/05/01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越來越多親友知道媽媽生病開刀後,五花八門的另類治療(alternative treatment)訊息泄沓而至。來幫家裡打理飲食的秀華,絕對是此道的熱心份子。

就在弟弟要飛澳洲前,媽媽交給弟弟和我各一個天上聖母的護身平安符,「秀華看你們姊弟在外奔波,發心去求來的。妹妹也有一個」。

我還發現開始化療後,秀華在媽媽出門治療那天,即使事情作完也會等我們回來,一進門立即在媽媽的額頭與身體幾個部位輕輕點上她去求來的符水。

每週五,她還會帶著媽媽的衣物去廟裡『拜斗』收驚。媽媽對這件事情有點過意不去,「秀華說要『陪斗』才靈,這一拜幾乎耗去她一整個下午」。也就是說,秀華是媽媽(當事人)的代理人,隨著法師儀式跪拜。

皈依三寶的媽媽並不排斥民間信仰,秀華也以『志工』精神無償替媽媽求平安,兩人卻顧慮我的反應,「秀華曾經問我:『吳醫師知道了會不會覺得我是個迷信的人』」,媽媽轉述她的顧慮。

 如果科學也算是一種宗教,我應該被歸為『教徒』。選擇晚近才向生物醫學靠攏、努力『除魅』的精神醫學作為我的專業,比起其他專科對於「要神也要人」的治療態度有更深刻的體會。

 因此,雖不曾效法前輩以人類學研究方法前進民俗治療場域作田野調查,我可不放過從自己病人身上得到各種另類治療相關資訊的機會,但最教我服氣的終究還是以科學精神檢驗各種治療方法累積來的知識。

 說來弔詭,身為精神科醫師的我其實並不怎麼相信心理治療,尤其是分析式心理治療---即便我很尊敬『精神分析』這門學問大大改變人類對世界的看法,因為用科學方法驗證其療效的證據絕少。

 所以,當我找上H學長幫忙,感覺他是照著實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原則制訂的臨床指引決定媽媽的治療方向,覺得異常放心。至於秀華的『拜斗』,在符合「要神也要人」,還有不干擾主要治療及不無謂花費大筆金錢的「安全無害」兩大原則下,預期應有「安定人心」的療效吧。

 至於琳瑯滿目的健康食品,甚至像靈芝、巴西磨菇等號稱有防癌、甚至治癌效果的食物呢?

 媽媽這一病,我才發現周遭的很多師長朋友(大多是醫生)在自己或是家人罹癌後,可都是滿腹經驗,甚至『身體力行』。媽媽當然不可能不對這類食物『動心』,並不時向我『試探』。

 不過,家裡信『科學教』可不只我一個,在大學教一輩子書的爸爸才是頭號信徒。

 當他拿起好心的親友送來的產品資料一一詳讀,發現其中充斥著『偽科學』似是而非的言論,常常一不小心就「擦槍走火」,和感性訴求至上的媽媽『槓』上。

 「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幹嘛這麼不給人留情面」還有「不尊重我的感受」是爸爸最常被安上的『罪名』。弟弟在家的時候,除了跑腿,在這種場面出來打圓場,是他在媽媽生病後的重要工作。

 當我從雪梨一路兼程回到桃園機場,立刻開車回媽媽家吃飯,發現餐桌的氣氛因為媽媽呼應秀華主張不要太『鐵齒』,『拜斗』與健康食品也很重要,爸爸露出不以為然的態度而轉趨緊張時,我瞭解自己得馬上『補位』,接下弟弟平日的功課。

◎繼續閱讀:在診間穿梭的焦慮...

【想看更多:請於本站搜尋關鍵字「浪人醫師」】

◎康健五月份網路專欄目錄。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生活防毒
氣候變遷,竟刺激植物生長多3成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