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長期禁食後的第一餐...1223

瀏覽數5,436
2008/12/01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如SM所料,最後一支引流管無法如期拔除,媽媽將在醫院「安度」週末。
不過,總醫師要求媽媽出院的舉動,倒是加快我們準備出院的腳步---包括看護阿琴不忍看媽媽六神無主,答應到家裡再照顧她一陣子。吞下這個定心丸,媽媽懸了兩天的心終於緩下來。

稍早忍著牙痛執意不休息的阿琴決心請半天假去看醫生,「總不能到吳媽媽家鬧牙疼」,口快心直的她始終謹守份際,離去前還跟我交代一番。

我蜷在病房的沙發上用筆電上網,除了繼續瀏覽NCCN網站的胰臟癌治療指引,也留心國外有哪些臨床試驗正在進行。

正式病理報告還沒出來前,我曾請教W後續有哪些的治療,「我的老師的病人開過Whipple後,routine只有門診追蹤,復發才作化療」。

那時,我還沒開始讀治療指引,沒法答腔,W繼續說道「聽說也有人比較aggressive,會加作化療…『預防性』的,不知道有沒有效….過一陣子問腫瘤科吧」,W結束自言自語。

根據文獻,在西方國家,越來越多的腫瘤科醫生認同接受過胰臟癌手術的病人在術後兩個月內開始「預防性」(prophylaxis)化學治療,而不是我在學生時代所學的放射線治療;有文章甚至直指過去建議手術後作放射線治療是弊多於利。而化療首選用藥也大出所料,不是W提到的5-FU,是用來治肺癌的Gemcitabine(健擇)。

 姑且不論目前治療成效並不亮眼,最近這三五年治療觀念與方式開始推陳出新的勢頭,就是面對這兇惡疾病最大的希望….抬起頭望著早餐後正在小憩的媽媽,心裡暗想「還不是跟她分享這些資訊的時候,W今晚回來後,得趕緊在出院前找時間讓他跟爸媽正式告知病理報告…」

 ***

 告別營養部提供給長期禁食病人循序恢復進食的一號到四號餐後,我們決定自己備餐。即使媽媽不似我酷愛美食,我們卻一致同意討論三餐吃什麼的話題,是打發病榻時間的良方 ---但千萬不能提到鵝肉和鹹蛋炒苦瓜。自從一個多月前在金山吃鵝肉引發胰臟炎提早住院後,媽媽一聽到當天的菜單就反胃。

午睡醒來,我們一面看著日本美食節目,一面討論今晚想吃什麼。日本主持人習慣用誇張的表情,堆砌繁複的語彙表現美食帶來的愉悅與感動---即使一口咬下的是中華料理中最庶民的煎餃…。

「待會兒吃鼎泰豐的湯包」,我提出建議,「應該沒吃過吧?不像我,你和爸爸不可能為了吃去排隊」。

興頭來了,我等不及怕麻煩的媽媽習慣性的推辭,立刻打傘離開醫院,招了一輛計程車往信義路的鼎泰豐總店去。

穿過一群群帶著「朝聖」興奮神情正在等待的日本客,我拿到櫃臺上的外帶訂單,豪氣地勾選了足夠四至五人晚餐的份量。

下單後才想起術後飲食不可油膩的交代,我從外頭等候的騎樓又穿過那群日本客,向櫃臺人員確認那些菜比較清淡。

「我們的雞湯會先冷凍瀝油,很清淡」,「你應該知道湯包流出來的是肉汁,不是油…」小姐忍不住露出懷疑的眼光,好似我在褻瀆「鼎泰豐」神聖的光環。

***

 提著沈甸甸的食物回到病房,剛回來上班的阿琴聽到晚餐吃「鼎泰豐」,眼神竟和店外騎樓等候的日本客一樣。

 「雞湯很讚,麵軟而不爛,很好吃」,儘管小心翼翼,媽媽還是多喝了幾口湯。

 「趁熱吃湯包吧,這可是招牌喔」,我先把湯包擺上掛在兩個床欄間的病床進食托板,正要把醬汁與薑絲倒出來時,W走了進來。

 「吃得不錯喔」,W瞄了一盒盒還沒理好的外帶食物,還有紅與黑對比,落著「鼎泰豐」大字的紙袋一眼。

 「W醫師你回來啦?….要不要一起吃?」媽媽已經忘記前幾天一看到穿白袍的醫師來查房就開始擔心她要被「趕」出院。

 W微笑著,揮手示意,彎下腰檢查引流袋,「明天拔掉應該沒問題。再觀察一天,星期一或星期二出院都好」。

 「當然是星期二」,美食顯然沒沖昏媽媽的頭。

◎繼續閱讀: 「夢幻」看護如何選擇?...

【想看更多:請於本站搜尋關鍵字「浪人醫師」】

什麼是肺癌?

肺癌,就是肺部長出惡性腫瘤;如果不進行治療,那麼腫瘤細胞會通過癌症轉移的形式擴散至其他肺部組織或身體的其他部分。肺癌還可以依照預後不同,區分為小細胞肺癌(SCLC)跟非小細胞肺癌(NSCLC)。依照病理組織來...

什麼是胰臟癌?

胰臟是位於胃部後方的一個腺體器官,主要負責分泌胰島素、升糖素與胰液,胰臟癌是胰臟長出惡性腫瘤的疾病;胰臟癌難以早期發現,大部分的胰臟癌病患確定診斷時,腫瘤已經是局部晚期或是遠處轉移,胰臟癌是目前預後最...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生活防毒
氣候變遷,竟刺激植物生長多3成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