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孩子學好作文?

瀏覽數13,261
2007/09/07 · 作者 / 何琦瑜、林玉珮、李忻蒨/採訪整理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寫作該教什麼?又該怎麼教?不同年齡的孩子該學什麼?又該怎麼學?實際參與國中作文基測研發工作的清大教授蔡英俊,從老師該教什麼、怎麼教、怎麼改,到孩子不同階段寫作練習的重點,提出了具體的建議。本文摘自親子天下專刊《教出寫作力》

這幾年我從擔任清華大學寫作中心主任到參與國中基測寫作測驗的研發工作,發現寫作教學最大的困境在於國內欠缺完好的教材與教學理念。在整個中文學門裡,對於師資養成的階段,我們對語言知識與寫作的訓練,沒有那麼自覺。這一方面是因為中國主流的儒家和道家文化傳統裡,語言不是那麼被肯定的工具。我們會認為一個有德行的人,可能就不一定要很會說話或書寫,所以有「巧言令色,鮮矣仁」的主張。語言表達如果過度精粹、過度美好,是會引起質疑的,所以有德性的人不一定能言善道;而道家,像莊子,直接認定語言文字就只有工具的效用,而且也很難能完全傳達個人內在精微的思想與感受。

相對而言,西方文化傳統從古希臘開始,就特別強調語言現象所關涉到的各種議題。語言是達成目的的某種工具,而工具本身,是可以被不斷磨練和調教出來的。所以西方一直有個明確的修辭學傳統,探討如何有效的使用語言。英美兩國有大量的出版品專門談寫作,從小學到大學都有。

教什麼?怎麼教?

這是目前我們面對整體寫作學習與教學環境最大的問題。要如何讓學生知道寫作是可以學習、老師也可以教的一種能力;應該怎麼學、怎麼教,這一套步驟和程序的建立,其實是中文學門應該努力去挖掘的一條路徑。

譬如國文課,或說本國語文的課程到底要教什麼?目前的課程,其實有很多教學目標的夾雜,包括了語文與國學常識、文學鑑賞、文化認同,而其中最抽象的層次可能就是文化養成與認同。比如說,早期教科書中對於中國文化的認同,而本土化之後,對台灣在地文化的認同。抽象層次就某種意義說來是最好教的:你給學生幾篇論語,幾篇台灣的作家作品,那個價值認同的部份就出來了,所以文化認同的部份,看起來最抽象,可是也最容易達到。只要選幾篇文章,其中所反映的生活態度、生活價值,就很容易辨認出來。我們一般所說的在語文課裡必須負擔的功能,就是指文化認同,文化養成。

另外,就是國學常識,還有文學的鑑賞。這是第二個層次,比文化認同更具體的目標。教導學生認識唐詩、宋詞、元曲這些文學類型,或者散文古文怎麼出現,文字在什麼時候確定下來,或者關於漢朝許慎說文解字的六書體例,先秦諸子……這些在古典文化傳統中出現的概念及其內容,所以教學就有一部份在強調文學鑑賞能力,然後加上國學的基礎知識,這當然是比文化養成更具體的教學目標。

最後,最具體的目標大概就是語文能力的養成,可是這部份在教學活動中卻是完全被忽略的,國文課,或本國語文課程,大多數是在教範文,尤其是解釋與翻譯。這是一篇古文、一首唐詩、一首宋詞,這是論語,這是孟子、莊子的文章……,著重的是範文的精讀,但我們的語文課實際上對語文能力,也就是聽說讀寫的能力,完全沒有著力點,老師也不知道要怎麼去教、怎樣讓學生學習。

迫切需要研發寫作教材

九年一貫課程綱要中明白規定九年級、七年級、六年級,應該做到哪些能力。儘管這些能力在課綱裡面都有詳細規定,但教材裡面卻完全沒有出現養成語文能力的項目。教材為什麼沒有相關的設計或配置?這就要回到前面講的,在中國文化傳統裡面,對寫作,對語言的工具性質,採取比較保守負面的態度,因此這方面的研發就顯然不足。

我們只相信一個有才能的人,可以自己摸索,或說用天才的方式呈現他們的作品:蘇軾的散文,李白的詩,這些都是天才的作品,並不是一般人可以達到的境界。但教育是要讓所有的人都能一起前進,所有的人都一起進步。優秀的人學習能力強,因此他要仰賴老師的教導其實不多,反而是中等以下的學生才需要有效的引導。聽說讀寫能力的養成要怎麼樣有好的教材?而什麼是聽、說、什麼是讀、寫,這些能力都應該要重新被定義。

我的意思是,當寫作能力的訓練必須納入課程,而成為必須達到的能力指標時,該用什麼方法進行、用什麼教材,這需要整體的規劃與研發。

在中文的語文系統裡面,其實沒有整理得很好的教材能告訴我們中文相關的文法。在英文的系統裡面,文法的觀念很清楚:什麼叫名詞,什麼叫動詞,什麼叫介係詞。傳統中文裡沒有這些東西,所以在教學現場中非常困窘,老師不知道怎麼教。文言文的那一套文法修辭的習慣,和現在白話文、語體文的語用習慣,其實是很不一樣的。我們可以說學生在學習的時候,他學習的是一套有關文言文的使用習慣,可是他日常生活或學習情境中要使用的卻是語體文,所以他輸入的語料跟他當下要學習表達的,可能某種程度上是兩種不同的語言系統與語用習慣,那我們要如何針對語體文的部份來做教材,來教導學生?

所以,本國語文的課程目標裡面,可能必須要清楚的把文化認同、文學或文化常識的教導,跟語言知識和寫作的學習,明確區分成三個不同的區塊。目前比較需要再加強的是,中文的文法或修辭知識的建立,同時也要在寫作教學的部份努力去拓展相關的方法與步驟,這大概是本國語文課程研發最迫切需要做的工作。

寫作的四個關鍵能力

寫作的基本能力,有幾個簡單的面向:第一是立意取材與構思。就是當一個題目出來以後,怎麼讓學生能從自己的經驗中去找尋材料,這些經驗包括閱讀來的或自己實際生活中得來的經驗,用以確立並發展你要掌握的題旨或意念,這是一個重要的訓練。 

當一個寫作題目出來的時候,老師不是要學生馬上開始寫,而是應該跟學生先行討論,這個題目可以聯想到什麼。腦力激盪的部份很重要。老師應該停下來跟學生說,由這個題目你想到些什麼,讓學生開始搜尋相關的回應或經驗。接下來才是固定具體化的過程,把那麼多的材料、範圍逐漸限制下來,這是老師跟學生透過交談討論可以做到的。

比如說,今年基測考的「夏天最棒的享受」。你可以讓學生想想看,夏天是有什麼樣的特性?享受是什麼?而夏天的享受又是什麼?然後,夏天中「最好」的享受是什麼?一層一層跟學生討論,讓他把可以想到的材料從很龐雜的範圍中取得聚焦點,透過聚焦的過程﹐讓學生找到一個他覺得在夏天中最好的享受。老師如果善於跟學生對話,題目本身是可以做很多提示與討論的。但這也是我們在寫作教學現場中最缺乏的互動。

另外,就立意取材方面,也就是在掌握材料與呈現材料上,我們也可以界定寫作的四個關鍵能力: 

一是「敘述」的能力。比如我們今天訪談的工作結束之後,如果是一個學生,你可以問他說:今天做了什麼事?他可以開始描述訪談的起因以及進行的過程,那個敘述的動作,就是他在反省他的經驗,他要敘述他曾經做過的事,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的來龍去脈。敘述的能力是基本能力。

第二是「描寫」。他眼睛所看到的事物,耳朵所聽到的聲音,他都可以說出很具體的東西,甚至是他的味覺或身體所感覺接觸到的東西,他都要能夠說得出來,那是描寫的能力。

接下來更抽象一點,對某些東西進行分析或「說明」的能力,譬如怎樣操作一個機器,一個藥品包含哪些成分,怎麼樣做一個實驗的過程,這些是說明的能力。我們生活在這裡,颱風要來了,而颱風是什麼,你怎麼樣說明颱風,這就是說明的能力。甚至當下的知識與生活世界中,什麼叫做奈米?什麼叫做基因?都是可以訓練說明能力的提問。

最後是「議論」,我同意或不同意這個觀點,我同意不同意這個政策,就都可以辯論。辯論即是議論的一種能力。

一般來講,這四種能力,從敘述、描寫、說明到議論,牽涉到學生組織生活與知識材料的關鍵能力。其中,敘述自己親身經歷的或是講述別人的經歷,這種敘述能力是最基礎的,也是孩子最早需要訓練與培養的能力。接下來是描寫能力: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身體碰到的,那個外在的對象及其所引發的感覺是什麼?看到一朵花,花有哪些特點可以描寫?花有顏色、有形狀,就可以不斷去進行細部的描寫,而學生的觀察愈明確細微,他的知識也就愈充實豐富。

從「敘述」到「描寫」的能力,這大概在九年級以前就要努力養成,然後才是說明跟議論能力的訓練。說明與議論,一般來講,是到了高年級,就是所謂高中後期到進入大學所需要培養的能力。針對一個概念或問題,要怎麼去說明與討論,這就是所謂的「學術寫作」(academic writing)的基本格式。所以這四種基本能力的學習又跟年紀與認知的發展有關。

說明與議論是公民必備能力

說明跟議論,更是現代公民必備的能力。例如在討論一個政策時,不論你同意或不同意,都不應該只有單純的情緒反應,只是決定於「喜歡或不喜歡」的直接感受,你總要說明喜歡或不喜歡是為了什麼?或基於什麼理由。因此,觸及到「公共事務」時,我們需要說明與議論的能力。我同意這個意見,是基於什麼理由,所以我必須說明、並說服你認同我的意見。議論其實就是說服的工作。我們現在所有關於公共事務的討論大都是流於情緒的直接表露,大家只會說:我不喜歡,所以一切免談;或者我喜歡,所以我就要做。這種態度其實是違背現代社會的生活方式。

某種意義來說,台灣社會公領域的討論,都不會說理,都在表現情緒。表現情緒感受其實是中國古典抒情文化傳統的特質。講感覺,內心的感覺很重要,但是我的感覺重要,你的感覺難道就不重要嗎?碰到重大事件,政治家都只是要告訴我們他心情好不好,還要去打打球或做些什麼事情來證明他的心情不受影響。誰管你心情受不受影響,我們只要求你是不是或有沒有能力把事情辦好,個人的心情跟處理公共事務的能力無關。

所以寫作訓練到了高年級的階段,最需要的是培養說明和議論的能力。我其實不大贊成大學學測還考抒情或敘寫性的題目,而應該強調說明和議論的文體。因為這些未來的大學生,都可能是社會中高階的養成人才,他必須學會去說明、議論、說服。

結構組織的能力可以訓練

立意取材之後,接下來就是結構跟組織的層次。結構安排其實也是一種思考能力的訓練。文章結構這個概念怎麼來?中國和西方的傳統都有一致的說法:開頭、中間與結尾。每件事情總有一個起頭,總有中間的發展,總有結尾,這是所有事情普遍的樣態。寫作其實也是遵循這個程序而進行的。有了題目,意念與相關材料也浮現了,這時你總要開頭,怎麼樣先就題旨說明一下,這是介紹、引導的部份,也就是對題目本身的含義做一個整體的說明。

中間的部份就是發展。如果說引導的部份是第一段,然後接下來的發展便是第二段,而這中間的段落也可以就意念發展的方式有些設計,你要從正面講或從反面講;你是要舉例來說明,或者要強調兩件事情之間的因果關係……。結構安排或組織,是有很多具體的方法可以訓練的。寫作某種程度是思考力的鍛鍊。你怎麼安排意念的架構、安排材料的順序,那也是一種思想的訓練。

結構組織的能力是可以訓練的,你可以跟學生一起討論大綱的形成。在第一階段討論完題目所可能提供的訊息含量(也就是立意取材)後,可以跟學生討論怎麼把剛想到的那些材料納入一個合適的架構,先預設第一段大概要寫些什麼,第二段要寫什麼,而第三段要寫什麼,這個時候老師跟學生的討論就在撰寫大綱的練習。

用「學習檔案」指導寫作

寫作訓練不一定要求學生的每一次作業都是成篇的,中間過程的練習也很重要。老師何必要每一篇都讓學生很努力、經過奮鬥寫出來之後,你又很辛苦的批改?現在老師花很多時間批改作文,這種努力與方向不見得是對的。我常常很納悶,教育行政人員去抽查老師的工作,往往是看作文有沒有仔細批改,在學理上這種批閱是不可思議的。

批閱作文,原則上應該盡量不要更動學生的內容,而應該只指正文法或文句的錯誤,或提示架構與意念的安排組織。

另外一個錯誤的抽查方式就是完全依賴篇數的指標,只論篇數,只強調一個學期要交幾篇作文。但是就不同程度的學生而言,八篇和四篇的意義是有不同的。重點應該是把學習看成是一個過程,尤其是這種需要長期累積培養的能力,並不是單靠寫作幾篇沒有經過有效指導而完篇的作文就能達成的。

老師或教育行政人員應該用「學習檔案」的概念去看待學生作文的成效,從題目、大綱、段落,每一個階段都有充分的練習和討論,最後可能只完成一、兩篇作文,但卻是經過不斷重複調整與修正後的作文。

在學習檔案中,也可以涵蓋很多不同形式的寫作練習。譬如像英、美的中小學生就有寫購物清單的練習,購物單是你對事物搜尋與分類的能力,所以購物單也可以做為一種寫作的練習。又譬如要怎麼樣寫一張邀請函請同學來參加某個聚會,這種寫作都和學生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也可以是學習寫作的重要練習項目。

實用文體在生活中是最常見、也最需要的。現在到各大學去看看,大學老師大概都會抱怨,學生連請假單都不會寫。為什麼?因為沒有養成自覺的寫作習慣,不知道該怎麼寫。請假是學生的權益,但要用什麼「位置」發言?你不必很謙卑好像要跪下來求老師諒解,沒有這回事。請假是你的權益之一,你只是要說明因為什麼事必須要請假就好,並且注意書寫的格式即可。

寫作帶有很多相關的訓練。教養,其實有一部份是顯現在語文的表達,顯現在說或寫的能力表現上,你怎麼拿捏說話和書寫溝通的距離和分寸,那就是教養的一部份。其次則就牽涉到內容的內容。書看得多,讀得多,說出來的話有內容,這當然是教養的重要參據,但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彼此相互對待的規矩,寫作格式的訓練,其實就是養成生活中這種尊重規矩的態度與習慣。

同儕批閱

同儕批閱(peer review)﹐是作文教學中很重要的方法。讓兩三個同學一組,相互討論、相互批改,功效會比一個老師改了他的作文影響要大。老師的批改對學生的影響,往往在於老師的鼓勵,可以讓學生更有信心。可是對學生寫作能力的改進,不一定有具體的收穫。但在三五個同學相互批改的時候,你就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學生都有,有些平常看起來不大會寫作的學生,或許是很好的批評者;他自己寫不來,可是在批評別人的文章的時候滿面光彩,是很有條理的。如果能給他幾次機會,看多了,批評多了,難道他就不會開始下筆寫嗎?我很鼓勵時間不夠、但學生又太多的高、國中老師,能夠善用同儕批閱的教學方式。

運用同儕批閱時,要有一些方法。例如先讓學生討論一段,而不要用整篇,整篇討論會失焦。譬如說要訓練學生的描寫能力,你可以舉眼前看到的一個事物,要學生用單一段落描述那個事物,然後讓同學根據那一段落來討論彼此的寫法。

同儕批閱也可以適度解決學生程度不同這樣的問題。老師應該有能力去判斷學生的程度,而在同一個班級中做能力分組。差一點的同學就寫一個段落,他們互相討論,也可趁此增強信心。好的學生可以天花亂墜,互相激勵。所以同儕審閱的前提是必須先掌握學生的能力,做適當的分組。或者,也可讓彼此能談得來的同學成為一組。分組的功能很大,它比老師一對四十個人的教學還更有成效。

遣詞造句,思想的翻躍

遣詞造句最低的要求是清楚通順,對句子的安排,或對字詞的掌握要精準,要能讀得通。遣詞造句原來是訓練學生怎麼樣把他的想法說得清楚、正確。可是現在的國語文教學中,過分強調修辭的手法與格式,往往造就學生一種較不得體的文藝腔。修辭的功能是什麼?在口語溝通裡,只要能說出一個清楚的句子,訊息量就足夠了,可是寫作是要訓練意義更為豐富的表達方式,修辭便是其中一個可能的手法。

當我們說「朋友像一本書」時,朋友是一個概念,書又是另一個概念,比喻就是要把它們放在一起,找出兩者可能共通的地方。比喻手法的訓練,是一種思想的訓練,要訓練學生能跳開當下、立即與實用的需求,而把另一個事物聯想到當下關心的某個事物。因此,當我們肚子很餓時,可以用很簡單的句子說出當下的感受;但我們也可以運用聯想,把另一個意義相近但含意更豐富的狀態連接到當前肚子餓這個狀態。這時候,就出現類似「我肚子餓得像……」或者是「我肚子餓得可以……」這樣有變化的句式。這就是思想的翻躍,你不滿足於日常簡單而實際的需求,想進一步把語言做更有意思的發揮。

但是現在的語文教學,太過於強調辨認什麼是隱喻、暗喻與借代等格式與區隔。那樣教並沒有多大的意義。我們應該要問的是,為什麼生命會被比喻為短暫的燭火或笨拙的演員、朋友為什麼可以像一本書?使用這些比喻時,意義是在哪裡?  

擴大來說,像「我從同學身上學到的東西」這個題目,就讓你能跳開自己經驗的限制,開始體認不同於自己的對方。為什麼有學者要強調文學、美學是養成教育中很重要的一環,因為透過這方面的教育,可以學會去觀看別人,去體諒別人;將別人的經驗轉化為自己的經驗,他會學習寬容,學習接受。

結合閱讀和寫作

有一種說法是,多閱讀自然就會寫作。當然,我們要鼓勵學生閱讀,因為「輸入」的東西愈多,「輸出」就愈有可能。但是我們往往忽略了「輸出」其實是牽涉到另外一套程序。其中,大綱與摘要的練習,就是結合閱讀與寫作很好的方法之一。

我的意思是說,語文其實是一種技能,就像游泳、打球、彈鋼琴一樣。所有有關技能的學習,都是有步驟、有路徑可以教的。為什麼寫作沒有?寫作應該有,只是這套知識在中國傳統裡沒有被發展出來。

閱讀最重要的訓練是學習做摘要。做摘要不只是寫讀後感,而是表達這本書、這篇文章到底說了什麼。不是個人的自由發揮,而是很忠實的把作者的意念再現出來。要先能如實呈現原來的內容,再談個人的引申。現在學校讀書心得寫作,往往顛倒過來,還不確定學生是否理解書中的內容,還沒有訓練他們如何用簡單的語言掌握作者原來的意念,就直接讓他們自由發揮,這並不是很好的訓練。

家長可以比補習班的制式訓練做得更好。家長不妨每天花一點時間問問孩子:你今天做了什麼?在學校學了什麼?訓練他搜尋材料、組織材料的能力。當孩子開始要講他今天發生的事情時,就是在學習搜尋材料,同時試圖給材料一個次序。

美國詩人羅伯.佛洛斯特(Robert Frost)提過一個有趣的比喻,寫沒有限制的自由詩,就像打網球時沒有網,那還有什麼樂趣?因為限制本身就是一種樂趣。寫作當然有一些格式化的東西,很多人會反對,認為是抹煞創意,可是那個架構本身其實是思考與反應的訓練。你要怎麼努力發球,把一個球打過網,打到對方那邊而且在界內,這個能力是逐漸養成的。寫作能力也是如此。

看更多
愈來愈怕愛女生 把性侵者的責任還給他,我依然清白、純真、美麗 揪出胃食道逆流!火燒心8大徵兆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胃癌
胃癌初期症狀不明顯 5個跡象要注意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