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安寧緩和醫療 趙可式讓生命美到最後

康健雜誌第21期/文/林貞岑
為了讓病人可以平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為了提倡「善終」概念,為了提倡身心靈完整照顧的安寧緩和醫療,趙可式努力了十多年。

當每個人都想生命的美好與希望時,這位女士卻跟人談死。一年上百場演講,說如何好死,怎麼善終,臨終時怎麼可以不受苦。

她記得有回陪趙可式穿梭在不知名的巷弄間一個下午,就只為了找一個打電話向她求助的患者。為什麼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死亡,趙可式卻可以坦然面對,並且矢志終身為臨終患者服務?

及早面對死亡

因為,她早早便面對了死亡,開始質疑人生與死亡的意義,埋下日後走上安寧緩和醫療的伏筆。

15歲時,趙可式因腦神經纖維瘤休學住院,開刀前,姊姊帶來平時難得吃到的巧克力和蘋果,小小年紀的她敏感察覺到死亡這件事,於是,她把寫給爸爸、媽媽的遺囑藏在枕頭套裡,還慎重其事地囑附姊姊,萬一有意外,「先抖一抖枕頭套」。

趙可式脖子上腦瘤開刀的疤痕尚未痊癒時,母親卻過世了。不准哭、不許問,醫護人員粗暴地把母親的遺體丟在不鏽鋼的台車上,站在冰冷的太平間裡,她開始質疑,生命的意義在哪裡。

從來沒有人教過她死亡,面對喪母傷痛,她問姊姊,問神父,哭倒在修女的懷裡。最後,她選擇從事最接近生死的護理,透過天主教信仰、書籍、護理訓練,她以為可以對生死有所體悟。

台大護理系畢業後,趙可式成為修女,在修道院8年,並且從事居家護理工作。但是,因為護理工作無法配合修道院的門禁時間,碰到病人隨時有需要,卻不能過去幫忙時,她的良心很掙扎,最後選擇入世離開。

從主教到神父,所有的人都支持她。到現在,趙可式的生活仍如修道院時簡單平實,現在還有主教叫她「趙修女」。

在榮總當副護理長期間發生的兩件事,卻讓她誓言走上臨終照護的路,終身不改。

首先是父親的過世。

86歲的老父親,是曾為國家立下汗馬功勞的國民黨元老大將軍,卻因為慢性阻塞性肺疾併發肺炎,加上年歲已長,沒有一家醫院願意收容住院。

唯一肯收的榮民分院在鄉下,「那真是人間煉獄,」趙可式說,她看到的景象使她天天以淚洗面,一個病房裡十幾二十人,大夜班的護士一來,拿張躺椅就睡,直到早上起來,一個個去看哪個病人斷氣。

35歲的趙可式於是帶著爸爸坐救護車,一家醫院換過一家醫院,像踢皮球一樣被拒絕,最後還是託關係才在台大醫院找了張病床。

然後,是24小時的徹夜看顧,連續五個半月,趙可式親自幫父親抽痰、拍背、翻身、餵食,當年笑她「大學畢業還去當高級下女」的父親朋友,紛紛改口誇讚「還好有女兒做護士」,甚至有人乾脆叫自己國中畢業的女兒直接念護校。

父親在臨終時瘦到29公斤,但因為照顧得當,身上皮膚完好如初。可是對趙可式來說,像是一場夢魘。「天啊,臨終病人還要受多少苦?」她問自己。

其次,病人接二連三因受不了病痛折磨自殺,以及醫護人員做急救,只為了家屬看了安心,不顧病人痛苦萬分,她看了為之茫然。

醫師跟癌末病人說:「還有希望,你一定會好起來。」而事實上,大家都知道病人已經病入膏肓。

她覺得很挫折,只能看病人痛苦卻幫不上忙,她認為醫療的本質應該不是這樣。

全人的照顧,應該包括照顧病人的最後一程平安,為什麼做不到?

於是她看書,找到「hospice(安寧緩和醫療)」,她知道,這將會是她一生要做的事。

40歲,她決定出國進修。她到美國唸書,取得安寧緩和醫療博士學位,她覺得還不夠,於是存錢到英國,到世界安寧緩和醫療發起人桑德斯醫師所創辦的聖克里斯朵夫安寧院去學習。回來後與康泰基金會、安寧照顧基金會一群志同道合的醫師、護士、社工人員等,推動安寧緩和醫療,並在成大醫學院授課。

<<上一頁 123  下一頁>>

1.急診室裡的人生故事:我會堅強活到最後一刻!
2.林依晨:「我腦下垂體長了腫瘤,老天爺對我真好。 」
3.還在忍痛?如何治療疼痛,教你「看對科」


真好男人要健康

台灣男人比女人早死6.6歲,無怪乎衛生署長楊志良說,台灣女人都是寡婦臉,男人都是短命相。兩個男人就有一個過重與肥胖,四人就有一人有代謝症候群...

  1. 擊退男人健康的7個敵人
  2. 養生7招,男人輕鬆保養自己
  3. 你不知道的國際級濕地》再見了,白海豚
  4. 5個最常見的錯誤消暑法!
  5. 常刷牙,可預防動脈硬化?
  6. 養兒防老?一個人生活,最好!
  7. 18種超級食物!防癌、抗老、有活力
  8. 拍打拍到瘀青,真能擺脫痠痛嗎?


ADVERTISEMENT

 

分享你的創意告別

人生的結束是件莊嚴的事。我們出生時抱著希望而來,死忘時也同樣抱著似錦的前程而去。「最後的告別重要的是禮儀,而不是金錢。」人生最重要的一份企劃案,你會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