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問

這樣的弟弟,我要怎麼跟他打開溝通的大門

我跟弟弟相差兩歲,我們的爸爸在我三歲的時候離婚又再婚,後來的媽媽又生了兩個妹妹。我們家一直有一個困難,就是彼此無法感受到彼此的愛,看不到一般典型幸福家庭的那種相處情形。其實我已經習慣了,我不覺得好或不好,我已經習慣在有困難的時候自己想辦法解決,也習慣不把事情告訴家人,我也知道我對家人的態度遠比不上我對朋友或情人。高中畢業之後,我就搬到大學宿舍住,很少回家,所以我以為一切都能安然無恙。


但最近,我畢業搬回家裡,跟我弟弟有一個很大的衝突,起因於手機。大約三星期前的某天晚上,他跟我借手機要打給同學,我在打

發問時間:2008-09-24 00:00:24.0
答案
康健網友
guest: 康健網友

我們的父親,我未曾想過他會改變。小時候,他總是喝酒回家摔東西,那時候只要聽到父親的開門聲,我們都會嚇得跑回床上躲起來。 不知不覺,這樣的父親也變了,他變得比較可親,但還是不夠,對我們而言,他在我們成長的路上沒有給過我們什麼。我跟我弟有相同的孤獨,所以我能理解他哭泣的理由;也因為這樣,他們兩個吵架的時候,我總是幫我弟說話。 其實,我弟幫過我的幾次,我都銘記在心。像是除夕夜他陪我坐車到台北街頭幫我朋友牽車,那時候我就有傳簡訊跟現任男友提到這件事情,覺得很窩心。 還有,我跟前男友分手後,沒有電

回覆時間:2008-09-24 00:00:24.0
分享

看到你們的情形,決覺得很難過...一個人最大的滿足感應該來自於家庭的和樂及圓滿,這樣可以產生極大的能量,使人能夠更容易面對人生的逆境,你弟弟似乎又憂鬱的傾向,好可憐...希望你們可以改變現狀

展開

唉,我自己也有很多事情、很多壓力要處理,總覺得要跟他開口要等一個契機了,就像故事中的「直到有一天」,或許我們都需要這種轉折。有時候我會暗暗想說,或許他去當兵的話,就能看到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體悟,而想法就可以有所改變了。

展開

醫師提到的張愛玲和張子靜我讀過,我知道那些心境。我知道要改變就要行動,卻不知從何做起,我對於家人就是無法坦率吧,在這裡可以輕而易舉說出來,但就是無法跟同一屋簷下的人開口。現在的大家很平和、很安靜,我不想要這種表面的風平浪靜。以前我會想自己趕快獨立出去,但在我跟男友對未來有一直走下去的共識之後,我突然覺得,我應該對原生家庭的溝通模式做出改變,而不是當鴕鳥;況且,這個家中唯一讓我擔心的也只有我弟了。很希望他能振作,但我不是他振作的動力,無論我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他只覺得我們都不善待他。什麼時候才能讓他拋開那

展開

你弟弟確實是一直在期待家人的愛。先不說你爸爸,你在文章裡面提到弟弟幫過你的忙,曾經親自向弟弟說過謝謝嗎?大家對愛並未冷感,卻藏在沈默(你應該要瞭解我的苦心),計較,甚至言語傷害的形式裡。看過張愛玲寫他弟弟張子靜的文章還有他弟弟在張愛玲死後寫他姊姊的書嗎?你弟弟的心境和張子靜有點類似,張愛玲,他們的爸爸和後母都覺得他不成材,說他是七十年前的宅男代表,一點兒也不為過。有時間不妨把文章找出來體會體會。張愛玲雖然透過文字救贖自己,尋找心靈的昇華,但他不夠慈悲。而你,應該是家中最有潛力改變,更是弟弟極為重要的親人,

展開

我弟去上課之後,剛剛父親跟媽媽提到早上發生的一切經過,在他們角度來看,又是全然不同的一回事。他們覺得弟弟整天坐在那邊打電腦、不運動,一直發胖,又不參加社團,也不打工,功課又沒有唸出一個名堂(他被二一了一次,不過幸好他們學校是雙二一制)。所以他們覺得總是叫我弟做事是有道理的,因為希望他起來活動,況且,生活在家裡總是要有人做家務阿,那是理所當然的。看來雙方的看法真的是沒什麼交集,我弟在意的是為何不能好好說、為何每次都第一個叫他、為何每次他做了之後只要有一次沒做,就說他都沒做。而我爸媽在意的是他整天宅在家裡,擔

展開

不是沒聊過,也有跟他一起打過電動,我發現他打電動是想逃避不愉快的現實。但他就是無法振作,不然就是會把自己的不振作歸因於家庭生活帶給他的傷害。我爺爺以前也是不顧家庭,所以造成我父親年輕的時候就要自己想辦法。影響所及,變成我弟每次只要一說到許多一般父親會做的事情,我爸就會說他年輕的時候都怎樣怎樣,也是沒人顧、自己靠自己。我也看透這點,所以從來都不會去期待什麼,反而期待愈低,愈不會感到失望,反正自己有做好自己的事、盡情享受自己的自由就好了;不過很明顯地,我弟不是這麼認為。

展開

如果有機會,開口和弟弟一起打個電動,看個電影或運動爬山之類的活動,聊天應該可以循序漸進的討論到類似的話題。聊聊未來工作或希望等等...。

展開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找醫生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