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問

車禍五年後,我總會有莫名的害怕與恐懼?

【基本健康現況】

【目前遇到的問題】

【將諮詢的問題】

請問醫師,一場車禍後我得到的代價是-恐慌症,5年了,我努力要像沒發病前可以一個人去旅行、搭大眾交通工具、一個人隨心所欲去想到的地方,不會有莫名的害怕與恐懼,但我越來越清楚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雖然醫生說我的用藥已是最輕了,但我仍會莫名焦慮,或許是吧!那種感覺就是不舒服,我都是這樣形容,我是否還能夠讓這不舒服的感覺再減少甚至消失?當我不舒服時該如何自處?

發問時間:2011-07-18 14:06:18.0
答案
資深精神科醫師:

從你的文字讀到兩個訊息:第一個是希望回到五年前的自己,第二是對藥物的戒慎恐懼。

如果您現在是沒有辦法一個人出門旅行,還是已經從不能出門進步到只是有壓力與擔心,處理的方式恐怕不太一樣。若屬於前者,且還有看到車禍報導會心驚(甚至不敢看),晚上仍常作有關車禍等創傷的惡夢,那是屬於慢性的創傷後壓力症,您需要的是『充分』的藥物治療,而不要在乎劑量是不是最低(往往療效不足以發揮),再逐步配合認知心理治療,恢復基本的生活功能。

若是已經可以自己出門,只是有焦慮,怕回不到從前的自己。不妨重新定義一下回到從前的意涵為何。五年來,除了這場車禍,生活與心境一定也有很多改變(例如,添了寶寶,或是失去至愛的親友,甚至只是胖了10公斤或是到了需要老花眼鏡的年紀),任何人都不可能依舊是從前的自己啊。

當然,您最可能的情境是自己出門時感覺怪怪的,有『莫名的焦慮』,在跟開藥給您的醫師(是精神科醫師吧)討論前,不妨問自己,『焦慮的當下,究竟在害怕發生什麼事情』以及『害怕的事情和當下的行為因果關係如何?發生的機率有多少?』舉個例子說,若是典型的恐慌,通常怕心悸等焦慮是發生心臟病或是腦中風的前兆,這時候,你可以告訴自己,我的心臟和腦血管『已經』給醫師檢查過,目前沒有問題的。如果你的擔心並不典型,不妨請醫師給你推薦心理師,有些擔心可以透過認知行為治療減輕,但有些則需要運用您的智慧去化解。

我不是佛教徒,也不清楚您的信仰,但最後想送你『煩惱即菩提』----生為人的最大課題,不就是學習與焦慮(不確定)共存?

回覆時間:2011-07-18 14:06:18.0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找醫生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