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的禮讚

脈的禮讚 部落格

許中華

脈的禮讚—老天送給中醫的禮物

作者:脈的禮讚(許中華)2015-11-10 00:00:00.0


我的中醫之路


我從二十多年前開始行醫,一開始是西醫,後來轉到中醫。

生長在中醫家庭,在醫學院就讀時,我選擇了中西醫雙修。畢業時,同時考取了中醫、西醫的醫師執照。一開始我選擇了西醫,接受完整西醫內科的訓練並取得內科專科醫生證照。幾年後,因緣際會,我又回到了中醫的道路上,鑽研老祖宗留下的寶貴遺產,愈學愈歡喜,樂此不疲。

●祖父的傳承

祖父許丕典醫師,日據時代從台灣到上海中醫專科學校(即上海中醫藥大學前身)讀書。民國二十年時,祖父拿到上海衛生局所頒發的中醫師執照,成為台灣第一位有照的中醫師。小時候看祖父把脈看診,祖父留下很多寶貴的臨床經驗。

有一次,我去參加一個婚禮。當大家知道我是「許丕典醫生」的孫子時,大家紛紛致意。過了沒多久,新郎的家長也聞訊跑來敬酒,並說:「要是沒有你祖父,就沒有今天的新郎」。原來當年他結婚多年,太太始終沒有懷孕,前往祖父處求藥不久後,祖父候脈時,跟新郎的母親說,恭喜了「有孕脈」,幾個月後終於產下一子,就是當天喜筵的主角。當時祖父已去世多年,但大家談起他當年看病時,把脈的精準,讚嘆不已,對病人的關懷故事,栩栩如生,彷彿才是不久前的事。

●從西醫走入中醫

我在中國醫藥大學就讀時,雖是中醫系,但兼修中西醫,並以結合中西醫學為未來的方向。畢業後,取得中醫和西醫的行醫執照,但我期許自己將來從事中西醫結合臨床工作,為了打好西醫基礎,我選擇了西醫的內科醫生。西元1998年時,我已在新北市新莊的署立台北醫院內科工作四年多。當時的署北醫院沒有中醫,記得在一次慶祝陳醫師升為主任的筵席上,受邀出席的黃院長發現,同席幾位醫護同仁都有過自己生病,西醫都看不好,後來卻被我應用家傳和學來的中醫知識治好的經驗。席間大家向黃院長建議在醫院設中醫科,黃院長表示同意。原本以為只是說說罷了。想不到第二天,黃院長請祕書拿了一張紙條給我:「請許中華醫師規劃在本院設立中醫的可行性。」當時我是總住院醫師,工作十分忙碌,但既然任務交代下來,還是得認真執行。

因為我早就取得中醫師執照了,以前也常幫人家看病、開藥方,所以執業沒什麼問題。從此,我在署北醫院開設中醫門診,診治病人。署北醫院的中醫科在1999年7月1日正式開辦,剛開始是「一人科」,只有我一個中醫師。但過了四、五個月,我就已經成為全醫院門診量最高的醫生。可能是我跟病人緣份特別好,只要我開診,總是門庭若市,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沒改變。
這個階段,說實在的,對於把脈好像還是在門外徘徊、觀望。

奇妙的因緣

●中醫藥抗煞(SARS)的體驗

2003年時,全世界受到SARS的侵襲,全台也陷入恐慌,人人自危如驚弓之鳥。 在三月中旬疫情流行初期,我們推出「宣扶益氣湯」,藥方中包括板藍根、金銀花等,在醫院大廳免費提供給所有病患及員工們飲用。當時SARS已經在新莊市場一帶蔓延開了,行政院衛生署指定署北醫院為SARS專責醫院,收容了七、八十名有確認或懷疑得到SARS的病人。為對抗SARS,醫院將醫療人力分為四組,輪流照顧已經在新莊市場一帶蔓延開了的SARS病患。我是中醫部門的負責人,除了要在第一線與病患接觸,為病人把脈、看舌診外,還要與中醫科的同仁煎煮除根湯,免費提供給SARS的病人和大眾。同時,我們免費三帖藥的藥材給照顧SARS病人的醫護人員,要他們回去自己喝。結果其中一位護士後來還是染上了SARS。在她轉去台大醫院前,我們還特別煎了一帖藥讓她吃。後來她寫信告訴我,當初我給她的藥,她沒有煮來吃。

「除根湯」的療效很好,服用的病人與沒有服用的病人,效果差很多。當時送進署北醫院的病人,包括確認及懷疑得到SARS的人,但結合中西醫防煞,以中藥來防治的署北醫院無人因SARS而送命,也沒有傳染或擴散,是SARS病情控制最好的醫院之一。後來我們並以中醫防治SARS的經驗撰寫論文,並在國際醫學期刊上發表了三篇。這次的經驗,讓我體會到中醫的強大,像SARS這樣嚴重的世紀疾病,西醫拿不出有效的治療方法,但我卻可以從古書中找到治療「瘟疫」的記載,和SARS如出一轍,而我用治「瘟疫」的方子來治SARS病患,居然十分對症。老祖宗傳下來的藥方如此給力,令我對以中醫濟世的信心更足。種種神奇的功效,不但讓我對中醫藥更有信心,並且對中醫傳統及中西醫結合的領域,更充滿了好奇心。我也有幸為SARS患者把脈,體驗到「脈象跟症狀一起變化」。

● 觀音畫像

診間掛了一幅,被人丟棄的觀音畫像,畫像原本長了許多黴斑,不忍丟棄,將祂「供掛」在診間。

2005年開始轉涼的晚秋時分,有一天,一位病患因長年痼疾,來門診看診,我問她,「您住的很遠,為何來這裡看診?」她很嚴肅的跟我說,「昨天夜裡夢見觀世音菩薩,她說會幫忙我,要我去看中醫,我覺得這裡中醫不錯,我就來了」,她說話時表情很自然,我很認真解釋病情,並開了處方給她,並跟她說,「希望您的病趕快好起來」,由於是最後一個病人,有較多時間,順便跟她說「那裡有一幅觀世音畫像,也許您可以跟她打個招呼。」

她跟畫像敬禮後,我跟她再次把脈,脈有很大的變化,我有點納悶,才一分鐘,為何變化如此大?

一星期後,病患返診,說她的長年痼疾好了一半,很高興的跟畫像敬禮,並跟我說謝謝。

*    * *

那年冬天,一位幾乎失了神的婦人,因為丈夫有外遇,鬱鬱不悶來就診,她很認真的說,「想要了結生命,不想活了……」從她的眼神,我知道她是認真的,不敢讓她走,我帶著她走到「畫像前」,跟她說「或黑或黃斑塊消退的故事」,要她坐在「畫像」前的椅子,幫她針刺治療,端坐在診間觀世音像下病患,心情似乎開始平靜,我跟她說「閉起雙眼,休息一下,有話跟觀世音說,祂會幫助您」,她閉起眼睛,淚水不禁流下來,她的頭靠著觀世音畫像的下緣,遠遠望去,莊嚴的觀世音畫像,好像正俯看這位「失了魂魄」 的病患, 似乎「 天人交會」的影像就在眼前……。一個月後,病患面帶微笑來看診,說一切都過去了,她重新站起來,在畫像前敬禮,也跟我說聲感謝。

還是一樣,前後把脈,脈象一直改變,我看了許多書,不知道原因? 開始深思,脈的變化,是否會比症狀改善來得早,那麼哪些原因會影響脈的改變呢?

從那時候起,看診時總會轉個頭看那幅畫像,就感覺「自己」只是畫像的一根小指頭,也許可以幫病人一點點忙,「行醫愈多年,愈覺得自己的渺小」,「有太多的病苦,不是我們可以完全應付」,「自己」也好像找到了依靠,畢竟我們也不是萬能的。

之後的兩年,只要遇到棘手或難處理的病患,總會要他們坐或躺在最靠近畫像前的椅子、床,跟他們做治療,或請他們與「觀世音畫像」心靈對話,大多數病患都得到很不錯的療效,好多人也從徘迴的十字路,重新找到路口。甚至當自己遇到困厄時候,也會到畫像前端坐。

治癌之路

醫療雖然是日益進步,但是在癌症治療上仍有許多瓶頸。

從中醫觀點對於癌症的治療本來就有「攻」、「守」兩大方向;「攻」就是「祛邪」,以攻伐的藥方消除惡性腫瘤、癌細胞。而「守」則是以「扶正」的觀念,運用補益藥物,增強病患的抗病能力,調整人體內部平衡,用以控制腫瘤的發展。

在多年的臨床後,我逐漸體會到,在現代的醫學環境中,結合中西醫學,讓擁有外科手術、化學治療、放射線治療、標靶治療等精良設備,炮火犀利,並且可以精準定位主要敵人(惡性腫瘤)的西醫主「攻」,會比大部份的中醫手段來得有效率。

而在「守」的方面,「扶正」觀點是中醫治療癌症的精髓,患者經由中醫的輔助性治療,可調節營養狀況,降低癌症治療副作用,減緩癌症帶來的痛苦,讓癌友確實獲得更好的照顧,增強病人身體的免疫機能,以阻止癌細胞增長,防止癌症復發。

結合中西醫來治療癌症並不衝突,西醫主「攻」,中醫以「守」、「扶正」的治療手段來配合,我自己就是用這方式來治療癌症病人,病人不用放棄原來的治療,他也可以在某些治療過程中再轉過來中醫這裡。我發覺,這是中醫在治療癌症病人時最可以著墨,也最能夠幫助病人的地方。
如何掌握,患者的正氣、抵抗力、體力,尤其是在接受開刀、放化療後,這幾年累積的經驗告訴我,為患者把脈,是我對患者狀況掌握、了解最好的方式。

無論是接受開刀、放化療後,脈象會有許多的變化,我查一些古典書籍,可是卻無法找到答案?脈的學習,是否應該增加現代醫學的新知?

●以「扶正」治癌的研究

我在2007年開始進入國立陽明大學傳統醫藥研究所任教時,這時已經看了三年多的癌症病人,並且對於中醫藥在癌症治療中所扮演的角色也略有心得,於是在2009年進行相關研究。當時的研究題目就是「扶正中醫療法對癌症之療效評估」,在研究中,發覺到「氣虛」是最常見的症狀;而且在化療、開刀前後,罹癌「氣虛」病人其營養狀況、生活品質、疲憊感、放化療副作用等各方面都比較差。我們以中醫「扶正」的概念,針對「虛證」進行調理,尤其是「氣虛」得到明顯的改善。氣虛是中醫的用語,就是「不舒服」。我們的論述是,氣虛的人,生活品質比較差;氣虛是因,生活品質差是果。有氣虛的人,生活痛苦指數也比較高,活得比較不快樂。

氣虛改善了,脈象也改變了。事實上,脈就是證型很重要的一部份。

脈的禮讚

我接受完整中西醫訓練,事實上我應算是很科學化的腦袋,在2006年取得國立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博士,一直從事中醫藥科學化研究,也主持、發表了許多研究及論文,臨床對於把脈的體驗,也累積了愈來愈多。

2008年服務於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林森中醫院區,也同時任教於陽明大學傳統醫藥研究所,這兩個單位,也是台灣中醫藥最好的教學機構,對於許多臨床經驗與脈象的結合,常常會跟同仁、同學、同道分享。

●許老師脈學講義

2011年開始,試著將許多體驗整理,跟有興趣的同仁、同學、同道分享,每個月就每個主題講給大家聽,常常為了講一個小時,自己要花上五到六個小時準備與整理,自己也試著從年輕學子觀點,來看學習可能遇到的問題或瓶頸,也試著從科學的角度、現代化的語言,來詮釋脈學的理論。

如此一邊學、一邊講,總共在醫院裡,跟興趣的同仁、同學、同道分享了三輪,每次都將講義整理、再整理,2014年在傳醫所開了脈學與證型的課,古人說「教學相長」,自己真的深深體驗,教學其實就是自我成長的開始。因為在脈學的教學錄影帶,豐富自己的教學內容,也榮獲那年學校頒發的優良教師獎。

●中醫的核心價值:辨證論治

辨證很重要,中醫、西醫都沒有差別,中醫跟西醫講述要符合科學論述是相通的道理,更是要辨證完全才有辦法論治。沒有經過辨證過的論治,都是經不起考驗的。就像是去拜拜求藥籤,完全是靈性神學的思維,沒有經過辨證,這個「辨」就沒有做的很好,甚至幾乎沒有在看證,完全是一個機率問題。中醫在四診的過程都是在輔助辨證,「辨證論治」是中醫的核心價值,甚至可以說是醫療、治療學上的核心價值,不管是中醫或西醫,符合科學精神的治療學價值就是辨證論治。

●把脈是中醫辨證的核心

望用眼睛;聞用耳朵;問用嘴巴,切診卻不只用手的觸覺,它是腦部所有訊息整合後的判斷。辨證,西醫在辨證上要依靠很多的科學的產物,但是中醫是倚靠醫者的感官。例如:病人說她發燒,摸起來身體熱熱的,但是如何確定是哪一種熱象?一般是靠把脈,而把脈又是這些所有感官裡的確認(confirm)、診斷(diagnosis),把脈就像資料收集這件事,如同西醫收集了很多病情資料像核磁共振、電腦斷層等資料。所以中醫核心價值就是在辨證論治,而辨證論治的核心是在於脈學。理論上所有「證」或「症」有它對應的脈。臨床上的捨脈從證,是因為醫者沒有抓到核心,一旦接觸核心;排除上述的干擾因素,結果應該會是捨證從脈,「脈」才是本源的根據,才能做清楚的辨證,在論治上面就比較不會偏差。如果只是將把脈當作我手要放哪裡?代表什麼病?到後來沒有一個很周延的思路,就會變成只看檢驗、檢查、影像來做判斷的醫師,這樣的論治是會有偏頗的。

●心是脈證的核心

醫者的解讀,中間的決定都在「心」,以心存在正中,脈在含括心於中心,再者範圍最大的是證,可見「心」的重要性。心也包括病人的心跟醫者的心,才不會變成是記憶式的、技術式的。醫者的心念是秉持專業的訓練、謙卑的態度與不偏倚的心性,如此一來,解讀脈便不輕易被社會的風俗或病人的期待影響,更者是不易被外在或其他干擾的證所困,唯有澄澈的心念,甚至於不斷的反思臨證的恭敬心,才能看見病人的證與正確脈動的訊息。

●老天送給中醫的禮物

寸口把脈,「寸口」就是橈動脈,它源自主動脈弓,再到鎖骨下動脈,流動比較不像其他動脈彎曲幅度很大,在主動脈弓一個大轉變是為了彙集整合來自心臟的訊息,沒有經過太多的轉折及阻橈,所以訊息比較直接源於心臟;但若是測足背動脈或腎動脈等,心臟的訊息就因有經過血管的轉折,而測得的訊息就不會那麼直接。身體的訊息經由血流回到心臟,心臟再把訊息打到橈動脈,所以我們由寸口的寸關尺部位得知身體的訊息。

●寸口把脈有以下這些特色:

(1)容易接近:不須脫衣服也不需要特定姿勢,隨時可以伸出手來。
(2)大小應指:三指剛剛好可以靠上寸關尺,寸關尺對應指頭大小剛好。
(3)表層簡單:寸口沒有很厚的軟組織,故應指候脈感覺不會難。
(4)骨槽相容:寸關尺大約對應在舟狀骨結節、橈骨莖突及其後橈骨上。
(5)底層單純:寸口剛好躺在橈骨上底層無太多軟組織。像委中穴處的膝膕動脈很深,不好把脈。
(6)寸口尺下:一般很少有寸上。除非病人有特別的病氣或生命徵象(如懷孕),或是生理特殊結構才會有寸上。爬行的動物例如貓狗就沒有寸口脈。
(7)關節無阻:手腕關節隨意移動或姿勢都不大影響動脈變化。
(8)異常立現:假如在寸口的血管分布異常,如斜飛脈或反關脈或其他分布異常的橈動脈,立即可以發現甚至目視即可發現。
(9)縮影人身:如第五章的「人形對應圖」及第五章「左右卅六病位圖。最重要的概念。
(10)病氣可循:病人有病氣可以從寸口探詢。

※ ※ ※

要完成一本書,真的很不容易,感謝這些年來許多人的協助,才有機會由課堂上的筆記、講義,再彙集成書,這裡要特別感謝,構思初期好友劉永毅與G女士之啟迪,郭子榕與詹益宗醫師細心安排,郭子榕、 李琪、詹益宗、林立涵、洪立偉、謝秉翰、曾薇蓁、沈蘊之、洪舒玨、蘇柏璇、瞿瑞瑩、楊佩鈺、張廷瑋、顏秋濱、高羿宸、賴博政等年輕醫師,從第一章到第十二章忠實錄音,並製作逐字稿,也要感謝許麗娟、沈蘊之醫師,不厭其煩校正,詹益宗醫師依我原意製作了「左右卅六病位圖」,這是件辛苦的事,另外邱榮鵬醫師的錄影,王儷餘同學與黃鈺娟助理在文字編排與行政協助,也要一併感謝。最後曾育慧博士,以她專業的文字敏覺,還有康健企劃團隊的協助,讓本書可以呈現更平實、平易近人的風貌。

最後也要感謝,我的家人、栽培我的師長、可愛的病人。

《脈的禮讚》新書分享會
時間:2015.12.02(三) 19:30
地點:金石堂城中店(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19號)

四代中醫世家、擁有中西醫雙學位、現任市立聯合醫院林森中醫昆明院區院長的許中華醫師,將用深入淺出的方式讓您理解脈學原理,帶您領略中醫古老的智慧!並教您如何防癌、抗老、調五臟。免費報名

更多內容請見《脈的禮讚 - 許中華醫師的12堂脈學課,解五臟疾病與癌症之謎》

書名:脈的禮讚 - 許中華醫師的12堂脈學課,解五臟疾病與癌症之謎
作者:許中華
出版日期:2015/10/31
更多內容>>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