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神經迴路的把戲,不光是騙過我們一生,還製造一個虛擬的世界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6,207
2019/03/26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頭腦的東西

作者 / 楊定一
雖然前面我這麼解釋我們的認知,是任何專家都只能認同的。但是,值得再談或分享的是──雖然懂,我們怎麼還是會認為這個世界那麼真實,而會被它帶走?

講到這裡,又需要回到我們頭腦的架構。

我們每一秒鐘,其實透過五官捕捉、再加上腦整合的數據,可能有成千甚或上萬筆。就連一個動物,都隨時有這麼豐富的運作。只是,人類透過頭腦去進一步整合,把複雜性又提高了不知多少倍。這種運作的機制,有它的道理。是希望我們把全部注意力投入新的訊息,像是環境的變化,以及這些變化可能帶來的威脅。

我們仔細想,我們在觀察世界,大多數的訊息其實已經是落在注意力的背景裡。透過頭腦不斷建立迴路,讓它們自動化地運行,而讓我們可以把注意力從上頭釋放出來,集中在新的變化。

比如說,我們好像隨時可以體會到天空、雲、樹、馬路、對面的學校、回家路上的商場、辦公室的走廊……。眼前再尋常不過的畫面,其實都已經落在頭腦老早就建立好的迴路。讓我們用最省力的方式,可以在心裡把它反映出來。

 

假如這些畫面有些變化,像是天空暗了,雲動了,風吹過樹梢,綠燈變成了紅燈,一群又一群孩子從校門口出來,路上開了新的商店,走廊上出現陌生人……對我們的注意力來說,不需要重新反映整個畫面,而只是需要處理些微更動的部分,就可以留意到更可能威脅生命的狀況。

這種做法,從神經運作的角度而言,是最經濟的。自然而然,也就把一個完整的虛擬數據庫,變成了我們注意得到的全部真實。讓我們認為好像真有個東西叫天空、雲、樹、馬路、對面的學校、回家路上的商場、辦公室前的走廊。無形當中,這些資訊變得堅固,讓我們真正認為有個「東西」。

也就這樣子,我們「製造」出一個完整的世界,而且認為有個堅固的世界是天經地義。接下來,也一再地透過五官和念頭不斷肯定它,不斷驗證它,不斷確認它。你我的世界,就是這麼來的。

這個機制,很少人意識得到。甚至,聽到這個世界是虛擬的,每一個人都會立即抗議,認為跟生活的體驗完全不符合。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們面對自己覺察的機制,從這裡出發,自然會發現──我們所見到的、讓我們得到堅實的印象的,確實只是資訊和數據。然而,這個世界隨時落在我們注意力的背景,已經變成生活主要的部分。從生到死,都在身邊,在眼前,很難把它否定掉。

我常說,修行,從人間的角度來看,只是建立新的迴路。讓我們從過去數不完的習氣和模式突然跳出來,徹底體會全部的習氣都是虛擬的現實。想想,假如習氣是真的有,而不是虛擬,「我」不可能消失。這個世界,一樣消失不了。那麼,我們就算是透過修行想轉變意識,難度會相當高,甚至,是不可能的。

就是因為「我」和這個世界是虛的,我們才可以隨時跳出來。

如果你還記得我在《靜坐》用過這張圖,用箭頭代表迴路的作用,它自己不斷在那裡運轉。其實,就連靜坐最多也只是建立新的迴路,讓注意力隨時專注到眼前觀想的對象。透過這種不斷的觀想,設立一個新的路徑,讓我們隨時可以回到它。透過這種機制,本來是同時在多層面運作的複雜迴路,突然落在一個很單純而重複的迴路,讓我們的注意力可以集中在一點。

 

「全部生命系列」最多也只是如此,希望將我們局限的腦不斷落在心,落在全部,落在「沒有東西」。這樣的切入點合併了過程和結果,讓我們隨時體會到這個世界的虛擬,又同時建立一個完整的新迴路,來支持這新的領悟。

也只有這樣子,我們才不知不覺化解這個虛擬的世界。儘管最後什麼都沒有化解,它本來就是虛的。一個虛擬的東西沒有必要、也不可能得到化解。其實,也就這麼簡單。

我才會說,一切都和事實是顛倒的。我們把假的變真的,真的變假的。仔細觀察,其實我們連物質和意識的地位也弄反了。我們認為眼前所看到的,都是真的,自然會認為是先有物質,才有意識。舉例來說,對現代的神經科學家而言,是先有人的基因,才有我們的體,而有了體,有了神經細胞的作用,才有意識。

是的,站在狹窄相對的意識,用二元對立的邏輯來看,這個推論當然一點都沒錯。是先有了人的架構,才有人的聰明。然而,我們通常體會不到,在人還沒有出現之前,已經有一個意識,也就是我在「全部生命系列」所稱的「絕對」或「一體」。就是我們走了以後,絕對、一體的意識還存在。我們來不來這個人間,跟祂其實不相關。

我們有了肉體的聰明,最多只是用肉體的範圍想去局限絕對。也就這樣子,自然忽視了絕對,忽略了一體。最可惜的是,這個肉體的聰明,對整體一點代表性都沒有,不過是生命上兆的可能裡的其中一個。

此外,我們通常以為一個東西是活的(什麼叫做生命),一樣又和事實是顛倒的。我們是透過頭腦的機制,創出「動」的觀念。而「動」,又建立時間,我們才可以衡量死、活,認為這就是生命的分野。一個東西在「動」,可以生,也會死,我們認為它自然是活的。一個東西不動,也就自然認定它是死的。

就這樣,我們會假設一顆石頭沒有生命,而一株植物會慢慢的發芽、開花、結果,雖然很慢,還是在動,也就認定它有生命。我們沒有想到「動」是一個頭腦的觀念。我們認為「動」才有生命,其實是透過我們頭腦的運作,人為地賦予了某些東西「生命」。

在這裡,我所指的顛倒是──其實,沒有一樣東西沒有生命,沒有意識。就連一塊石頭、一根木頭、天上的雲、地上的水……全部都有意識。

沒有一個東西沒有意識。只是它們沒有把自己局限在一個小範圍裡運作。我們從五官和頭腦的角度來看,體會不到它們有生命。

我們神經的迴路,就是有那麼大的本事。不光是騙過我們一生,還可以帶著我們製造一個虛擬的世界。

本文摘自《頭腦的東西》作者:楊定一 

►《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75折優惠套組>>了解更多
►更多閱讀樂趣》邀你加入FB《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  
 

 

看更多
在你自己心中,有那麼珍貴的寶,有無限大的力量在等你 「在明明沒有事中,卻生出許多事來」最多用這句話來表達一切 一個人融為一體,自然可以體會到諧振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一分鐘快速掌握:諾羅病毒問答QA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