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故事

病房故事 部落格

張明志

看見黑衣人,是天國近了嗎?

作者:病房故事(張明志)2008-12-01 00:00:00.0


看見黑衣人(黑無常)是很常見的症狀,也是被多數醫護人員所知道的,因為病人會很清楚地告訴他們,他看見了黑衣人,一來自冥府的使者,有些癌症病患到了夜晚特別容易在醫院裏看到此種景象,病患的描述歷歷如繪一點都不像幻覺。

當然許多精神病人,服食迷幻藥及酒精中毒的人都會有類似的幻覺,但是這些幻覺是多變性的,像愛麗絲夢遊仙境不是這麼清一色看見現實的病房為景像與黑衣人重疊,且病人神志清楚地提醒護士小姐,有黑衣人來訪。他們有時並不害怕,只是向護士說他們所見到的。往往不久之後隔壁床的病人就突然發生呼吸停止,接著CPR急救小組就趕到現場施行人工心肺復甦術。看到黑衣人代表的意義是什麼?其實也有許多沒大生病的常人也有這種能力,俗稱陰陽眼。

為何臨終前或有些重病,甚至正在接受癌症化療的病人會看到兩種重疊的影像,那就是同時看到一般正常的影像,加上常人看不到的來自陰界的黑衣人。幾乎是沒有其它的顏色或許兩個影像重疊,所以看到的幾乎都是黑衣人,這種傳聞非常多,很頻繁,也是所謂的too frequent drama,時常在病房發生,有些護士看得見的,也不多說,努力幹活,若無其事。甚至可以看到瀕死邊緣的病人,靈魂出竅的情景。所代表的意義很簡單,他的陽壽盡了,這到底好還是不好?因為很多親人都有發生類似的事件,我們不方便在此評論他的好壞,甚至有不肖業者會藉此說法大賣蓮花座等為親人的往生做一道消災解厄的保險。因為親人走得不順,可能會延禍子孫,加上有心人三寸不爛之舌的推波助瀾,橫生枝節,徒增困擾。看見黑衣人只是一種現象姑且不論其深層的意義,表面上來看就是病患即將過逝。

解釋這種原因其實不在病人本身而是旁邊看得到的病人,因為其它病人若看得到此情景表示他本身的陽氣也明顯不足,所以氣聚則生,氣散則死的道家理論而言;看得到黑衣人的病人本身也可能臨死亡也只是數月,一年半載的事了,然而有些具有陰陽眼的人則不用,他(她)們天生磁場就與常人稍有不同,套句俗話說八字比較輕,較容易看到鬼魅,這也只是一種說法;但廣為一般民眾所接受。這陰陽眼的功能也往往給護理人員帶來困惑,甚至覺得頭痛,頭漲,全身不適。所以有些護士們組成具有此能力的神秘的姐妹會,定期開會,互通有無,相互扶持,尤其是磁場比較弱的時候。對她們而言,其有陰陽眼是很困擾的事,而絕非來自天的恩賜,因為除了看見黑衣人之外,並不能看到其它天機或未來的事,也不具其它的洞察能力。

一般病人在病房看到黑衣人大多都會希望轉換病床,其次有一部份病人會到廟裏燒香,拜拜,請個平安符。有些在病床邊,可以放一些道家的符咒,或佛的觀世音菩薩像,或地藏王菩薩。保平安也好,鎮邪作用也好,都是在民間流傳多年的方法,自然有傳統經得起考驗。更要緊的是病患或家屬心理上會覺得舒坦一點,正所謂盡人事,待天命。俗語說「有吃藥,有見效,有拜拜才會得到保佑」,所以說心理上的功效是有的,整體而言是否能立竿見影,則因人而異。宗教儀式作用在活著健在的人而看或許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事,但在正生病受折磨及癌症生命末期的人來講,至少起一定的心理安慰作用,尤其是平時家族中有祭祠的風俗習慣者,肯定可以發揮一定功效,其道理不言自明。

病例討論:

一位43歲婦女長年下腹痛,並合併輕微血尿,看過兩家區域型醫院,以為是尿路結石什麼的;又因工作忙碌,醫師也沒特別說什麼所以就不特別放心上,反正病痛也不利害,似乎沒什麼大礙。半年後症狀加劇,於是安排了腹部電腦斷層掃描,結果發現左腎腫大,腎盂擴大且腹主動脈附近有淋巴腺腫大。於是將她轉介到醫學中心來,因為腹痛利害,所以她先掛急診號,但是一般疼痛及尿路結石的處理都不見效,她被轉介到腫瘤科內診。她先生陪著她到內診來,帶著區域醫院照好的CT SCAN。我安排住院檢查,果証實是左腎的TCC轉移性上皮細胞癌合併鄰近淋巴腺及肝的轉移。接下來請了泌尿科醫師做debulking surgery將左腎摘除,但無法剝離所有腹部的淋巴腺。手術後繼續在內診接化療及鴉片類的病痛控制,她慢慢接受了?然來的命運的改變也算能正向的處理情緒,雖有點沮喪但還不致於需要安眼藥及抗憂鬱劑。

經過了半年的化療,病情好了三四個月後,腹痛又起,於是再度入院做檢查及化療,發現肺部已有癌細胞轉移,全身瘦弱,雙眼深陷,皮膚脫水缺乏彈性。她突然表情變得木枘許多,但深遂的眼神告訴我,快救她,午後生化報告出來了,不令人意外的結果「高血鈣」(Hypercalcemia)是許多癌症病人常有的合併症。住院醫師,大量輸液利尿劑,miacalcic,同時加上了Bisphosphonate。血鈣值從19megldl降到15.9離正常值9以下還有一段距離。然而她卻連繼三晚都沒睡覺,與高血鈣病人的嗜睡完全相反,變得非常多話,自言自語,答非所問,非常燥動不安。劉醫師打電話問我怎麼辦,我告訴他這是譫妄現象Acute delirium,先穩定電解質,查一下有缺氧,CO2滯留或肝、腎功能異常等,沒必要不用照大腦電腦斷層或核磁共振,因為許多情況下是一種癌症病人的暫時現象。至於需不需要會診精神科或神經科,則可見機行事。隔天我去查房時,護士小姐告訴我病人仍然燥動不安,大腦MRI已照好了,結果是正常的。為何血鈣已降至12meg,MRI也是正常,血氧分析及生化,血液之檢驗也是正常,病人仍會譫妄呢?護士與住院醫師們圍著討論。我告訴他們有二種可能,一種是疼病控制沒做好,長效嗎啡類止痛藥”芬塔尼”Fentanyl的劑量太高或不足,另一種解釋是病人得到了所謂的「靈性困擾」。於是我繼續檢查並詢問病人家屬,這兩天白天與夜裏所發生的事。不知不覺中,住院醫師與護士都離開了,他們沒興趣探究這些,病房還有許多事要忙吧!

姐姐說她妹妹夜裏常見到黑衣人,許多許多看似清醒卻說一些奇怪的話,仿彿在另外一個世界。白天查房時她正在譫妄期發作,她說,「我死了,你們知道嗎,為什麼你們在這裏,不用救我了,哈哈!!你們是誰,為什麼不走開…」主跟病房護士過來告訴,我病人三天三夜沒睡覺,還跟她說,她後面跟了四隻鬼,病房裏很多黑衣人走來走去,很熱鬧這位護士聽了並不害怕,只是覺得病人胡言亂語,非常混亂的神志。我告訴她們可以請住院醫師開一些Benzodiazepin安神劑或Haldol類的精神科用藥,有必要時才用,若病人不吃不喝,那麼靜脈營養很重要,卡路里及電解質都應兼顧。

我把她姐姐叫到一邊,問問她們家的宗教信仰,似乎並沒有特定的信仰 (後來才知道病人不久前剛受洗)。同時神經科的醫師帶了一位fellow(研究員) 過來會診,簡單的問診後發現病人答非所問,於是開始做神經的理學檢查,十二對大腦神經,小腦的FNF手指頭與鼻尖的對應動作,以及肌力,神經反射…。病人的配合度並不好,於是我幫把這些理學檢查完成。會診很快就結束了。俟醫師、護士走開後,我詢問她姐姐的意願,是否同意我為她做特殊的禱告。我握住她她被約束的左手,開始念誦禱告文。她呢! 開始亂說話,台灣人稱為「碎碎念」,要我不用白費心機,想當什麼聖人,還想幫她們禱告。在不斷被干擾的情況下,我的意志非常集中,大約五分鐘把禱告做,完並迴向給她及周遭有緣的靈。隨後我交待家屬一定要多多禱告, 心誠則靈。目前病況仍不算太壞,腫瘤雖轉移到肺部,但大腦仍是好的,與病人交談的內容,她都可以聽進去。

我走出了治療室,住院醫師問我需不需要再做什麼檢查,我反問他「你還想做什麼檢查?」”當初告訴你MRI會是正常的,沒什麼幫忙,結果你還是做了。這也不是你的錯,在台灣,甚至美國,幾乎醫師看不懂的神志錯亂都會照CT/MRI來看看,但這種譫妄的MRI, PET幾乎都是正常的”我清楚地解釋。其實醫學對癌末病人,甚至非癌末病人的了解是相當有限的。為什麼會看到黑衣人,為何多數臨死或瀕臨死亡的人都會看到這種影象?這樣吧!看神經科醫師怎麼講。我們隨後翻了翻病歷,它是這麼寫的「Acute delirium, Cancer in terminal stage R/O Metabolic Encephalopathy, R/O Limbic encephalitis」代謝性大腦病變或大腦緣葉(limbic)的腦炎。他們沒建議如如何處置。我問住院醫師,什麼是大腦緣葉的腦炎,他搖搖頭。我告訴他,當症狀改善時,什麼診斷都隨風而逝,不存在的。

在我為她禱告的第二天早上,我提早上班就去看她,想知道禱告後有什麼改變。我看她右側臥,睡得十分甜,她先生則安睡在側邊沙發上。我沒驚動任何人,希望三天三夜沒睡的病人安好,我翻了一下病歷,並沒有何任何人開立安眠藥或鎮靜劑或精神科的藥。其實前一天,我為她的營養加上一瓶胺基酸的點滴。這個譫妄事件應該要結束了。

我下午再去看她,她堆了滿臉很陽光的笑容,一面跟我謝謝,一面跟我道歉。我問她為何要道歉,於是她說了她姐姐告訴她前幾天在譫妄期發生的事,她對她的無禮的行為感到不好意思。我問她是否真的記得那些事?她表示她似乎仍然記得當時的行為,不過又很像是夢境一般。她夢到她死了,旁邊很多一群群的人,都很不可愛,相互推擠,很像在找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在忙什麼。忽然間她看到我與一位醫師在光亮處伸出手來把她拉住她很安心地跟我們走出來…很像夢又很像真的,但她只是迷惑,當時並不會害怕,我看看她脖子上竟然掛了一條鑲有十字架的項鍊。我笑著問她,什麼時候受洗信基督了,她說是上次住院裝port-A導管及接受化學治療的時候,算一算只有一個月左右,我問她見到天使了嗎?她笑著答「你們都是天使」我們都笑了。一本和合本的聖經放在她枕頭的左側。我很高興她有靈性的信仰,自從譫妄事件過後,她的心情不算壞,常保持感恩知足的心。她問我,家裏信奉是一般民間信仰,偏向佛教,但她已受洗,怎麼辦?我告訴她,沒關係的,兩種正信的宗教都是勸人為善,謙卑順服。有信仰的靈知道永生的路,肉體終歸會腐杇,妳的譫妄經驗等於讓你重生一次,了解人的一生怎麼回事,該追求什麼。她歡喜聽我這麼一段話。台灣的善因喜樞機主教與佛光山星雲法師應中國時報的訪談中曾表示信仰的精神在於利他的奉獻精神,以及行為的因果關係是否使我們能謙卑、順服,如此亦能喜樂感恩。星雲法師認為相信因果而能端正行為,比宗教中教規之不同見解,還更具實質上的意義。

隔了一、二星期神經內科的年輕住院醫師,再度來探望病人,發現她出奇的正常,沒有任何譫妄現象,再翻翻病歷發現我們沒有為病人的譫妄給特殊的藥物治療。他總算上了一課,與一般教科書所寫的有些出入。當然大部份的西方文獻只點出了一些癌症末病人的奇怪舉止,但目前醫學上仍無法解釋為何如此。更奇特的是有一部份病人原本為無神論者,但經歷過此特殊靈性困擾後再回神過來的病人,卻很容易從此接受宗教信仰,雖然他們並不完全了解各種宗教的意義,但變得謙卑虔誠,知道人是卑微的,在大自然之上仍有更大更強的power在主宰者,後來經由多方,多科別的團隊與病人及家屬的討論,她放棄了化學治療,轉到安寧病房。他們體驗到生命的盡頭需要做安排,既然化學治療效果不好,又沒有其它有效的治療方法所以臨終療護是最後必走的路。我們後來沒有特別再詢問她有關看見黑衣人的事,彼此心照不宣,但她特別強調在黑暗的世界中,我與另一位穿白袍者,把她拉了上來。下面是個黑暗的世界,她己經看到她的死亡,但她不再害怕。後來她們決定不再做化療願意轉到安寧病房,病人本身的意願也很高,她謝謝我這一段時間為她所做的努力。在竹圍的安寧病房待了兩個星期,她先生帶禮物過來門診,由衷感謝。病人過逝後,家屬才過來感謝這種情形是不多見的,我很安慰她能夠一路走得好。

本文摘自《癌症病房沒告訴你的事》一個醫生的另類接觸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