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角落

看不見的角落 部落格

陳維恭

我會堅強活到最後一刻!

作者:看不見的角落(陳維恭)2009-09-01 00:00:00.0


摘錄《看不見的角落-急診室裡的人生故事》:冥冥中阿伯好像在等我去向他道別...

在一個極其平常的上班日子,我看診時碰到了一位73歲、瘦弱乾扁的病人到急診求治。稀疏的頭髮,伴隨著頭皮上一塊黑色結痂,極為特殊醒目的斑塊。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嘴巴,像是中風似的歪向一邊,說起話來當然就有些口齒不清了。

「阿伯,你怎麼了?」我問病人求診的原因。「我是舌下腺癌的病人,現在有點發燒,」病人回答。「可是電腦紀錄上,你並沒有在本院接受過腫瘤治療啊!」病人還沒坐定,我已用電腦先搜尋病人在本院的就醫紀錄,這樣比較容易掌握病情,也加快看診速度。

「這說來話長。我被診斷出是癌症後,就跑到台北一家醫院接受手術及化學治療,後來併發肺炎,還在加護病房住了5天。一開始醫生都跟我家人說沒機會了,還問要不要留一口氣帶我回去。但是我後來愈來愈好,還是活起來了,醫生都很驚訝!」阿伯的神色突然變得十分自豪、燦爛。

「後來呢?」我對病人的勇氣及生命的韌性也不由得心生佩服,特別是以73歲的年齡,罹患那麼嚴重的病還能死裡逃生,確實不多見。

「最近再去門診追蹤,醫生告訴我,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包括我頭上這個包包也是癌細胞轉移的結果。可是我現在還是好好的,吃也吃得很好,你看我四肢都活動自如,可以到處走來走去哩!」說著說著病人握緊拳頭,伸直兩手上下搖晃了幾下,好像要告訴所有的人:我哪像被宣判是癌症末期的病人!

我想拚一拚,可是醫生不給我藥!

「可是醫生告訴我,已經無藥可醫了,不用再來門診追蹤了!我跟醫生說,我還想拚一拚,那些抗癌藥物就算是自費也沒關係,而且副作用我早就習慣了。」「結果醫生怎麼說呢?」我被病人訴說的內容吸引住了,急切想知道門診醫師的反應。因為在急診不知接觸過多少癌末病人,大部分病人早就萬念俱灰,但眼前這位阿伯卻表現出如此堅強的毅力,不禁讓人肅然起敬。

「結果,唉!醫生還是不給我藥啊!他說那是浪費!」阿伯委屈的表情似乎在抱怨醫生阻止他求生的意念。

我不由得思索:醫學倫理經常強調要尊重病人的自主權,但此時醫療專業的判定似乎還是比自主權更重要;「不知珍惜醫療資源」對病人而言,是除了孤獨面對死亡的恐懼以外必須承擔的另一種控訴。

面對癌末的病人,醫師會透過各種方法幫助病人面對死亡,強調安寧照顧,甚至採取緩和的治療方式。但面對眼前這位求生意志如此堅定的病人,醫療專業的分析以及珍惜醫療資源的大道理,似乎都成了阻止他活著的障礙。當醫師放棄病人,而病人卻一心一意想要活下去時,病人只能試圖將生命無奈地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幫他做了必要的發燒常規檢查後,所幸沒有發現必須住院的證據,在症狀緩解及充分說明後,就讓他回家,並協助安排本院腫瘤科的門診追蹤。他從病床起身時婉謝家人攙扶,很有禮貌地和醫療人員說了聲「再見」,隨後健步如飛似地瀟灑走出急診。雖然我只和病人短暫地接觸,卻對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醫生,我又來了!

大約兩個月後,有一次我又巧遇這位阿伯,他從更加憔悴的病容擠出一絲笑容對我說:「醫生你好,我又來了!最近比較喘一點。」我一眼就看出這次恐怕不像上次那麼單純。檢查胸部X光後,發現他的肺已經因轉移並出現了肋膜積水。

「這次恐怕要住院了!」我很慎重小心地說,深怕讓病人認為是大限已至。「需要安排住院就住院,我還是會堅強地活到最後一刻!」他說話時十分堅定而且鏗鏘有力。

兩星期後,某天我到加護病房去探視一位朋友的親戚,赫然在病人清單上發現這位阿伯的名字,心中一震。我趨前探視,只是他已經處在彌留瀕死的狀態,好像冥冥中正等著和我道別。我站在病床邊後,他的心跳才開始慢慢下降。

阿伯的家屬已經簽了放棄急救的同意書,雖然我不認為他會輕易放棄急救,但是也無權干涉家屬的決定。雖然家屬這樣的決定是正確的,但對求生力如此旺盛的病人而言,卻讓人有些不捨。

我緊緊握著阿伯逐漸冰冷發紺的手,想到彼此幾次短暫但深刻的接觸,以及他那句「我還是會堅強地活到最後一刻!」我心中除了為他助念外,更真心地讚美這位生命的鬥士。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本文摘自《看不見的角落—急診室裡的人生故事》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