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傷痛破繭重生

走出傷痛破繭重生 部落格

律師賴芳玉

賴芳玉:唯有感謝而已

作者:走出傷痛破繭重生(律師賴芳玉)2017-10-25 00:00:00.0

讀這本書,彷彿走了一趟療癒之旅。

經年累月處理訴訟,外人看到的是法律事件,我看到的盡是創傷,一場訴訟當中,所綿延出的創傷,沒有人是局外人。

訴訟事件的夫妻、子女、父母、兄弟姊妹,甚至延燒到出庭作證的親友,越擁有資源者,創傷範圍更大、更深,讓所有的人都失去第三者的立場,全捲入當事者的是非之中,讓一個家庭內創傷,蔓延到所碰觸的任何人,宛如森林大火,所到之處盡是灰燼。

尤其擁有資源者,常在訴訟中採取焦土策略,焦土策略可是古時戰爭中藉由糧食成熟前先行收割,甚至破壞所有遮蔽物,斷掉對方所有可能補給的軍事策略,對我而言,那是殺敵一千自毀八百、同歸於盡的作法,更是傷及無辜,尤其家中小孩最為艱難。

其中讓我最揪心的,就是性侵害被害者遲遲走不出創傷,把司法當浮木,試圖找回正義,無論司法的結論如何,創傷幾乎沒有終結日,隨著歲月日漸深藏,潛伏在不知名的地方,以被害者骨血止飢,撕咬被害者的人生,讓被害者喪失愛自己、愛人的生存能力。

這些人、這麼多的創傷,我歷歷在目,使用司法的同時,也感嘆著司法的蒼白無力。於是我不斷摸索司法的路上,還有什麼是可以做的?性侵害犯罪防治、家庭暴力防治,或性騷擾防治法、家事事件法等,推動這麼多年,究竟還有哪些不足?我揹著這些創傷匍匐前行。

一日,許醫師主動向我表示願意幫忙這些被害者,我欣喜萬分,於是相約餐敘討論,但我因在基金會討論性侵害事件遲誤了相約時間,匆匆趕往餐廳,當時除了帶著滿滿的歉意,還有更多在基金會討論被害者時殘留在自身的疲憊與低潮。

但很意外地,結束和許醫師這場餐敘後,我身心竟莫名地感到輕鬆,只依稀記得許醫師聽完我對性侵害防治工作的疲憊時,宛若一個老友般地說:「妳讓自己耗盡能量了。」然後讓我想像向那些被害者致意,告訴他們,我已盡力了,我把你們的人生還給你們。坦白說,那不過幾秒鐘的想像,我不曾想過短暫的對話會帶來什麼影響。

晚上回到家,手機叮咚,原來好友傳來簡訊:「妳不是心情不好?我時間空出來等妳了。」我莞爾,「不用了,我好像已經好了。睡了吧。」

於是我開始仔細回顧那一個多小時的餐敘,許醫師究竟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她好像說廣欽老和尚曾言:「沒來也沒去、無代誌」,生命的本質是不生不滅。我們只是藉著肉體來到這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因緣,真正的生命沒有來自或消失。好吧,我所殘留記憶已經不多,只知道身心都彷彿被洗滌,頓時輕鬆了,對此,我感動地傳了簡訊:「謝謝許醫師宛如天使般地來到我身邊。」那是我最深的感謝。

閱讀這本書,除撿回了一些當初的回憶外,我透過字裡行間爬梳著肌理的情緒記憶,甚至帶來一些力量,那是一種處理個案創傷的力量。這本書幾乎囊括我所處理的案件,分手時的情傷、劈腿、外遇的背叛、高衝突下的子女、有著情感疏離父母下的孩子、被霸凌的痛楚、性侵害與家暴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高壓權控的夫妻關係、及喪偶的創傷等。這本書開啟了創傷復原之旅。

當我闔上這本書時,終於體悟德國哲學家艾克哈大師(Meister Eckhart)說的一句話:一生中只要有一句祈禱詞「謝謝你」便已足夠。如同許醫師在書中所提的:「很多的苦難都是生命中隱藏的祝福,生命中如果沒有苦難,我們就沒有機會學習和成長。」

如此,對於所經歷的樂,怎能不感謝?對於經歷的苦,又怎能不感謝?唯有感謝,我們所經歷的創傷,都有了意義。

所以當有一天,你途經我的痛楚,或我路過你的悲傷時,不妨互道一聲感謝,我們就有了祝福的力量。(推薦序)

更多內容請見《走出傷痛 破繭重生-哈佛醫師心能量 啟動內在療癒力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