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的失憶

集體的失憶 部落格

楊定一

《集體的失憶》楊定一:把一體帶回人間

作者:集體的失憶(楊定一)2017-08-07 00:00:00.0

我們集體失去記憶的,其實是一體。

一體是我們生命的本質,你我從來沒有離開過,也不可能離開。應該這麼說,沒有一體,其實沒有生命。最不可思議的是,我們竟然把一體、本家忘記了,反而透過局限的腦陷入一個角落。

把一體找回來,是我們這一生要做的。人類經歷的一切歷史,包括個人的人生,在整體其實只是一個不可思議小、不成比例小的可能。

我過去從事科學研究,常用老鼠來做比喻。小白鼠住在封閉的籠子裡,認為籠子就是牠的全世界。而籠子外,是牠完全看不到的。牠不知道外面的可能,也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存在。牠所談的自由的世界,本身也只是在籠子範圍內所活出的自由。

我們的人生,其實也是如此。

反過來要問的是:我們本來是活在每個生命都有,一隻動物、一朵花、一顆石頭都有的一體,怎麼可能就這樣陷入一個局限的小角落?還稱它為「人生」、「人類的文明」?這才真的不可思議。

所以,把我們失掉的記憶找回來,最多只是把一體帶回人間。
 
與我目前為止的其他作品相較,《集體的失憶》有很明顯的不同。我從《真原醫》開始談身心的平衡與健康,在《靜坐》介紹靜坐的方法,希望大家得到意識的轉化,從身心走到意識的層面。接下來,透過「全部生命系列」的作品,我特別強調生命的整體,進入無色無形與「在」,希望從狹窄的現實世界,一起體會生命的永恆。

《全部的你》詳細解釋了時-空的觀念,特別強調時間其實是頭腦的產物,也透過許多實例,說明頭腦的運作如何建立時-空的觀念。一個人要體會生命的永恆,一定要活在當下。而且,活在當下,並不需要頭腦的作用。

《神聖的你》進一步將這些理解與人生做一個整合,希望每一個人都能活出生命的全部潛能,自然找回生命的神聖,並透過每一個瞬間,體會到神跟自己從來沒有分手過。

在《不合理的快樂》,我以科學的語言進一步探討「快樂」這個主題。在建立一套快樂科學的同時,我特別想強調的是──再先進的科技與知識,都不可能帶來快樂。我們只有完全跳出人間的限制,才可能突然體會到無條件而永恆的快樂,也自然發現它本身就是我們生命的本質。唯有契入生命本質的快樂,你我才可能發揮全部的潛能,而這潛能遠大於我們任何人的想像。

至於如何落實?如何練習?我在《全部的你》與《神聖的你》以很多篇幅來介紹「臣服」,並在《不合理的快樂》開始強調「參」。還大膽地提出「參」與「臣服」是兩個最直接的法門,讓我們可以活出一體。

由於深怕不夠清楚,也為了解答練習可能的疑惑,我又進一步透過《我是誰》將前面提出的觀念再做一個整合,從不同的角度切入,希望能作為一個練習的隨身指南。

《集體的失憶》則是想探討生命的源頭,是被我們在文明發展中逐漸遺忘的。也許你聽到這個書名,會以為我要追溯一連串最古老、不為人知而被史書給遺忘的史實,來解釋人類最早期的發展,甚至以為我要談宇宙的紀錄(也就是俗稱的阿卡西紀錄)。

其實,都不是的。在這本書,我會把前面作品提出的觀念,再進一步推展開來,帶著你我回到一體,站在一體來看人類的生命。

一體意識,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只是人類透過文明與文化的重重建構,把它遺失了。所以,談集體的失憶,其實是想談人類最原初的心理狀態,希望建立一個理解的基礎。這一理解是我們本來就有的,最多也只是需要有人提醒,讓我們想起來。

就像我用《真原醫》的書名描述最原始的身心健康觀念,表達我們每個人本來就知道、都有過的狀態。《集體的失憶》一方面可說是恢復「真原記憶」,也就是人類最原初的記憶;另一方面則是談「人類的墜落」、「失落的人心」(The Descent of Mankind或Lost Humanity)。

到了現代,人類可以上太空,也透過資訊的革命,可以即時取得從古到今的所有知識。人類文明的發展,可說是不容忽視的壯觀。然而,這麼偉大的發展卻反而遮蔽了生命最根本的本質,讓人類的生命從本來最圓滿的狀態,變成嚴重的疾病。每一個人都那麼地不快樂,把生命活成一個問題。

人類任由文明的發展,把生命從完整的境界,扭曲壓縮成一個狹窄的絕望,甚至成為每個人隨時的心理狀態,這是相當不可思議的。

可以想像得到,一個人要解脫,要跳出人類的狀態 (human condition),而超越人類的特質 (human quality)。這是我希望透過這本書直接切入的重點。

然而,想不到的是,人類可以借用頭腦,來跳出頭腦──運用頭腦帶來的危機,將這一困境本身轉成人類解脫、超越、提升最大的機會。讓人類發達和聰明的頭腦成為一個解脫的工具,幫助你我共同找到──回家的路。

回到生命的本質,回到存在的家。

人類發展至今,沒有第二個時點比現在更成熟。我相當有把握,每個人都可以透過頭腦最強烈、甚至是極端的分別與比較(也有人稱為「二元對立」)找到生命的一體。如果不是抱著這種信心,我不會寫下一本又一本的書,不斷地以現代的語言和個人的體會,把過去大聖人的智慧帶回來。

我過去的作品還是站在「有」的層面來看生命,雖然將生命的範圍從「有」擴大到「在」,也就是從物質和形相擴展到生命的存在,但還是站在一個狹窄的「有」在看一切。

這本書與接下來的作品,則是要從「在」看著「有」。

一體或全部,其實是一個「在」的觀念。它不是頭腦可以想像,也不是頭腦可以追求到的。最多是把頭腦挪開,它自然浮出來。

所以,談到人類頭腦分別的能力是解脫最大的機會,要談的其實是──我們頭腦的理性與分析能力發展到這麼先進的地步,自然會發現人類所追求的目標──無條件的快樂、無條件的愛、無條件的光明與永恆,是永遠追求不來的。

最多透過我們發達的頭腦,做一個反轉,讓它自己停下來,而自然落到「心」。透過這種反轉,才有醒覺好談。

這一點,除了人類,其他生命都做不到的。我最多只能鼓勵大家要好好把握生命,把握這一次從父母、家庭、社會帶來的種種業力所組合的人生。雖然一切是個大妄想,但我們確實可以從這個大妄想醒過來。

正因如此,我才有勇氣,再次帶著你我進入這個旅程。(作者序)

►全部生命系列作品《集體的失憶》,詳細內容:

►10/5 楊博士演講《活在「心」-地球的未來、人類的快樂藍圖》,開放報名中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更多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最佳瀏覽器:IE9以上版本、Firefox、Chrome

Copyright © 2017 康健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