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

我是誰 部落格

楊定一

楊定一:失落是你最大的恩典

作者:我是誰(楊定一)2017-07-21 00:00:00.0

你會遇到這本書,可能以為只是偶然,其實,從一體的角度來看,沒有什麼是偶然,樣樣都是安排好的(pre-ordained)。

很多朋友讀到這裡,尤其本身有科學背景的,會立即反彈,認為這是迷信,覺得像我這樣的科學家,怎麼會講這些話。

每次聽到這種抗議,我都只能苦笑,因為我所反映的是科學得不能再科學的原理了。我們通常都會忘記──自己所看到的世界、體會的人間,本身就是透過「我」創建出來的。「我」從來沒有離開過時-空的限制,自然要對每一件事、每一個東西產生「有一個因」的關係,甚至會把樣樣的因聯繫起來,拼湊出一個因果的觀念。

「我」所投射的所有境界,包括人生、你的故事、我的故事都是虛妄(念相本來就是虛的)。但是,我們並不認為如此,而認為它是不可能更堅固了,也就這樣騙自己騙了一生。

只要承認有「我」,而把自己和「我」創出來的任何現象綁在一起,還會被這樣的結合欺騙,自然就還有一個因果好談。我指的因果是集體的,也就是你、我、大家共同創造出來的集體的因果。當然,也有個人的因果。這些因果同時在作用,透過每一個瞬間,帶來一個交會,共構出一個業力的互動。

即使科學的工具,還是離不開五官所捕捉的資訊。我前面提到,透過科學,採用五官所建立的資訊,也不過是重複和肯定這些虛妄的現象。因為我們可以想像到的任何科學的工具,都不可能離開二元對立,也就是我們人間的現實。我們自然也就被這些科學所得到的資訊所限制,再成立又一個層面的制約,而不可能從「人」的邏輯框架跳出來。

再進一步探究,我們透過五官所體會到的世界,不要說在整體不成比例,其實,在所有有色有形的現象中,也是渺小得不成比例。我們體會到的只是眼前的一點,從來沒有過一個全面的掌控。是這些種種條件和制約同時運作,才可能組合我們人生的體驗。

我們想想看,我們和時空的交流,最多只能透過每一個瞬間來互動。而這個瞬間本身就是反映種種業力所組合的條件。也只有很小部份的條件,是我們透過五官可以體會到的。在後面體會不到的變數,則遠遠超過五官可以理解。

我們對每一個瞬間怎麼組合的,也從來沒有了解過。人間離不開念相,它就像一個馬達或壓縮機,轉動的扭力是不可思議的大。我們最多只是透過瞬間,瞄到一點這個力量所產生的後果。

我們對瞬間想做一個轉變,抗議也好,阻擋也好,是不可能的。它的能量釋放太大,就算擋住,也會透過瞬間流到別的地方。同時,我們每一個念頭,每一個動作,其實也都是整體流轉出來的。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這句話也只是表達這個理解。

我也提過,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念相所帶來的捆綁,而念相是種種條件組合的,才會說我們從來沒有自由過。最多是局限的頭腦以為自由,哪怕這個頭腦本身,依然被種種的條件綁住。

甚至,只要我們還沒有醒覺過來,這一生所發生的,沒有一項不是安排好的。連頭往哪個方向轉、這一口呼吸是深是淺、走到哪裡、站在哪裡,任何可以想像的動作,都是早就安排好的。是我們活在一連串制約下,一個因接著一個果,再成為下一個因的必然結果。

只要我們仔細探討,不可能不是這樣子。

我才會不斷地提,宇宙不會犯錯,也沒有什麼對錯好談。

你也只能接受這一點,不接受,事實也只是如此。跟你相不相信,一點關係都沒有。

差別只在於,可以接受這個再明白不過的道理,就能當作一個心理療癒的工具,讓你可以面對人生的一切變化和危機。

仔細想,人生本來就是無常,本來就是念相的組合,一定隨時都在起伏。看到別人的命好,也不用覺得自己倒楣,不如別人。這其實只是很短時間內的現象,不用擔心。畢竟人間樣樣都是無常的,所謂好壞也是相對的,是透過頭腦二元對立所分別出來的。

這一生你最羨慕的,也許是富人,也許是有地位、有權力、有名氣、有才智、長得漂亮、身材健美、討人喜歡、有影響力的人,可能前一生、下一世都不是如此,只是我們看不到自己與別人是怎麼在生命的流轉裡好壞輪替的。最好,也許變得最不好。最窮,也有機會變最富。財富、名譽、地位、外表甚至聰明、個性都靠不住,本身還是念相的組合,其實都與真實無關。當然也跟我們認為公不公平,一點關係都沒有。

生命的安排,在這個時點,對我們是最剛剛好的學習,也不用去多分析或期待。不管多好,不管多壞,都是剛剛好。我們唯一可以決定的就是──心的狀態是清醒還是昏迷,是把握這瞬間,還是讓這瞬間把我們帶走,以為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其實,表面的好壞都還是人基於制約或業力的判斷,跟整體、跟真實一點關係都沒有。

只要我們還有一點「我」,業力也跟著存在,我們還是受到這個世界的制約和局限。但是這些表面的變化跟真正的我一點都不相關。常常聽到有人問業力可不可以打斷,這種問題本身就是矛盾。因為只要我們落到人間,有一個「我」的觀念,業力就在眼前,痛苦、煩惱也就是這樣跟著來的。

就算下一生的遭遇不會顛倒,就算沒有對稱法則來調整,人間所見的這些好好壞壞的現象、轉機、危機都還只是念相,也沒有什麼好去計較,或期待的。

一樣的,碰到再大的危機,再大的悲痛,懂了這些,也自然會想通,知道一切都還是安排好的。沒有這個痛心,沒有失落,你也不會想解脫,可能還繼續被綁住。不光這一生,甚至下一生,再下下一生。

也有時候,表面上看,生命真不公平,一個悲慘,接著又來一個悲慘,我們心裡會想一個人怎麼會那麼倒楣。有些人則認為這一生犯了一連串的錯,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得無藥可救。也許,正是生命非得要把你從人間帶出來不可,讓你沒有第二個地方可以逃,逼得你只能完全臣服。它就是透過這些失落,逼你面對這個人生的真相,而想從裡面跳出來、解脫。

一般人眼中的倒楣或厄運,有時含著很深的恩典。是宇宙來幫你解脫,你擋都擋不住,非逼你解脫不可。怎麼抗議、抵抗、干涉、阻礙都沒有用,它就是要逼你臣服,甚至解脫。

同樣地,有時遇到某些人,表面上在傷害我們、欺負我們,然而,從更高的角度來看,他們也是在扮演來協助的角色,只是他們自己不見得知道。就是這樣打擊我們,有時候讓我們沒有選擇,而想從人間跳出來,投入靈性的這一條路。

當然,從世間的角度,我們不能把這樣的人算作恩人。但是,從更高的層面來說,他們是扮演了一個恩典的角色,來成就我們,也就剛好是我們所需要的。站在這樣的層面來看,沒有一件事、一個人、一個東西,可以被稱為好或壞,這種標籤離不開頭腦二元對立的制約。甚至,一個人會傷害別人或其他生命,他本身也不能稱為是壞,最多只能稱為無明或昏迷。這一點,其實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狀態。

最後,從更高的層面來看,其實沒有人被欺負,也沒有人去害別人。沒有受害者,也沒有加害者。任何的觀念,不光人扮演的角色是個妄想,連「人」本身也還是個妄想。都是頭腦化現出來,離不開頭腦創出的種種制約和限制,讓我們隨時認為這都是真實的。

肯定這些虛妄的現象是真的,甚至再接著反彈,這本身就讓我們進入這個虛的人間,任由業力把我們捆綁起來。反過來,可以接受生命所帶來的一切考驗,本身已經在提醒自己,這一切都不是真實。

但是,你即使做不到,對環境或別人依然有激烈的反彈,知道了,也沒有什麼好挫折或需要懊悔、分析、反省的。最多,只是看著自己的反彈,也透過下一個瞬間,讓它消失。這麼一來,也還是回到一體。

沒有什麼發生,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你也沒有因為反彈而失去了一體。一切還是都好。

可惜,聽懂這些話的畢竟只是少數。

我們過去因為無明,被騙倒了,陷進頭腦虛妄的制約,以為那就是一切。現在,不會再被騙走。面對一切,也就──「隨你來吧,隨你走吧」。

最多只是承認一切安排得剛剛好,在那個時點上,讓我們做一個選擇。

其實那個選擇是老早已經註定了,只是讓我們感覺自己在選,讓我們選擇了這樣的一條路──跳出來。

我才會說,失落越大,越是大的恩典。一個人極端的痛苦,才會想要徹底跳出人間。解脫的機會,也就來了。

可惜的是,也許你可以聽進這些話,但是當生命一順,又回到原本的習氣。也就投入這個人生,把自己綁到某一個角落,認為自己是一位老師、家長、企業家、服務員、藝術家、學生、主管……完全投入人間的角色,充滿著嚴肅,而把這裡所談的,也就擱到一旁。也許要等到下一次的失落,比這次更大,甚至遠遠更大,我們才會再反省一次。

古人才會說,一個人開始反省探討生命,接下來,遇到任何狀況,多好,多甜蜜,多有吸引力,都不要去依附、去執著。能夠如此,這種福德是不得了的。是過去不知多少世累積的基礎,才會讓人這麼成熟,不再讓世界帶回去。

只可惜,一般人包括你我多半做不到。我才會在一開始就問「你到底有多麼想醒覺?」這個只有你我自己能回答的問題。

然而,我還是期待──但願你我就是屬於這少數,已經成熟而可以把握這次的生命。

◎練習

醒覺,要透過恩典。

恩典,跟任何生命的狀況都不相關。醒覺,和任何狀況也沒有關係。時間到了,一個人自然就醒過來了。急不來,也慢不了。這個時點,不是你我可以決定的。它是靠生命最原始的力量,帶著我們走,來決定我們該不該醒覺,時間到了沒有。

我們每一個人的成熟度跟練習不相關,跟功夫不相關。任何練習,最多只是幫我們安靜,消失一些念頭,把限制或阻礙挪開。

但是,到最後,那個剎那,要醒覺過來,跟我們任何作為一點關係也沒有。

懂了這些,一個人只可能接受一切。對任何危機,都不用做任何反彈或埋怨。充分知道一切都是完美,都是生命的安排,讓我們早晚完成這個旅程。你就是不完成它,它也會完成自己。你就是帶來阻礙、期待、或焦慮,也沒有用。最多是稍微延後一下這個旅程,它本身還是要完成自己。你任何的「做」或「不做」,不光對醒覺沒有影響,和眼前的狀態也不相關。反而,不去阻礙,樣樣也順了。但是,要記得,這個順,還是表面的。

試試看,一天下來,對每一件事,我都可以接受。我再也不帶來阻礙和抵抗。快樂,我也輕鬆接受。煩惱,我也接受。小的危機,大的危機,我全部可以接受。也就讓樣樣完成自己。

我對任何東西沒有期待,沒有要求,也沒有抵抗。
也就讓它們來吧,走吧。
睜開眼睛,我第一個念頭也只能是 ─ 上帝(佛陀、生命),謝謝!
感謝你又給我豐富完美的一天。
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
一切就隨你吧,你要怎麼安排,都可以。
我對你充滿著信心。
知道一切老早都圓滿,不可能比現在更圓滿。
我完全可以接受生命所帶來的一切。

晚上睡覺前,最後一個念頭,也是如此 ─ 上帝(佛陀、生命),感謝今天讓我活過那麼完美的一天。

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任何期待。
一切就隨你吧,你要怎麼安排,都可以。
我對你充滿著信心。
知道一切老早都圓滿,不可能比現在更圓滿。

只要這樣子臣服,一個人自然就把自己交給生命,讓生命帶著走。這時候會發現,連念頭來,我們也不會再在意。輕輕鬆鬆地放過念頭。知道任何念頭都不存在。也就讓它完成自己。

假如還有念頭,這時候,還是可以回到「參」 ─ 有誰還可以臣服?
臣服的人,是誰?
是對誰臣服?
誰還有臣服好談?
沒有答案的寧靜,本身就是答案。

「宇宙不會犯錯,一切都剛剛好。」啟動心靈自癒力的14個生活練習,陪伴你我隨時隨地找回自己,成為真正快樂的自由人。楊定一博士新書《我是誰-找回快樂與自由的隨身練習》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