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理的快樂

不合理的快樂 部落格

楊定一

追求和期待

作者:不合理的快樂(楊定一)2017-05-05 00:00:00.0

人間最期待的快樂,大概就是期待本身了。

巴夫洛夫(Ivan Pavlov)是一百多年前的俄國科學家,在聖彼得堡大學附設醫院進行研究。有一天,他注意到實驗室的狗只要看到他穿著實驗衣走進來,就開始流口水,而且產生快樂的反應。他很快聯想到,狗在期待接下來的餵食。

他後來發現,除了白色的實驗衣,他還可以用別的方式引起同樣的反應。他餵狗吃肉,同時敲鈴。這樣的組合重複了幾次,到後來,只要敲鈴,狗就會流口水,效果和他的實驗衣一樣。就這樣,巴夫洛夫就發現了制約反射,而且認為這是學習的基礎。無論動物或人,把一個刺激和自己的反應建立連結,這就是學習。

這個發現,使他得到一九○四年的諾貝爾醫學獎。

巴夫洛夫不光證實了制約反射的存在,也同時驗證了一個非常古老的道理──熟能生巧 (Practice makes perfect.)。希臘七賢之一佩里安德(Periander, 627 - 587 BC) 在兩千多年前就說過「練習,即是一切」(Practice is everything.)。也就是說,任何學習,包括身心的快樂,都必須要重複再重複。

以前的人認為,快樂是可以學得來的。只要抑制負面的情緒,包括貪婪、嫉妒、恐懼,快樂自然就能浮出來。無論各個文化也都有禁欲、苦修、控制自己的感受 (askesis)的傳統。透過練習,透過一再的重複,化為生命的習慣,等於是為頭腦做了重新的制約,也就是學習。當然,用現代的語言,包括我所稱的新的神經迴路,談的也是「練習」這個古老的學問。

多巴胺和期待系統

從巴夫洛夫的制約學習,演變出一套獎懲的理論。我們會發現,對獎勵(也就是好的結果)的期待,自然引領著我們去做某件事。舉例來說,每個人都體驗過愛情的威力,光是想起那一個人,心頭小鹿亂跳,腳步也不由自主地輕快起來,時間過得特別長或特別短。為了約會或等電話,可以特別早起或晚睡。

戀愛中的大腦發生了什麼?研究人員找來十名女性和七名男性,戀愛時間從一個月到十七個月,請他們輪流看愛人和一位熟人的照片,中間還安排一些讓他們分心的事情,以免兩張照片的效果相互干擾。同時,用fMRI拍下他們的大腦影像。發現大腦中分泌多巴胺(dopamine)的位置都活化起來了。 

談到在腦內帶來快樂的小分子,大概沒有一個比多巴胺更重要。

多巴胺的結構比起前面提到的腦內啡和喜悅酼胺都簡單,早在一九一○年就已經在實驗室用含有九個碳原子的左旋多巴(L-dopa)透過一個簡單的反應,得到由八個碳原子所組成的多巴胺。然而一直要到一九五七年,科學家才知道多巴胺也存在於腦部,再隔一年,才知道多巴胺不只是其他神經傳導分子的前身,它本身就有神經傳導的功能,在神經細胞受到刺激時,分泌出來傳遞訊息。這項發現,後來得到二○○○年的諾貝爾醫學獎。

如果你看過電影《無語問蒼天》(Awakenings,也譯做《睡人》),大概還記得原本像蠟像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患者,在用藥之後「解凍」了。這個藥物就是左旋多巴,能通過血腦屏障,在腦中轉化成多巴胺。

相信你看到多巴胺的結構,會覺得相當不可思議。這麼簡單的構造,就是一個胺基(-NH2)再多連上幾個碳氫的結構,就可以讓我們的人生動起來,帶來積極進取的快樂。

不只是動起來,多巴胺還帶來期待的心情,讓人願意為了美好感覺的獎勵,而去嘗試新的經驗、認識新的人、學習新的事物。就連剛到一個新的工作環境,都可能帶來很多生理和心理的興奮反應。就好像腦部有一套期待系統(anticipation system,又稱獎勵系統 rewarding system)帶領著我們去投入,而多巴胺就是其中的主角。

期待和獎勵所帶來的快樂其實不太一樣。在追求的時候,主導著我們積極進取的,是一種興奮感。我們都看過小孩子為了一根還沒到手的棒棒糖,多麼開心地跳上跳下,或心甘情願地去等待。對獎勵的期待,本身就帶來快樂的心情。等拿到棒棒糖時,拆開糖果紙,放到嘴裡,期待已久的獎勵終於實現了,化成甜蜜的心情和滿足。有意思的是,獎勵本身帶來的快樂,不像期待那麼持久和激動,好像獎勵到手那一瞬間,也就到底了。

科學家用期待和獎勵這兩個詞來描述同一個系統,也正表達了這種快樂的兩個層面──期待引領我們去追求,而追求到的時候,帶來快樂的獎勵,而這樣的學習也就構成了正向的制約。

期待系統完全受到多巴胺的作用,不光是帶來正向的念頭,還會促使我們去規劃、執行。說到這裡,希望你忍耐一下科學家凡事都要說明白的習慣。這個期待或獎勵系統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而是在腦部有一個明確的腦區,和前幾章提到的邊緣系統,也就是「情緒腦」的位置很接近。

期待系統包括了前腦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中腦的腹側被蓋區(ventral tegmental area, VTA)和中腦的黑質(substantia nigra)。這些位置,含有許多生成多巴胺的神經細胞。我們也可以從下圖看到這些區域與腦部其他位置的連線,包括與負責認知、規劃的前額葉之間的連線。這也代表了,期待系統對整個腦的運作影響重大。

快樂,是否有公式可以依循?楊定一博士從哲學與靈性的層面切入和你一起練習,把快樂找回來!詳細內容請見《不合理的快樂》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