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藥簡單開心難?

開藥簡單開心難? 部落格

吳佳璇

難不成精神科醫生也要兼職「捉猴」偵探?

作者:開藥簡單開心難?(吳佳璇)2017-01-10 00:00:00.0



我迅速逃出他們視線,確認來人無誤,閃入電梯離開。

雪薇家住東部,卻常跑台北就醫。她的說法是:「鄉下地方小,四處遇熟人。先生又在醫院上班,看診毫無隱私。」

先生是醫學院公費生,畢業必須下鄉服務。雪薇夫唱婦隨,請調後山,無奈打不進學校同事的圈子,又對諮商輔導工作漸失熱情,遂以「做人」為由請辭。

雪薇定期北上看不孕門診,卻未告知先生,她也同時就診精神科。我不解,她的理由是:「先生見我悶悶不樂,提議要我去找他的大學同學看診,但被我拒絕了,就不好說又來看妳。」

尋常病人坐上診療椅,總有訴不完的委曲。雪薇卻像擠牙膏,不問不答。幾經拼湊,才知她因先生常常關機失聯,疑心外遇卻不積極面對,成天在家發愁,偶爾上網殺殺時間。「虧我還是輔導科班出身。」雪薇自嘲。將心比心,我能體諒她向人求助時的彆扭。

「我猜妳遲早要問,為什麼想生孩子?」某回北上打排卵針,雪薇回診竟主動出擊。「他平常在家很悶,卻對小孩和病人超有耐心。」雪薇補充,兩人當年因學生社團寒暑假服務隊,相識相戀於深山育幼院。她期望,日漸枯槁的婚姻生活能因新生命帶來轉機,才不枉「結婚時辜負的另一個人……」

剩餘對話不復記憶。然而,當天門診結束,我在捷運站候車時撞見,不,遠遠瞥見一女子神似雪薇,同某男子十指緊扣,施施然而來。

迅速逃出他們視線,確認來人無誤,閃入電梯離開。

我直覺認定那人是雪薇口中被辜負的前男友。他們究竟是藕斷絲連?還是舊情復燃?定期就醫方便幽會,會不會連不孕門診都只是幌子?刷卡出站,冷風襲來,我念再轉,說不定男主角另有其人……不知走了多遠才回神,我為自己的鬼祟啞然失笑。

精神科醫生不是「捉猴」偵探,更不是家事庭法官。意外取得的「證據」,終究無法帶回診間求證,更不能用來戳破診療椅上的謊言,幫助病人面對現實。(更多內容請見《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

►吳佳璇新書分享會:3/8(三) 內湖三軍總醫院 金石堂露天廣場、3/25(六) 金石堂城中店 3樓生活學堂,立即免費報名》

►超過二十載精神科診療資歷,吳佳璇醫師改編真實案例,用劇場式敘事法,串起一幕幕既寫實又充滿故事張力的診間奇談《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精神科診間的人情絆》

►更多閱讀樂趣》晨讀30分鐘!邀你加入《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FB》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