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回來才叫人生

救回來才叫人生 部落格

陳維恭

受虐女孩說:「真的不痛啊!」 瞬間我們的心都碎了!

作者:救回來才叫人生(陳維恭)2016-12-15 00:00:00.0



「真的不痛啊!」全身是傷,卻面無表情的小女孩如此說著。聽著我們心都痛了……身體的傷痛終會痊癒,但心靈若受傷了,一輩子都可能無法復原。

一個病人不算太多的下午,我利用空檔時間指導學生如何看一位股骨頸骨折病人的X光片。坦白說,現代放射技術進步得非常迅速,解析度比起傳統洗片之影像也是不可同日而語。加上目前數位影像可立即上傳醫療影像儲傳系統(PACS),所以大大地提升了醫師判讀的精確性。然而,即便我們擁有許多高科技的產品,提升了我們的生活品質,但有些事情我們仍舊無法用科技來解決。

外傷診區的門被打開了,原來是社工師帶了一位小朋友進來。急診工作久了,一眼就看出這是怎麼回事——兒虐個案。小朋友是就讀於小學二年級的女生,瘦小的身材背上還背著一個不算太輕的書包。小朋友走進來時,臉上並沒有任何害怕的表情,黝黑的臉頰甚至還微微帶著一絲成熟的笑容。這種穩重的表現,不太容易在一般的小朋友身上見到。

同樣這個年紀的小朋友,通常都是由爸爸或媽媽帶來急診室,有時甚至出現三代同堂的溫馨景象。而且這年齡的小朋友,經常都是在被半推半就下才肯靠近醫師,接受醫師的問診。很多小朋友經常還沒開始問診,就依著父母掉下眼淚來。真不知是因害怕而哭,還是因疼痛而哭。不過根據我的經驗,幾乎大部份都是前者。可是眼前這小女孩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恐懼,略帶堅強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她這個年紀應該有的冷靜。

社工師告訴我,這是由學校老師轉介過來醫院檢查的個案。小朋友已經有兩天沒去上學了,今天來上課時老師發現她四肢及身上有一些瘀傷,所以才帶來醫院驗傷。我害怕小朋友會因看到醫師而心生恐懼,所以會習慣性地先建立一下信賴關係。

「妳的書包好重喔,阿伯秤看看有幾公斤?」她微笑地看著我,並點了點頭。於是,我慢慢地從她身上卸下那沉重的書包,同時假裝一副快要抬不起書包的樣子來。
「好重喔!裡面一定裝很多書。」我說道,她看到我這副蠢樣子,一時之間又咧嘴微笑。看來這第一關是輕易的達陣了。

「阿伯幫妳檢查看看,如果有哪裡痛,要跟阿伯說喔。」她點了點頭。於是我開始做一些基本的理學檢查。

「頭這樣摸,有沒有哪裡痛痛?」「沒有啊。」

「胸部呢?有沒有哪裡痛痛?」「沒有啊。」

「阿伯壓壓肚子,有沒有哪裡痛痛?」「沒有啊。」

這一連串的「沒有啊」讓我既放心又擔心。放心的是看來沒有什麼重要器官出現損傷,卻也擔心會不會是太勇敢而不想說出哪裡痛。

「來,我請阿姨幫妳看看其他地方有沒有受傷。」雖然是一位小女孩,但現在學校教育很早就教導小朋友身體的自主權,所以即便是在醫院,我們也很注意這方面的尊重。於是,社工師與護理師一起陪同小女孩到較隱密的地方。除了檢查身體有沒有其他瘀傷之外,還要拍照存檔供相關單位的參考。

不是不痛,是忘記什麼叫痛?

為什麼小女孩還是一派輕鬆的樣子?明明身上的瘀青就是這裡一塊、那裡一塊,怎麼會不痛呢?看到這些傷痕,任何人都可以想像出當時遭到毒打的情境,一時之間都不約而同地直搖頭,根本就沒辦法理解小女孩為何可以這般輕鬆。我越看越覺得不捨,於是問道「妳這些地方痛不痛啊」,小女孩還是回答「不痛啊」,「真的不痛嗎?」「真的不痛啊!」小朋友這句話一出,瞬間我們的心都碎了!哪有不痛的道理!但我也馬上就想通了。

這些痛楚對小女孩來說早就習以為常,早就已經不是真正的痛了。在稚弱的內心裡,真正最害怕、真正最痛的是失去家與愛,為了保有這個家與愛,即便必須付出皮肉上的疼痛,她也願意,或只能被迫地接受。

這個年齡的小孩,如果失去一個能給她愛跟棲身之地的人,那她就會變得更恐懼、更害怕。所以儘管受到虐待,只要還保有一絲絲被愛的機會,她就會強忍這些皮肉痛,直到有一天她長大了,不再害怕失去這個原生家庭為止。只不過到了那時候,這些皮肉傷以及現在內心所受的恐懼,都可能慢慢地轉化成恨,而這個恨,最終甚至可能會擴及到整個社會,或繼續轉移給下一代。

日漸疏離的社會都是共犯!

至於我們呢?即使在醫療層面上很想幫上忙,卻沒有任何可以著力的地方。不需要醫療協助對小朋友而言,當然是件好事,因為這代表所受的身體損傷沒太嚴重。但想到我們對眼前這位受虐的小孩毫無用處時,內心仍感到有些虧欠。

我們納稅的目的是希望政府能代替我們維護社會的正義,只可惜一般民眾認為鋪橋造路,蓋高樓大廈才是好政府。至於這些社會問題,只要媒體不關心,就會被當作沒這件事;只要不打死人,就絕不會上新聞。更令人心寒的是即便上了報,官員們忍耐個幾天後就又風平浪靜,一如往常地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事實上,社會存在著許多根本的問題,並不需要靠高科技或高文明來解決。絢麗豪華的建築、玲瑯滿目的電子產品……這些都是我們引以為傲的進步象徵。但對很多人而言,這往往不如一顆溫暖的心來得重要。當我們花費更多資源想要去創造更美好的未來時,我們有沒有想過,類似兒虐或兒疏的案件卻一天比一天多。

我不知道最終這小孩是否有獲得妥善的照顧,也不曉得她會不會又回到施暴者的身邊,繼續忍受以疼痛換取親情的日子。會不會下次我再看見她時,她已經無法面帶微笑地跟我說「不痛」了,而是成為媒體報導的題材?我深深的祈禱,希望有一天她慢慢懂事時,還能記得曾有一群人努力地想幫助她。我更深深的體會到,身體的傷痛終會痊癒,但心靈如果受了傷,或許一輩子都無法復原!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陳維恭醫師 最新作品​《 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書名: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作者:陳維恭
出版日期:2016/12/01
更多內容>>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更多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最佳瀏覽器:IE9以上版本、Firefox、Chrome

Copyright © 2017 康健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