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齡生活

無齡生活 部落格

心之無障礙

我去過88個國家,用輪椅

作者:無齡生活(心之無障礙)2008-12-01 00:00:00.0


緬甸的波巴神山陡直90度角,一般人都上不去,但身障者木島英登竟然做到了。照這速度看來,木島英登可能很快就會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

木島英登從大一夏天首度踏出日本國門開始,旅行足跡就如同麥當勞遍布全球,才35歲,他已經旅行過88個國家,而且幾乎都是一個人旅行。

只不過他的「足跡」是雙手划動輪椅「轉過」,而非「走過」,如同他名片上所稱,是一位「輪椅旅人」。

木島是在高三練習橄欖球時,被10個人壓倒在地,第11節胸椎骨折、脊髓損傷,從此以輪椅代步。

挑戰傳統觀念:請不要阻撓我的夢想

坐上輪椅之後,最讓他驚訝的是,周圍人態度的改變。他明明只是下半身不能動,內在完全沒變,卻常遭遇以前不曾遇過的阻撓或憐憫。

例如,他受傷後開始復健,即將考大學,復健中心的工作人員鼓勵他,以後可以當殘障也無妨的公務員或上職業學校,彷彿他之前的夢想蒸發了一樣。

他下定決心,除了不能走之外,不要改變任何事,一生還是要當一個「元氣」青年,這個信念透過大量旅行和世界接觸後,更加深自己生存的自信。

後來,他如願成為日本名校神戶大學第一位坐著輪椅入學的學生。

「為什麼大家思考殘障能上的學校,而不去思考我想讀學校,思考的順序錯了,」木島入學後,神戶大學陸陸續續有許多脊髓損傷的學生入學。

不只是大學,連就業也是如此。木島就業考試的戰績一勝28敗,後來終於考上日本知名的電通廣告公司擔任行銷工作,也是電通廣告第一個坐輪椅的員工。

這種自信,是第一次出國旅行教他的。

考上大學的夏天,父母祝賀他考上大學,送他到美國遊學學習英文。

遊學期間有一次,老師問「週末要去徒步(hiking)旅行的人舉手?」他舉手問:「老師,我坐輪椅可以去嗎?」老師反問:「你到底是『想去』還是『不想去』?」只要想去,永遠有辦法。於是,木島在同學的幫忙下,完成了「徒步」旅行。

「只要想,永遠有辦法」,障礙與否不在雙腿,而在內心,不斷實踐在木島的旅行。

例如,1996年他造訪菲律賓一個約50名農夫的小村莊,到達後,村民說接下來要走山路,木島正在擔心輪椅如何上山時,村民拉來一條水牛,把他當貨物般運上山,由於牛車上連抓的地方都沒有,木島滿臉驚恐,惹得大夥哄堂大笑。

1999年他到緬甸旅行,造訪和吳哥窟並列世界三大佛教遺跡的蒲甘古城,落日下欣賞上千佛塔深受感動,沒想到在蒲甘認識的當地人說,想到附近的波巴神山參拜。

當地人深信,波巴神山是精靈居住的地方,如拔蔥般矗立在平原,陡急的岩壁直至山頂,坐輪椅絕對不可能上山。但最後木島還是上了這座如同漫畫中的山,是由兩位友人用一根棒子上裝捆布當搖籃,將木島抬上山。

「旅行最大的障礙是:沒錢,」木島從包包裡拿出向圖書館借的旅遊書說,要去更多的國家就要學會省錢,每個人都一樣。

木島透過旅行,從世界觀點看到所謂「無障礙」,並不是建造沒有階梯的建築物、增加無障礙廁所而已,而是在內心尊重每個人獨特性,即使對殘障人士也一樣。

雖然現在網路發達,但他出國幾乎不查當地有無無障礙設施,和每個人都一樣,只考慮旅館的價錢、交通便利與否。

但便宜的旅館通常空間狹窄,更無法考慮無障礙設施,所以通常他一到當地的旅遊中心都是問,哪裡有便宜、一樓有房間或有電梯的旅館?而不是問有無障礙設施的旅館。

1994年,他到挪威旅行,深夜到達卑爾根(Bergen),到旅遊中心也是這樣問。旅遊中心的工作人員介紹一家三樓的宿舍,他覺得奇怪,工作人員反問,「你不是要找便宜的地方嗎?」一到宿舍,宿舍工作人員很自然地兩人合力將他抬上三樓。

「這真是心無障礙的先進國家,」木島感嘆。挪威人不先看到他身體的障礙,反而先看到他的需求,並滿足他的需求。

許多身障人士欽羨的日本無障礙設施,木島卻常為文批評。

他認為,日本的無障礙是過剩的設備與服務,過度強調障礙者的特殊性,是追求最小公倍數,反而歐美的觀念是追求最大公約數,滿足老人、推娃娃車等多數人共通的需求,只要做到簡單、安全、安心、方便即可,「身障者不是被幫助的人,而是需要比較多幫助的人而已」。

很多人問,坐輪椅出國旅行不是很麻煩、很累,常常需要別人幫忙,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出國旅行?

身障者旅行時需要幫助,正是與當地人接觸良機

木島說,的確,坐輪椅旅行常需要別人幫助,但這正是接觸當地人的機會,只要稍微轉念,逆境也會變樂境。

1994年他到德國天鵝堡旅行,要搭馬車進堡時,馬車伕說他的輪椅即使折疊好還是會擋到後面人的視線,不讓他搭上馬車。木島回頭對後方的其他旅客說:「嗨,各位,他說我會擋住你們,不讓我進去,但我很想進去,你們覺得呢?」這群從波蘭來的觀光客紛紛出聲聲援,當木島在台灣演講談到這一段時,現場的殘障人士振奮地鼓起掌來。

但進城之後,發現有螺旋狀的階梯,木島想放棄,在入口等待大家,一起搭馬車進城的波蘭人卻說:「你應該進去,因為你進去,你會快樂,你快樂,我們就快樂,」約20名觀光客輪流抬木島,完成了一小時半的遊城。

「感動不分人種、膚色、語言、障礙與否,快樂就是要與人分享,」木島至今無法忘記這次旅行。

5年前,木島辭去廣告公司的工作,自行創業成立顧問公司,幫地方政府、企業規劃無障礙設施。

曾有媒體問他努力的原動力是什麼?他回答,為了要受女生歡迎,因為到他坐輪椅之前雖然交過女友,但還是處男。

那現在悟出受歡迎之道嗎?木島說,只要站上相同的土俵(相撲選手比賽場地)就無法分出勝負,站上戰場、做不一樣的事,才能獲勝,「這就是秘訣」。

木島拒絕外界對身障者的刻板印象,不斷磨練自己獨一無二的個性,也透過旅行累積「世界基準的自信」。

這個瘋狂的男人甚至還寫了一本露骨的書《SexintheWheelchair(輪椅上的性)》,但書上最後一句是「loveinthewheelchair(輪椅上的愛)」,他不再追求受歡迎,因為已找到了此生至愛,可愛的女兒已經兩歲。

木島對台灣的評價:「親切度」遜於「無障礙設施」

木島的個人網站上,評比全世界他去過的88個國家,很意外的,台灣的無障礙設施評為4分,高居亞洲第二,僅次於日本,反而台灣人引以為傲的親切度才3分而已。

那是他2000年獨自來台灣旅遊所做的評分,他去華西街喝了鱉湯,也去西門町吃了阿宗麵線,他稱許台北捷運廁所的通用設計(universaldesign)。

捷運的廁所設在一般人的廁所裡面,不僅坐輪椅的殘障人士,老人家、推娃娃車的人及攜帶大型行李的人也能方便使用。

他批評日本的豪華殘障人士專用廁所,將殘障人士與一般人隔離,將殘障人士變成特權人士,但利用的人較少,殘障專用廁所變成倉庫或是遊民的住所,失去意義。

不過,前次的旅行僅限於台北,此次應伊甸基金會邀請來台,他去了中南部與東部後,才發現出了台北,台灣許多地方交通接駁不便,考慮返日後更改他的評分。

至於親切度,他強調是個人主觀感受,值得熱情的台灣人參考,因為他覺得即使熱心助人,還是要懂得尊重。

「台灣人太關注殘障人士了,有一種『非幫忙不可』的強烈好意,不斷地問『沒問題嗎?沒問題嗎?』這讓我有點受不了。」

更多內容請見《心之無障礙 - 旅行100國的輪椅旅人》

 書名:心之無障礙 - 旅行100國的輪椅旅人
 作者:木島英登
 譯者:蕭照芳
 出版日期:2009/10/14
 更多內容>>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