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佳奇

伊佳奇 部落格

台灣整合照護學會會員

誰來演老萊子?

作者:伊佳奇(台灣整合照護學會會員)2014-04-26 00:00:00.0
「自己吃飯的能力」是長者身為人類最後的尊嚴,家人或照護者應予以尊重與維持,用一條圍兜兜再加一條餐巾都沒關係。

世原每天早上6點去叫84歲的父親起床,總是先拿一張A4的紙,上面印有今天的日期,「今天是中華民國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星期六」,他一邊喊著,爸爸早!同時也唸出那張紙上的字,並希望父親能一起唸,如果父親不想唸,他也不勉強父親去唸,他會主動走到父親床尾,指著牆壁上所掛著一天撕一頁的日曆,上面也印有今天的日期,他再請父親看一下,是否這日期是一致的。

父親心情好的時候,會跟著世原唸一遍,有的時候父親還會說,「神經病,我又不是小孩子!」也有的時候,會不理人,也沒反應,世原則會從父親這些不同的行為反應上,來判斷父親是否睡好、心情是否穩定等,再決定接下來對父親的言語表達要用何種方式。

如果父親跟著唸今天的日期,他就說,「爸爸今天好棒,一百分!」,如果沒跟著唸,一臉表情是嚴肅的,或不理人,此刻,他則會開始扮演老萊子,去逗父親笑,有時,他會說「來,親一下,笑一下,我們趕快起床去吃你最喜歡的早餐!」。

全家一起來當「非藥物治療師」

週末,或平日看誰有空,世原則會帶著的兒女,一起來請父親起床,讓他們也學著如何與已經罹患中度失智症的祖父溝通與互動。當然,他們也私下問世原,為什麼要多此一舉,去列印每天的日期?為什麼要唸給祖父聽?為什麼希望祖父能一起唸?甚至於為什麼要將84歲的祖父當小孩子來照護?

世原會告訴兒女,失智症是一種不逆轉的慢性病,祖父的腦神經會不斷的萎縮,使得認知與記憶功能受損,影響到祖父的現實導向、空間感、定向感、對事物的判斷、記憶力等,所以祖父記不得今天是幾月幾號,記不得衣櫥在那裡,記不得自己的東西擺在那裡,出門後記不得家在那裡、、、,所以我們要幫助他來記這些事物。

要讓失智症長者自己做

但又不能不讓祖父自己還能做點照顧自己的事,譬如:要讓祖父自己穿衣服、自己盥洗、如廁、拿碗筷吃飯、穿鞋襪、唸書、讀今天日期、做運動、走路、寫字、完拼圖等,如果我們不幫助他來記憶今天的日期,他就沒有現實導向,如果我們不讓他自己盥洗、如廁、穿衣、穿鞋等,他就逐漸會忘記這些基本生活功能(ADL)的動作,如果我們不幫助他唸書、寫字、完拼圖、做運動、走路等活動,他的認知與記憶等功能會逐漸退化,整體而言,祖父會退化更快。

世原更進一步提醒自己的兒女,祖父辛苦的將這個家由零到有建立起來,他才能唸台大及出國留學,沒有祖父就沒有這個家,今天祖父年紀大了,得到失智症,家人就應該盡力來照顧與保護他,一方面,可讓他維持現有的能力,能動、能說、能記、能寫、能吃等,就在我們照護下,盡量讓他自己來做,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以非藥物療法融入祖父的日常生活活動中,減緩祖父失智症的退化,另一方面,能維持祖父與家庭能有一定品質的生活,不會因失智症患者的精神行為症候(BPSD)而毀滅。

家庭的愛是非藥物治療的動力

世原還說,更重要的是,我們盡量多陪祖父進行生活中的各種活動,有時還可拿出過去與祖父一起照的旅遊生活相片,讓祖父能回憶過去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能從他嘴中說出來,只要祖父肯看、肯想、肯說都好,今天能記得我們的名字、記得照片中的故事,我們就成功的幫助祖父完成非藥物治療,我們家人都是祖父的「非藥物治療師」。

但到了某一天,當祖父已記不得,我們的名字,叫不出我們的名字,甚至自己可能無法自己盥洗、如廁、穿衣、穿鞋等,有可能無法自己順利完成唸書、寫字、完拼圖、做運動、走路等活動時,我們也不要難過,那表示,我們非藥物治療的努力已經阻擋不住他腦神經的萎縮與退化,我們都盡了力,我們都曾陪伴祖父有一段美好的家庭生活,

在我們記憶中都曾共同擁有那一段美好的日子,祖父雖記不得我們,但我們卻永遠記得他,我們要繼續照護他的生活。

行為科學方法進行非藥物治療

世原的兒女聽懂父親所講的話,他們還拿出學校所學「行為科學」的方法,來紀錄與研究祖父的行為模式,分析可能的因果關係,譬如:他們發現,當祖父不專心拼圖,開始坐立難安,那表示祖父想如廁,經過10次驗證,確然率是百分之九十;另外,當祖父唸書寫字時,如果會不專心開始東看西看,給祖父休息一下喝茶吃點心,再繼續唸書寫字,成功率是百分之八十。

資深失智症照護專家表示,家人是失智症長者最佳的「非藥物治療師」,非藥物治療的基本精神,是要能融入長者既有的生活之中,以長者生命史為基礎,長者的興趣、喜好為特色,融入具有認知、記憶、現實導向、空間感、定向感、對事物的判斷、平衡力、肢體活動力等效果的活動,規劃出長者每天固定的生活作息,讓長者能維持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IADL)及基本生活功能(ADL),更重要的是能有尊嚴過的生活。

非藥物治療是要融入原有生活中

單靠一週兩次,每次兩、三小時的學堂課程,對長者的生活改造及幫助是有限的,是必須靠家人將這些非藥物療法的觀念,有效的融入長者原有的生活中,才能幫助長者減少失智症精神行為症狀(BPSD) ,及減緩失智症的退化。

這位專家進一步解釋,所謂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IADL)是比較高功能的能力,包括:能順利的與他人互動、能照顧他人與寵物、能教養孩童、能使用不同的溝通器具(電話、行動電話、電腦等)、能自行外出在社區活動、能進行財務管理、能獨立進行自我健康管理、能處理家事、能外出購物、能有緊急應變能力等。

他再解說,所謂基本生活功能(ADL)是維持生命的吃喝拉撒睡,包括:進食、咀嚼、移位(身體功能性移動)、穿脫衣服、沐浴、排泄處理、個人器具的照顧維護、個人衛生及盥洗、休息、睡眠、個人廁所衛生及性生活等。

「吃的能力」是人最後的尊嚴

上述兩者是評估失智症患者的自我生活功能,也是觀察與維持失智症長者的能力指標,在輕微認知障礙 (MCI)及部分輕度失智症(MD)長者希望能維持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及基本生活功能兩者,隨著長者的退化,逐漸先喪失工具性基本生活功能,慢慢再喪失基本生活功能,但人類出生後所學會第一種的能力是「吃的能力」,人會先喝奶、抓食物吃等,所以人類最後也應維持的能力應是「吃的能力」。

這位資深失智症照護專家特別強調,家人或照護者千萬不要認為,失智症長者自己吃飯會很慢、會吃的一身到處是食物、會弄髒衣服等,就剝削長者自己吃飯的樂趣,以餵食、甚至灌食來取代自行進食,這只會加速失智症長者的退化,與剝奪他身為人類的最後一點尊嚴——「吃的能力」,雖然好的失智症照護是很耗費時間與人力,但能維持失智症長者做為人的基本尊嚴,那唯有家人才有可能去維護長者最後做人的基本尊嚴,如果家人都不願去作,那就不必寄望機構(安養中心、護理之家)的照護者來作,如果機構願意如此作,那真是一個肯以「人的基本尊嚴」為最高價值的機構。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