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蒨

李明蒨 部落格

台灣藝術大學音樂系講師

在「復活」樂聲中精神飽滿迎新年

作者:李明蒨(台灣藝術大學音樂系講師)2015-02-13 00:00:00.0
看到馬勒迷朋友分享已安排的音樂行程,參加由當今最夯的指揮家杜達美帶領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在香港藝術節的音樂會,演出馬勒「第六號交響曲」的雀躍模樣,對他們的熱情很激賞。

一群為「馬勒音樂」走天涯的人,無形中精神受到活化!世界各國都有馬勒迷成立的「馬勒俱樂部」,一心只愛聽馬勒,這一點令人好奇,且多為社會菁英分子,盡管大家變成馬勒迷的緣起不同,共同點是每當講到馬勒的神情,皆無比洋溢。

馬勒迷朋友中,有人在中風後做復健,因為有馬勒音樂的精神鼓舞而迅速康復,康復後第一件事就是前往奧地利走訪馬勒待過的作曲小屋,這是他生病期間立下的目標。

有人在痛失親人的悲傷過程,在馬勒音樂中獲得救贖;失戀的人從中獲得撫慰。
許多人認為馬勒音樂艱深難懂,靜下心來發現實則不然。因為他的音樂像這個世界無所不包,很容易引起內心共鳴,因此具療癒性。

曾有診治超過千位肝病病患,本身也是愛樂者的醫生表示,和病人互動中發現,不少病患其實是馬勒迷,且共同偏愛第二號「復活」交響曲。醫生從觀察中得到結論,肝病患者大多屬於自我要求極高的高壓力族群,與恢弘音樂能引起高度共鳴,進而排解些許壓力。

馬勒第二號交響曲的療癒力,也許和富麗的聲樂部分有關,馬勒在寫完純管弦樂的第一號交響曲後,旋即在第二號開始加入獨唱或合唱,共寫了五個樂章。尤其在終樂章復活大合唱那崇高的樂聲,磅礡的合奏,具有引領精神走向天堂的力量。曾在某一場音樂講座中有人問:馬勒嘔心瀝血寫這麼多充滿生命哲理的交響曲,自己究竟有沒有獲得救贖?有位馬勒迷找機會分享所愛,提議大家聽一段「復活」終樂章的最後五分鐘片段,答案不言而喻。

聽完後,提問者陷入沉思良久後,打破沉默搖頭讚嘆:「馬勒已逝,無法確知他是否獲得救贖?但聽完這一段,相信大家已獲得救贖!」

終樂章採用的詩篇,來自當年馬勒前往漢堡參加他所崇敬的指揮家畢羅的葬禮,當時禮拜所演唱的詩篇深深打動他,決定拿這詩篇當作第二號交響曲的終樂章。從第一樂章的送葬曲,到第五樂章的升天指引;從為何而生?為何而苦惱?的自問,到層次分明,有條不紊的終樂章解答,精神歷經這一番洗禮,是個暢快淋漓的過程。對生命的困惑與思索,隨時可能在不同人生階段找上我們。

「復活」交響曲有助重建精神力,提升心靈能量。建議逆向聆聽這一首龐大的交響曲:先聽一段最後五分鐘,後聽整個終樂章,再來挑戰全部五個樂章。

在「復活」樂聲中精神飽滿迎新年。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