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原來如此

精神科原來如此 部落格

精神科醫師,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碩士:陳豐偉

(三)拒絕成為只看有錢人的醫師!

作者:精神科原來如此(精神科醫師,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碩士:陳豐偉)2015-01-14 00:00:00.0


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我採訪台北知名的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吳佑佑醫師。她的診所在大安區精華地段三樓,台北高昂的房租讓精神科診所很難開設在一樓。那天早上她看了七位病人,直到一點才下診。

七位病人,算起來一人超過半小時,可以申報多少費用?以目前健保審查慣例,平均談十二分鐘,可以申報344點的「特殊心理治療」,名雖特殊,英文是re-educative psychotherapy,顧名思義是目標導向、衛教導向、淺層的心理治療。

但即使是低階、低費用的344點,吳醫師並沒有每一位都申報。1203點的深度心理治療,每個月也只申報少數個案。吳醫師加上在她診所任職、兼職的多位醫師、心理師每個月加總的健保申報金額,在台北診所屬於後段班。即使加上自費收入,吳醫師的收入還是比在大醫院工作時少了三分之一。

也就是說,吳佑佑醫師的診所,現在是以自費收入來補貼健保部門。如果純靠健保,恐怕難以為繼。其實,以吳醫師的名氣,大可開設全自費診所,雖然病人來源會減少,但盈餘反而會增加、工作更輕鬆。對此,吳佑佑爽朗地說:「我拒絕成為只看有錢人的醫師」

為什麼不多申報些深度心理治療?這就牽涉到台灣健保為了節制醫療支出,實施的「總額預算制度」。台北區所有西醫診所每年能從健保局拿到的錢是固定的,這稱為「西醫基層總額」。假設台北區診所第一季分配到十億總額,結果各診所申報十一億,那一點就只剩下0.91元。總額不變,診所看越多病人,點值就越低。基層總額每年的成長率很低,健保總額成長多數分給有龐大急重症與老人需求的醫學中心。

總額有限,各個高成長科別就必須「自制」。健保局會透過醫師公會協調、管控各科、各診所的費用申報與成長,健保局電腦會計算出各種「指標」。因為這些「特殊心理治療」,就讓吳佑佑醫師診所的「平均每人次診療費」持續超標,加上兒童青少年用藥藥費較高,讓她不斷進入「抽審名單」。所以,即使花許多時間跟病人談,吳醫師常常「自制」地不申報「特殊」或「深度」心理治療費用。

健保總額制度底下,大部分診所都在自我節制,許多費用不報或少報,不是只有精神科如此。

問題在於,當西醫基層總額於二○○一年七月實施時,在台灣起步較慢的精神科,在基層的佔率,可能才剛超過1%。縱使全世界的專家都知道,受西方文明影響的已開發國家,精神科的合理佔率應該是5%以上,但在台灣健保基層總額的鍋蓋底下,不可能讓精神科突然大幅成長。如果精神科的佔率每年成長5%(如,從佔率1%成長到1.05%),也得四十年才能達到歐美國家5%佔率的理想。

 延伸》(四)價值不被肯定-真的是健保虧待我們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更多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最佳瀏覽器:IE9以上版本、Firefox、Chrome

Copyright © 2017 康健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