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韋蓉

李韋蓉 部落格

心視界健康事業執行長暨諮商心理師

愛的時間學

作者:李韋蓉(心視界健康事業執行長暨諮商心理師)2014-08-02 00:00:00.0
去年的父親節,你第一次在自己的家裡失眠。有記憶以來,他為了你,總不曾忘記要努力成為一個父親的樣子。而你習慣以為父親總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就像是他名片上的頭銜,在人生戰場所到之處無往不利。你知道他經歷過無數捲土重來的挑戰,即使前路不明,也能夠得力於這些經驗而不被痛苦摧毀。

直到那一天,你聽見他說:「如果可以,我願意用所有的明天,再換取一個昨天。」自此之後,他就再也沒有恢復原本在你心中熟悉的那個模樣。

他怎麼會走到這一步?你百思不解。他一生拚命努力想把事情做對,為了家庭和事業奉獻自己的歲月,也因為如此,所有該做到的事他都做到了。如果說有哪一件事不在他的規劃裡,你可以想到的,就只有在前年資金周轉不佳的情況之下,他離開了與多年朋友合夥的公司,決定提前退休的這一件事。

對於一個男人而言,少了職場的舞台是怎樣的風景,你無法預見。你還年輕,為了房貸、車貸在車水馬龍的城市裡日夜奔波,所以某個程度上你有些難以理解關於父親這些失落心情。他擁有42年成功的婚姻,生活在他人眼裡非常過得去,還有一筆足以維生的積蓄。你曾經想過如果有一天不用工作,就可以像他一樣,再次把自己想要的人生贖回。

但是在很長一段時間,你感覺到他退休後的生活從未真正開始,就像是某種障礙阻擋了他的前進,少了忙碌的行程和重要的會議,沒有一大堆等待他批准的公文,讓他覺得自己一事無成,做不了多少事情,無法再感受成功的自己。

以往的頭銜讓他找到自己的位置,認出自己的價值,可是在這些日子以來,退休後的父親就像是來到了一個自己不認得的地方,面對無法辨識的風景,如何跟舊有的自己一起跨步向前,成為了這一刻新的陌生經驗。

他沉默的時間變多了,一個人經常在沙發上開著電視,工作不再是他主要的討論話題。對於別人來說,他重新得到了自由,但是對於他自己來說,他得到的卻是一個舞台的失去。

你問了許多身邊的朋友,他們很少能夠和你討論關於如何照顧一個父親的失落。他們告訴你不用太擔心,因為很多人都是自己慢慢走出來,就像是他們的父親一樣,不工作之後開始規劃生活養花種草,有空時和朋友串門子打麻將,假日遊山玩水,節日含飴弄孫,直到年老體衰的那時候就是人生的盡頭。

你聽在耳裡卻無法收在心裡,你知道你的父親一直以來不是這樣的生活步調,對於退休所帶給他的心理衝擊遠大於旁人的想像。他獨自發現過去熟悉的人與事如今變得遙遠,他走過許多城市,到過很多人無法接觸的環境,而曾經他努力追求的生涯,現在缺乏了意義,退場的時間到了,但是人卻還沒有變老。

你的治療師告訴你,當你擔心父親的問題的同時,其實也是自己不知道怎麼面對父親的狀況。她說很多的問題短時間沒有解答的,父親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再找到自己新的名字。但是除了協助他尋找答案之外,還能夠為所愛的人再做些什麼其實是更重要的。

她說你想要和父親更靠近,而不是遠逺的看著他辛苦,但是真正靠近的方法並不是找到解答,而是人與人在情感溫度上的交流。

「是什麼原因讓你明明很擔心,但你沒有辦法靠過去安慰他?」當治療師這樣尋問的時候,你的聲音開始哽咽。你說:「如果看見了父親的害怕和無助,自己也會感到莫名的挫折。我害怕他會從我的眼中看見一個失敗的男人。」

「但是你的心理真的也是這樣想的嗎?你也認為他是一個無法面對失敗的父親嗎?」回想起從小到大父親陪伴在你身邊,一起走過的每個時光,你沉默了片刻,然後強忍著即將奪眶的淚水,你說:「這一輩子不論如何,他是我永遠的101。」

後來,你開始理解也許父親在這個人生轉折所需要的,並不是兒女幫他解決問題,而是希望有人可以看見他的害怕,然後並不會因為了解了他的害怕,而改變對於他的想法。你依稀記得在會談的尾聲,治療師說過的那幾句話。

她說:「很多人面臨生命的困頓時,在當下並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而是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夠再走回家。」

「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讓他放心的知道,你愛他,所以他才有機會可以從你的心裡,再長大一次。」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