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黃軒 部落格

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主任、肺癌團隊召集人

證明我有活過

作者:黃軒(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主任、肺癌團隊召集人)2014-06-12 00:00:00.0

寒流的早上,老主持?:「忽然我對你的工作,欽佩起來了。」「我的工作很繁重,師父你說笑了啊!」只覺自己嘴拙,不知如何回應才好,因為在我眼中,她是一位崇高的修行者。師父說:「如果有行業能提早知道生死,那個行業就是醫師了。你們的工作比我們在寺廟看人生起落、生死無常更具體,不是嗎?」

「師父可知,見證如此多病人的死亡,和家人的悲痛故事,可非我所願。無奈我不得不,因為這些人都是真真實實在我眼前生病。有的人好起來了、不會珍惜,我知道了好心疼;有的人原本不會好卻又好起來,我對他們好高興,他們卻不以為然,以為把生病變好,是醫師一定會做到的,我看了好失望。

我卻又是如此天天寄望大家好起來,然而呀然而,一般人以為醫師不只可以阻止死亡,也可以把疾病化不見。我知我無法做到大家的理想,是故看盡人人悲痛、悲憤、悲傷在病與死邊緣悲憂來回掙扎。請問師父,有誰願意天天看悲劇在上演呢?」

師父摸著我手說:「活著的人都是無知,這包括了我。我在寺廟禪悟了道數十年,以為自己已知道人生起落,當病魔侵入我身體,起初當下還自問怎會是我?當下微小振波還是在心底,原來我也會無知到自己得了重病時還在自問:為什麼是我?」

沒錯,她的肺癌確實已到處轉移,肺積水?她說話愈來愈吃力、也讓她日見消瘦,體重才30公斤。只見她接續說:「或許生命愈來愈凋零、體重愈輕、更能了解死亡是輕??的。」

我點頭:「一般人未生重病時,都會如此想『死是很久以後的事』、不然就想『我不會那?衰,會遇到的』,也有人在生活中遇到有人驟逝,有時還會安慰自己『還好不是我』,那種有事別人會死,輪不到自己死,殊不知那只是潛意識下,日月埋藏很久的鴕鳥心態。即使所有人都知人生難免一死,那畢竟也只是『知道』而已。

『知道』,是沒有感受成份,也就是少了真實恐懼,自然就不會有深深感受了。直到有一天自己生了病,躺在床上時間愈來愈久,個人行動能力逐漸被迫奪,每日生活的自主能力漸漸失去,每天一睜眼,需要別人替自己打點一切才能生存。

這種因病而得到的挫折,我想這才是人一生中最大的挫折。故然如此巨大挫折,人就會否認、憤怒、拒絕、討價還價、到最後接受這些強烈感受變化歷程。也許那時才真正開始學習面對死亡,而最後所帶來的『感悟』,也許才是真實有了『知』與『覺』唉!無奈那只是少數的一群,知道的人一大堆,有知覺的人很少吧。」

「佛陀說,覺有情,覺有情!人人若覺有情,人人就是菩薩,身為菩薩都會有『覺有情』,有如黃醫師你呀!」師父說。

我一時忽覺害羞:「不好意思,剛剛亂說了一場。」師父以慈祥微笑:「你不用不好意思,不是每位大醫王都像你如此用心用情,在對待人世間的一切,我不是第一次看病,我看過好多大醫王,有心有情的人很少。少了情,就無情,也不會有覺,更不會悟出如此多感受,要當一位對生老病死覺悟的人,不是用知道就可以,而是要用心用情,黃醫師你做到了。」

隔天早上,當氣溫只有攝氏10度,我依然?時到病房看師父,我叫了她:「師父!師父!」她沒什麼回應,我摸她的手異常冰冷,那種冰冷直覺告訴我,不是因寒流而冰冷,我拿?診器在她胸部?,沒有心跳聲、沒有呼吸聲,原來師父己悄悄在睡夢中圓寂了!
過了一個月,她的弟子來找我道謝,順便告訴我:「黃醫師,其實那天你還沒來的1?2小時之前,我們叫她毫無對應,就知道她已圓寂了。師父有交待若她已圓寂,一定等黃醫師來。」

「為什麼?」

「因為師父那天和你說話,始終忘了說:這一生?我沒白活,只因遇到2位人物,一位是佛陀、一位是黃醫師。師父?,因為有你們2位,才證明自己有活過。」

唉!聽了好想對師父說:「覺有情的死亡,才真實證明我們活過。」。可惜這一切已來不及了,我心想,也許等我走過死亡,再和師父訴舊說明,好嗎?

(*本文作者為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主任、肺癌團隊召集人,曾著《生命在呼吸之間 - 胸腔科病房的真情故事》)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迴響列表Message
  • 丁逢委2014-08-16 01:10:31.0

    十分喜歡這篇文章,想把這篇分享給我的朋友及未來要當醫生的表妹 檢 舉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