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懿文

張懿文 部落格

作家

楞咖掰咖如我,如何也能完賽馬拉松?

作者:張懿文(作家)2014-05-29 00:00:00.0

我一向對於會汗流浹背的運動敬而遠之,加上性好獨處、不喜競爭、對於團隊競賽性活動向來興趣缺缺,所以這些年來持續有做的運動只有游泳及瑜伽。
 

去年冬天,冰天雪地的紐約讓我擁有無數的藉口不去游泳,雖然和烏鴉、駱駝、眼鏡蛇等瑜伽體位都混得不錯,但總覺得少了些暢快淋漓的宣洩。瑜伽教室外是一排排的跑步機,經過無數次卻從未有踏上去的慾望,看著上面的人機械地移動著,總覺得他們和跑滾輪的黃金鼠沒啥兩樣。
 

被朋友的英姿照刺激到,我開始跑步
 

這回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了,也可能是被臉書上陸續有朋友完成路跑賽的英姿刺激到,就來試跑看看吧。
 

對我這個只有在小學被迫跑過大隊接力的「楞咖」,加上剛出社會那幾年愛穿高跟鞋趴趴走結果膝蓋出毛病的「掰咖」而言,即便是在衝擊性較低的跑步機將速度設定在「慢跑」,還是氣喘吁吁、心跳砰砰,尤其健身房冬天開暖氣,那種有如進蒸氣室般內外夾攻的熱氣讓我全身汗水直直落。好不容易跑完半小時回家稟報跑步機上的數字「平均速度1公里10分鐘」,期待得到一些鼓勵,沒想到得到男友的回應是「這……很慢耶。」
 

男友年輕時曾跑過紐約馬拉松,以3小時18分完賽,算是很不錯的的成績,他看我一副躍躍欲試卻不著邊際的模樣,丟了三句箴言給我:「投資一雙好鞋、不要跑固定的速度跟路線、參加路跑賽。」
 

好鞋、變換路線與速度,是避免受傷的跑者守則;而參加路跑賽則是為自己設定訓練目標,免得不知為何而跑就始亂終棄。另一方面跑步本來是獨行俠的運動,在路跑賽中默默的與大家一起朝著自己訂定的目標前進,有種「啊!原來跑步一點都不寂寞的群體存在感。」
 

我的第一場賽事是在開跑之後的四個月,選擇了初階、離家近、賽道平坦的5K。很慶幸,相關的知識唾手可得,因為跑步在美國從1980年代起就從原本只屬於選手級的競賽普及到全民運動,所以我從藥妝店買了生平第一本《跑者世界(Runner’s World)》雜誌,封面故事是標榜讓菜鳥入門、老鳥百尺竿頭的5K路跑,從文章中辨識練跑的各式專有名詞;也在iPhone下載了可以用GPS定位、測速的App: RunKeeper ,利用它的免費8周5K訓練計畫照表操課。
 

馬拉松也像人生,全然信任自己,跑下去
 

就這樣,我認真的跑著,看著里程數上揚、時間下滑(速度變快,譬如從原本的每公里15分鐘變成10分鐘),盡情攝取碳水化合物也趕不上卡洛里燃燒的速度,終於來到了初場賽事的起跑線,在夏天的清晨跟著一群體健跑者一起往前衝,一股莫名的鬥志粉碎了賽前擔心跑不完的庸人自擾,一口氣衝向了終點,還拿到了40-49歲分齡組的第一名。
 

這輩子,雖獎狀、獎牌拿過無數,卻還真是破天荒拿到有著跑步女孩雕像的獎盃。
 

這下子,跑得更起勁了。從5K進階到10K、15K到21K半馬,我加入紐約最大的路跑團體—─紐約路跑會(New York Road Runners),從每個月至少五場的賽事中選擇適合的參加,每一次都讓我見識到賽事規劃的嚴謹,從報到、寄物、補給都有調不紊。最感人的是七早八早就到場佈置或待命的義工,他們多數本身也是跑者,一路上總是不吝惜的大聲加油:「跑者,你是最棒的!」、「跑者,跑完這個上坡你就自由了!」每每跑到精疲力竭時,聽到這樣的打氣,愁眉的苦臉就笑開了。
 

當然還有觀賽者。那天跑半馬,一路觀賽者加油不斷,看到路旁有人高舉著「All YOU NEED IS TRUST(你只需要信任)」的牌子,一路上我默念著,即便在舊傷復發必須多次停下來伸展的情況下,還是相信我的肌力與耐力,最後以2小時17分完賽。
 

人生,也像是一場馬拉松,你只需要全然的信任。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