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黃軒 部落格

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主任、肺癌團隊召集人

5月12日護師節 謝謝我的護理師

作者:黃軒(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主任、肺癌團隊召集人)2014-05-08 00:00:00.0
誰是搶救生命最基本、最前缐的醫護人員?毫無疑問,就是護理師。試回想,當一般人到急診或門診,最先和你說話的大多是護理師。在醫院她們也總是佔了多數人口。

永遠記得我實習,第一次學會照顧病人傷口,是護理師教我評估和處理,所以我每次都說:「護理師是我的啓蒙老師」。

由於護理師是照顧病人最前線人員,整個病人接觸和變化,都會具體呈現在眼前。記得SARS疫病那段和護理師共進退時間,我和幾位護理師每天操演標準作業流程、動缐製作。

記得陳護理師說「我們大家自己說好,發燒的人自己隔離,自己不可來上班!」林護理師說「不!我們要做到沒有人發燒直到疫情結束!」這時大家似乎有團結革命情感,都點頭了。

我就和護理師們相亙監督平常生活小細節,例如不摸鼻子、不挖鼻孔、少說話等等。每當小夜或大夜,有疑似病人要入隔離病房,整層只有一位護理師時,我就和護理師一起去搬運病人。大家團隊一致,真的直到疫情解除,都沒有人發燒。

有時候值班一整天到隔天早上,好累,好累;我的護理師竟早已訂好早餐:「主任,蛋餅豆漿在裡頭,記得自己拿哦!」,每當坐下來咬下蛋餅和熱豆漿,溫馨點滴在心頭。原來在醫院,護理師就是我的家人,這情況從年輕實習到住院醫師,一直到現在依然如此。

那天我的病人去做完胸部穿刺回來,接到我的専科護理師電話:「病人回來不久,就呼吸困難冒冷汗,聼診發現右側呼吸聲消失了……」當我走到床邊,早已看到兩三名護理師在病人身邊,一看我走近,就很專業説:「病人目前意思清楚,心跳130、血壓110/90、呼吸30下、氧合濃度90……」

「我要超音波協助我作診斷……」我還未說完,護理師已說:「主任超音波已在旁邊、換藥車和急救車也在旁了,請放心,」就這樣我們快速把胸部血水緊急引流出來,馬上緩解病人可能因呼吸衰竭而需要插呼吸內管,這些,都要依賴我的護理師最前缐的第一發現和團隊默契的準備。

在急診,推床雖仍在行走晃動,急診護理師們已輪流跳到床上,搶救病患,而且每個人臉色驚慌,甚至有人在流涙,一直喊「林醫師!林醫師!」我看呆了兩秒就回神到我的急重症專業,因為躺在床上的病患,不是別人,而是我自己的同事。

在1小時前,他還在急診跟我交班說話;而1小時後他是躺平成了昏迷不說話的病人。我忽然感受原本冰冷的急救室,熱度往上升。我竟可以感覺瞬間我已全身開始冒汗。

說真的,我當下也不用說出太多急救指令,因為護理師們都已同心協力一起在急救了,大家都知道,只要多一分鐘延誤,我們就有可能失去一位優秀的急重症人才。

耳邊除了急救嘈雜聲,同時也聴到敬業的護理師,一邊寫、一邊在跟大家例行報告簡單病情:「林先生,男性,三十歲,無過去病史,剛才在等紅燈時,被一輛車子從後直接撞擊,人飛了起來再重跌地面。到院時已昏迷、無生命徵象……」與其說是報告,其實應說是在哭訴!

忽有資深護理師說:「不准哭,快把林醫師搶救回來……」我插好管子,抬頭一看大家,天呀!每個護理師都在流淚……說真的,此時此景,怎不令人掉淚呢?唉!我這一群如此真性情的護理師。林醫師能活下來,真的謝謝妳們這些有情有愛的護理師。

多年和我一起奮鬥的護理師、白衣天使太多太多了。我們有笑過、哭過、氣過、委屈過,我們依然一起團體行動,那份熱血依舊從學生時代到現在,尤其在現今醫病関係緊張、護理人員缺乏的年代,還願意陪伴我同樣在第一線搶救生命。

每一分參與、每一秒投入,我都感受到了,相信更多病患也會感受到,在此只能說:謝謝我的護理師,那份愛,我們點滴入心頭,一起再加油!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