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佳璇

吳佳璇 部落格

遠東聯合診所精神科醫師、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

在醫療寒冬看到希望的新苗

作者:吳佳璇(遠東聯合診所精神科醫師、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2014-03-21 00:00:00.0

每年春天,全台高中師生及學生家長的心情,莫不隨著大學甄選入學時程,起伏跌宕。從學科能力測驗舉行、成績發布、報名甄選、公布錄取到登記完成(或七月再戰指考),各大媒體除評比各校整體表現,更追著滿級分與特殊考生,問他們想申請哪家學校哪個系所。


家無考生者,則關注自己母校、或從事行業相關科系「行情」。


近年,不少醫師感嘆,牙醫系錄取分數已和醫學系並駕齊驅。對前景極度悲觀者甚至預言,年輕時沒日沒夜地念書、行醫,可當自己老病纏身,台灣醫療恐已崩壞至沒有醫生救命的境地。


我沒那麼悲觀。醫學系仍是眾多滿級分、或趨近滿級分優秀學子的選項。且因不再是唯一選項,反更能確信申請者行醫的決心。今年夏天即將從羅東高中畢業的邱建豪同學,便是一例。


邱同學習醫動機單純而堅定。他有個雙胞胎姊姊,幼時險因腦膜炎喪命,留下癲癇、心智成長停滯等諸多腦傷後遺症,直到現在,仍每日往返聖母醫院日間復健中心治療。弟弟從而立下成為精神科醫師的志願,希望醫好姊姊,讓她不再受到無情的嘲弄(2014/2/14自由時報)。


邱同學的故事,讓我想起多年前曾濫竽充數,當過一次醫學系甄選口試委員的經驗。短短半天,不知聽了幾次向史懷哲看齊的勵志演講。我料想,委員們聽到如此深刻、特殊的成長經驗,一定會讓他好好抒發自己的抱負。


從事精神醫療近20年,我見過不少身心障礙患者家庭,父母親因一心照顧生病的孩子,而疏忽了健康子女;也有父母將所有期望(包括自己百年後照顧生病手足的責任),壓在健康孩子身上,讓他(們)承受太多壓力,以致成長過程不是充滿叛逆,就是淡漠疏離,成年後如斷線風箏遠走高飛。


我從不覺得自己有權評論任何家庭或個人的反應,但我看到邱同學的父母,在不怎麼寬裕的物質環境中,除了醫治女兒,還教導兒子走出因姊姊被嘲笑、歧視的心理陰霾,用優美的歌聲和同學交流,盡情享受校園生活,不禁為這個家庭所有成員擊掌叫好。


我衷心期待邱同學能通過甄選,順利修畢醫學系課程,早早來申請精神科。從「我要治好姊姊!」的初心,到破除大眾對精神疾病歧視的大志,能有這樣的年輕人投身精神醫療,不單單是精神醫學界的榮幸,更是全國病友的福氣。


我還相信,只要抱持正念的優秀學子持續投身醫界,齊心改造大環境,台灣的醫療照顧系統一定有救。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