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品

王品 部落格

國立台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小太陽做得到長照,台灣,你也可以做到!

作者:王品(國立台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2014-03-17 00:00:00.0

台灣正在苦惱高齡少子化、經濟低迷、老年照顧昂貴、不知道該向世界上哪個先進國家學習長照政策。

其實台灣民間早就有積極的團隊,已經實驗發展社區照顧服務超過十年。一切的開始是1999年的921大地震,因為震央在南投集集,中部的雲林與台中地區受創最嚴重,一夕之間山崩家毀,人民流離失所憂愁恐懼。雲林的幾位中生代參與救災復建,一步一腳印開辦社區照顧服務,沒想到14年後蔚然成林,成為台灣寶貴的長期照顧服務成功模式。

社區照顧從921災後重建開始

台灣史上震度最大的921地震,雲林縣的災情集中在斗六市與古坑鄉。

除了古坑鄉草嶺山區走山,連古坑鄉公所、圖書館、托兒所、及中油古坑營業處也全部倒塌。雪上加霜的是,兩年後7月的桃芝颱風與9月的納莉颱風(就是讓台北板南線捷運與忠孝東路SOGO百貨淹水的那個颱風),在原已崩塌的山區引爆土石流,重創古坑鄉。


921地震之後,雲林縣議員李建昇與熱心公益的陳玲穎女士,隨即招募在地人力投入古坑鄉的救災與復建工作,除了動員民間資源協助清理,並上山探訪飽受驚嚇的獨居老人們,也才了解古坑山區有非常多生活困苦、居住環境不安全、無法吃飽、行動不方便、家人不在身邊、靠自己工作賺錢(剪檳榔一天200元)的長輩們。


從這個經驗,他們體會到老人照顧與社區營造工作必須長期、有組織的推動,於是在2000年正式成立「社團法人雲林縣老人長期照護協會」(簡稱「小太陽」),由李建昇議員擔任創會理事長、陳玲穎女士為創辦人(現為執行長),開始在雲林縣山邊的古坑鄉、與海邊的崙背鄉、麥寮鄉及斗六市開辦老人居家服務,培訓在地女性。


從輕度支持的「外環服務」開始著手長照

因為開辦災區的居家服務,陳玲穎體會到需要全面照顧高齡家庭,所以2001年起陸續開辦整合式居家服務、臨時托老、送餐、定點共餐、定點購餐、老人關懷與心靈重建、兒童課後輔導、臨托、兒童心靈重建、家庭外展等服務。同時大量招募在地人力自立培訓。

2002年古坑鄉開辦全國第一個小太陽社區老人日間照顧中心,利用公有的公共空間改裝而成。

事實上,當時想在雲林做日間照顧並不受支持,台灣社會對日照服務一無所知,做法也沒有模範可循。但看到社區太多孤單生活、吃都吃不好的長輩,小太陽團隊認為有必要開辦像個大家庭般熱鬧的「托老所」,帶動長輩有尊嚴、有精神、有寄託的生活。用六年時間陸續開辦古坑、斗六、崙背等三所日照中心。

其中有兩所是利用社區活動中心一樓改裝而成,且三所日照中心都佈置得深具台灣鄉村風味、草木扶疏、光線充足、通風良好。七年後(2009年),挪威學者邦戈德(Rob Bongaardt)到小太陽日照中心參訪時表示,「小太陽做出了台灣自己的特色。」

雲林縣人口老化嚴重全台灣排名第二,2013年65歲以上人口佔15.8%,遠高於全國平均11.5%。又因為在地就業機會有限,青壯人口外流嚴重。活躍老化與在地就業就成為刻不容緩的兩大難題。

2008年小太陽的三個日照中心榮獲雲林縣政府「居家服務、日間照顧服務及送餐服務」三項評鑑的「優等」。此後每年小太陽團隊都榮獲該評鑑的優等或特優,連續已五年。2013年小太陽所提供的各項長照服務涵蓋近千位個案,超過全縣服務使用者的三分之一。

以長照創造在地就業並栽培人才

自2000年成立後,有感於台灣缺乏老人照顧服務經驗、更且人才一片荒蕪,小太陽團隊開始年年自費栽培年輕幹部前往日本各地參訪各式長照服務、無障礙規劃與輔具發明展覽,從中研發本土化教材。

日本是全世界老化最快速的國家,且國民最長壽(2013年女性平均餘命86歲,男性79歲)、老年人口比率(2013年達25%)世界第一高、「扶老比」世界第一低,2012年達到38.4%,相當於每1位老人只得到2.5位青壯人口扶養。

日本於2000年開辦長期照顧保險(日文「介護保險」),且設定每三年進行政策檢討,調整舊服務並納入新服務。整個日本長照發展過程,台灣的小太陽團隊都密切參與學習,並在參訪後即刻將所學帶回雲林實驗,融會貫通後因應台灣在地需要,做出調整。

服務貼近需求、堅持合理待遇

小太陽「居家服務」有幾項特色:


1.時間彈性:以服務使用者的需要為優先考量,因此週六、週日也提供居家服務。

2.「純自費」需求:由於已累積出在地口碑,即使未得到政府長照補助的老人,也願意純自費購買小太陽的居家服務。

3.員工勞動福利優厚,創造穩定就業:小太陽重視勞工待遇、福利與職場安全制度,在健保、勞保、與勞退之外,並為每位員工加保意外險,儘量讓每位願意全職的居家服務員一天可以排滿工作8小時,結果是,每位小太陽的居家服務員月薪平均可達3萬元以上,平均留任期間達三年以上,遠高於全國平均。

這幾項特色,全台灣上百個居家服務單位絕少能夠做到,更何況是在貧窮的農業縣雲林做到。台灣多家媒體與及日本的長照學者都曾參訪小太陽,並專文報導。

看見「社區小規模多機能服務」的需要

在雲林提供長照服務超過十年後,使用「日間照顧」的長輩家人向小太陽建議「你們可不可以開辦短期住宿服務?」家屬這樣拜託的原因是,平常住慣家裡的長輩,絕少願意為了讓家屬「喘息」而突然住進陌生的老人養護機構。

即使只是「短期」住進機構,長輩也會有嚴重的不安與被遺棄感。但是如果是在平日熟悉的日照中心環境與人員陪伴下,長輩就覺得「偶爾晚上留下來一起住也沒有關係」,這樣自然的「日托+夜托」才真正能夠讓家屬得到喘息。

再者,因為小太陽的「日照中心」都設在該協會也提供「居家服務」與「送餐服務」的同一個社區,所以小太陽團隊很早就體會到利用同一據點、同一組工作人員提供同一社區多樣化服務的好處。同一組工作人員熟悉每一位長輩,能夠提早留意與預防個別長輩的身心狀況變化,適時調整服務。

這種做法不同於中央政府的做法,將同一個社區的需求,切分成好幾個標案,讓好幾個單位來分包,造成使用者必須應對來自不同單位的好幾組服務人員、來往於好幾個不同的空間環境,造成使用不便。

十年養出核心服務的能力

事實上這種「居家服務、日間照顧、短期住宿」三合一功能的「小規模多機能居家照顧」服務模式,正是日本介護保險開辦後,日本實務界所得到的一項結論,並已於2006年納入日本介護保險給付項目。

另一方面,家屬還拜託小太陽開辦台灣最欠缺的失智症照顧服務,包括「日間照顧」與「團體家屋」住宿服務。小太陽團隊決定嘗試,遂開始積極募款。2011年動土,2013年「小太陽社區照顧福祉家園」完工,開始提供小規模多機能服務,並於2014年提供失智症團體家屋服務。

雲林小太陽給台灣長照的啟示

總結小太陽的實驗,這個台灣團隊的特色就是「聆聽在地需要、提供在地服務、栽培在地人才、堅持在地採購、落實在地民主、靈活學習與修正、預防重於治療、鼓舞身心尊嚴」。

秉持這樣的精神,小太陽不僅提供「付得起、可靠、有品質」的社區整體長照服務,還實踐台灣人「在地人照顧在地人,服務不假外求」的精神。

小太陽團隊怎麼看自己?

執行長陳玲穎謙虛地說,「我們只是很簡單的始終秉持初心,反省再前進。相信,我們能,您們大家也能,為老而做、為永續台灣而做、為生命生存意義而做。14年來小太陽團隊以社區為中心點,以家為圓心點,造就社區照顧工作做為愛的信念、善的傳遞」。

這整套小太陽精神與開辦社區長照服務、培植人力的步驟,顯然就是台灣長照政策最缺乏的。雲林小太陽團隊證明,除了向國外學習,台灣人自己只要有心,一樣可以做到受歡迎、台灣負擔得起、又開創在地就業與經濟機會的長照服務。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