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坤璋

蔡坤璋 部落格

高雄市健仁醫院外科主治醫師

3個撇步看病,醫生跟你都輕鬆

作者:蔡坤璋(高雄市健仁醫院外科主治醫師)2014-02-26 00:00:00.0

從醫學院時代上臨床科目開始,前輩老師就不斷的叮嚀我們:「診治病患,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History taking。」 History taking就是中文說的「問診」,也就是中醫「望、聞、問、切」裡面的「問」,「問診」顧名思義是醫師問問題,病患回答,醫師從病患的答話中,整理歸納出疾病診斷可能的線索,好的問診,可以很快收集到有用的訊息,將診斷導引到正確的方向,不好的問診,可能問了半天,腦袋裡還是一堆漿糊,至於問診品質的好與不好,則視醫病雙方的互動內容而定。


病患走進診間,醫病一番寒暄問候,醫師第一句話問的一定是:「請問今天哪裡不舒服?」病患如果是上了年紀的婦女,回答經常是:「哎呀,老毛病了,也不知從何講起,就全身不對勁,我隔壁鄰居一位太太也和我一樣,唉!醫生,我這是不是更年期的症狀啊?」


都還沒講到重點,她竟然連診斷都自己想好了!


我試著拉回主題:「你說全身都不舒服,有沒有哪個部位讓你最難受?」


「哎呀!就老是頭暈暈的,脖子肩膀痠痛,嘴巴乾乾的,吃東西都沒味道,胸口悶悶的,老想反胃,常常想上廁所,去蹲又大不出來,手腳都冰冰涼涼的,沒什麼力氣,小便都會冒泡泡,晚上都睡不著…」


她把症狀從頭講到腳,而且涵蓋了各種器官系統,我如果不阻止她,她會一直講下去,我換一個方式問:「妳的這些症狀已經持續多久了?」


「哎呀!也說不上來,好幾年了,對了,好像從上上次總統選舉前就這樣了。」  


還是抓不到梗,我再換另一個方式問:「一天裡面有沒有什麼時間比較會這樣不舒服?」


「一大早起來就會這樣,有時中午、晚上也會,半夜也常常睡不著…」


「有沒有什麼事情會讓這些症狀更加重或更減輕的?」我再轉一個彎問。


「也不知道耶,三不五時就這樣…」


 剛從學校畢業的時候,遇到這種病患會讓我覺很痛苦,行醫久了,經驗多了,我發現這類病患有助於我提升到哲學家的層次。


一些榮民伯伯雖然離開軍旅生涯很久了,但有些習慣還是改不掉,看到醫師,一律稱呼「醫官」,還要加上「報告」兩個字,碰到醫師問診,榮民伯伯不敢坐著,立正挺直腰桿,操著濃濃的鄉音說:「報告醫官,我這個右邊的睪丸腫了一大包,請您給看看是怎麼一回事兒,是不是人家說的疝氣呀?醫官!」


我請他躺在床上,把褲子拉下來,右側陰囊腫了一大包,用手輕推一下,陰囊裡面的東西「咕嚕」一聲就滑進腹腔裡面,這是典型的腹股溝疝氣,而且是年代久遠的「陳年老疝」。


「伯伯,您發現這個問題多久啦?」伯伯聽力不好,我得在他的耳朵旁邊扯著喉嚨說話。


伯伯用咳嗽來清理喉嚨裡的痰,這就花了約兩分鐘,然後又花了兩分鐘調勻呼吸,養足中氣,慢條斯理的說:「報告醫官,那年長沙大戰的時候,我才十四歲,槍太重我扛不動,只能幹一些跑腿的活兒,一天司令派我們幾個小兵去送彈藥,路上碰到日本鬼子大轟炸,我們幾個嚇死了,ㄉㄨㄥ ㄌㄨㄥ跳進一個坑道裡,我這裡跟醫官報告一下,我這一跳啊,壞了!右邊的睪丸從那時候起就老怪怪的,有一年在台北的軍醫院找醫官看,他跟我說疑似疝氣,你看他說的這是什麼屁話呢?什麼叫疑似?啊!我們革命軍人說一是一,說二是二,長官叫你立正,能說疑似立正嗎?啊!…」


他越說越激動,邊比手劃腳邊噴口水,滿臉脹得通紅,我擔心他血壓飆高,趕緊百般安撫,貼在他耳朵旁邊說:「伯伯,您先放輕鬆,別激動,我跟你說,有一些時候,疝氣確實不容易和其他疾病分辨,醫師說疑似疝氣,也是很正常的,不過你現在症狀已經很明顯了,是疝氣沒錯,這個毛病需要動手術治療…」


伯伯聽完呵呵的笑說:「你看你看,我就說我不會看走眼,是不是?,你一看就診斷出來了,是不是?對了,我跟醫官報告一下,那年開中部橫貫公路的時候,一回經國先生來看我們來了…」


後面還有三十個病人在排隊,我怕引發暴動,得趕快結束這個病患:「伯伯,您這個問題需要開刀,您同不同意?」


「醫官,您別忙,聽我說完…」


這時候真希望有個分身可以專門聽他講故事。


問診的時候,醫病雙方靠語言溝通,但有時候病患是沒辦法講話的,一種是只會哇哇叫的小嬰兒,一種是中風臥病在床的老人,還有一種是喑啞人士,小嬰兒和老人通常由照顧者代為發言,喑啞人士如果識字的還可以用筆談溝通,不識字的就麻煩了。


一位中年男性走進診間的時候,彎著腰手抱著肚子,臉上五官全揪在一起,表情極為痛苦,我問他:「先生,今天哪裡不舒服?」


他一臉痛苦表情,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和嘴巴,然後兩手在胸前搖一搖,這個我有看懂,他聽不見,也不會說,我拿出一張空白紙和一隻筆,用筆在紙的上方比劃了幾下,請他用寫的,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搖搖手,這個我也有看懂,他不識字,我心想,完蛋了,我也沒學過手語。


來吧!土法煉鋼,我用食指指了指他,然後兩手扶著自己的肚子,裝出一付很痛苦的表情,我是在問:「你是不是肚子痛?」他用力點了點頭,Bingo!接下來我得問他肚子痛幾天了,我身後的牆上掛了一個月曆,我指著今天的日期,然後一天一天往前比劃,然後兩手扶著自己的肚子,裝出一付很痛苦的表情,我的動作顯然太抽象了,他兩眼發直,愣了半天,忽然領悟了,用手比了「3」,懂了,他肚子痛三天了,然後我還得問他有沒有發燒,有沒有嘔吐拉肚子,有沒有藥物過敏史,有沒有動過手術…,唉!算了,問不下去了,直接做檢查好了,我用手示意請他躺下來,觸摸病患的肚子,右上腹部肋骨下?有明顯的觸壓痛點,輕輕的壓這�,他的臉上五官會整個揪在一起,這是所謂的 Murphy’s sign,用腹部超音波掃描,證實為急性膽囊炎。


John Benjamin Murphy是十九世紀後期美國一位著名的外科醫師,被譽為當時的外科天才,他發現急性膽囊炎的病患有一個特殊的臨床徵候,醫師用手輕輕壓著病患右側肋骨下?處,病患會因為疼痛而不敢用力呼吸,這個現象被稱為Murphy’s sign,Murphy醫師也因為這個發現而留名千古。


這裡提供幾個小撇步,供大家看醫生時參考:


一、上醫院前作個小筆記:


內容包括主要的症狀、從什麼時候開始、是一直持續還是間斷性的,有沒有什麼時間或什麼事情會使該症狀變得嚴重或減輕。平常身體有什麼疾病,吃哪些藥,動過什麼手術,有沒有藥物過敏等,用條列的方式一項一項簡要地告訴醫師,這樣醫師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迅速掌握你的病情。


二、不要跟醫生玩猜謎遊戲


醫生問他喝不喝酒,他說:「沒有!沒有!很久沒喝了!」搞了半天,原來是今天早上沒喝而已。問他有沒有生過病住過院,他說:「沒有!沒有!平常身體很好。」其實他10年前動過開心手術。成績優異、行事乖巧的高中女生肚子痛,被診斷出是子宮外孕,父母完全不能接受醫生的診斷,高中女生也堅持沒有過性行為,一直到腹腔出血休克了,她才承認事情是發生在一個半月前畢業旅行的時候…,切記!切記!跟醫生玩你猜、你猜、你猜猜猜的遊戲是在跟自己的小命過不去。


三、進醫院從掛號、看診、檢查、打針、領藥,除了醫生以外,一路上有許多人在協助病人,生病當然不舒服,但是只要還有一口氣在,請記得對他們說聲「謝謝」。護士、藥師、醫檢師或掛號人員,以及幫你處理穢物的阿嫂,正向的情緒是會互相回饋加強的。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