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正芬

陳正芬 部落格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

我的家庭真可惜!只有三個人

作者:陳正芬(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2014-01-28 00:00:00.0

2014初,對我來說最震撼的消息,莫過於知名部落客安小妮(小野媳婦)在12/30在她的部落格宣佈已懷第二胎,她寫到:「生這麼趕,大概真的只有咬著牙的高齡產婦懂吧!我想,再過一兩年,動力和體力都會慢慢消失...」真是完全說中我期待生老二但又深深恐懼的心情。
 

猶記懷孕時,無論到哪開會都會遇到驚訝的眼光,一位熟識的內政部長官甚至跟我說:「陳老師,我還以為你是頂客族(Double Income No Kids, DINK)呢!」我苦笑!殊不知我正是台灣當代高齡產婦典型代表之一。雖然28歲就結婚,也就是2000年台灣女性初婚的年齡,但我卻是遲至婚後六年才懷孕生子,原因無他,因為先生一結婚就出國,回國工作後,卻又是換我出國,直到找到穩定教職,才敢懷孕生子….過程中雖然有公婆與親友不斷勸說,我可以把小孩生下來後放到南部,一週回去看一次即可….然而,我與先生一直認為,養育子女是自己責任,除非我們自己有能力,否則不應生子…
 

如今親愛的孩子已經滿六歲,他每次看到雙胞胎的表弟與表妹就非常羨慕!深深遺憾自己不是雙胞胎,也不像幼稚園其他同學有兄弟姊妹…我也不是沒想過幫親愛的孩子添個伴,但自己與先生都是來台北工作的中南部小孩,在台北沒有任何社會支持系統,當面臨親愛的孩子因病住院或幼稚園停課,每次都是夫妻倆想盡辦法調整既定行程,協調出一個人來陪伴孩子…。
 

甚至在我去參與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選舉常務理監事的當天,正是孩子學校因同班二位同學確診腸病毒而宣佈全班停課,當天先生必須上班,我記得我蹲下來問年幼的孩子:「媽媽有重要的會議需要去開,你願意陪我去嗎?」他點頭。但我因孩子的關係,必須告訴與會者要和我與孩子保持安全距離,因為我的孩子雖然沒有出現腸病毒徵狀,但可能尚在潛伏期…我抱著孩子簡短向與會者說:「看到我這樣,就可以知道我一定可以感同身受「有職照顧者」的兩難與困境,如果我當選常務理監事,一定會積極爭取照顧者權益」!說完沒多久,就因孩子體力與耐心耗盡而需先離席,事後知道自己高票當選理事長,真是諸多感觸!一方面感謝理監事的鼎力支持,另一方面又對於自己能否在教職、研究、社會服務與家庭多重角色之間取得平衡而戒慎恐懼!
 

三個月前,一位日本女性學者因研究移工議題而找我進行訪談,我分享自己研究心得,提到台灣超過20萬的家庭外籍看護工當中,極多都是需要顧老與顧小,原因是台灣2012年的女性勞動參與率相當高(50.2%,高於南韓的49.1%和日本的48.2%,低於新加坡的56.2%和香港的51.0%);再者,女性不僅是全職工作,且台灣工時加上交通時間動輒超過10小時,要兼顧事業與家庭,真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而又因台灣正式支持體系不夠充沛,因此僅能透過向私部門購買服務,所以台灣的失能老年仰賴外籍看護工,幼童則仰賴早七晚七營業的私立幼稚園照顧,她驚呼:「怪不得她在台灣訪談這一個月,看到台灣便利商店打工族都是年輕人!在日本,已婚女性是選擇兼職工作來履行母親職責…跟台灣真的差異很大!」
 

一位任職於香港大學的女性友人表示,她隻身一人赴港就任,但在24小時待命的家庭幫傭協助之下,她不僅可以懷第二胎,還可以熬夜趕學術論文,她雖然想過要留職停薪照顧小孩,但同事不以為然地表示,如果忙不過來,再請第二個外傭就好啦!而我今年十月到日本分享台灣這20年來引進家庭外籍看護工的歷史脈絡與政策發展,日本學界回應者一針見血的指出,台灣之所以開放家庭外籍看護工,推論政府部門期待藉此繼續提昇與穩定台灣經濟發展,而經濟發展背後的關鍵是讓台灣當代高學歷的女性繼續創造經濟奇蹟!
 

一直以來,專攻老年學與長期照顧議題的我深知,少子女化與高齡化就是分子與分母的關係!自己成長經驗中與哥哥的互動也讓我一直希望為親愛的孩子添個手足,但是真的是直到生了孩子,才深深體會台灣社會對雙薪家庭的支持如此匱乏!不僅親身經驗學術界前輩提出「女性子宮罷工」的深層政策意涵,更因此參與台灣家庭平均生育子女數不到1的數字行列!
 

而我的焦慮直到拜讀加拿大當代女性主義大師史蜜思(Dorothy Smith)所著作的《母職任務與學校教育的拔河》(Mothering for Schooling)才有了出口。史蜜思同時身為社會學術界中少數的女性學者,以及生活中被污名化的單親母親,在身為人母與教育單位接觸的過程中,她藉由自身經驗發現教育體系的日常運作下,早已預設了以中產階級雙親家庭的家庭主婦來要求每一位母親,以致單親母親再與教育體系的日常接觸中,處處感受到自身是個不如人的母親的罪惡感…。
 

而我,身在台灣社會中最常見的雙薪家庭之中,每天被捆綁於工作與家庭的時間夾縫中,一方面希望自己符合學術界對學者要變成I級人(即期刊需為SCI or TSSCI等級)的期待,每天還要定時幫孩子看功課、念故事書,確認親子品質是否良好!更要時時祈禱天父保佑我的獨居母親、親愛的孩子與南部的公婆都要身體健康,否則我僅能藉由台灣便捷的高鐵履行我「顧老又顧小」的照顧者角色,自己將成為跟學生調課或取消meeting的失責老師罪惡感之中…還要遊說立法委員將目前「親職假」 (參見註一)擴大為「照顧假」,即不論是照顧子女、父母或兄弟姊妹,皆可獲得有薪照顧假,希望透過一點點的修法,讓台灣的雙薪家庭多點能量面對照顧負荷!支持修法的立委表示:「但給父母多一點方便,對生育率會有助益。」我悲哀的回應,對生育率是不會有幫助啦!多一點支持是真的會有啦!
 

童謠「甜蜜的家庭」歌詞是「我的家庭真可愛 整潔美滿又安康 姐妹兄弟很和氣 父母都慈祥 …」,對我來說,給我孩子一個手足,好像已經變成一個好遙遠、好遙遠的夢!
 

註一:《性別工作平等法》修正草案,明定家有十二歲以下或就讀國小子女的家庭,在颱風天停課不停班時,勞工可請有薪家庭照顧假,一年最多七天。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