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秀丹

陳秀丹 部落格

陽明附醫內科加護病房主任

從蔡同榮的往生談撤除維生設備

作者:陳秀丹(陽明附醫內科加護病房主任)2014-01-22 00:00:00.0

一向給人「生龍活虎」熱愛運動、體能優異的前立委蔡同榮先生,每天都有慢跑的習慣,根據報導去年6月因為不慎跌倒,動了脊椎手術,不幸之後又發生小中風,身體狀況急速退化,雖然說話時還是神采奕奕,但動作卻變得很緩慢,身體也無法像往常般挺直。
 

就在去年12月18日上午,蔡先生因顱內大量出血送至某家醫學中心,據說到院時瞳孔已經放大,接受緊急手術移除血塊後送入加護病房。正常人的腦壓是在15毫米汞柱以下,但他開刀後腦壓竟然破百,疑似再度出血,昏迷指數只有3,沒有自發性呼吸。靠著呼吸器、人工灌食以及其他維生設施,他在加護病房裡度過生命中的最後25天,就在「愛拚才會贏」的歌聲中離開人間。
 

看到這樣的報導,我的內心是很難過的,因為我的母親在71歲時也是顱內大量出血,被家人緊急送到離家最近的中部醫學中心,當時急診室的醫師恰巧是我的學長,他指著電腦斷層的影像說:「學妹啊!我們都是自己人,如果妳說要開刀,我一定幫妳母親開,但是即使手術成功也是植物人;腦壓很大,頭蓋骨一打開,腦漿迸出來,頭蓋骨可能放不回去;也極可能死在開刀房,勸妳還是不要開刀。」
 

我是重症醫師,一見到腦部影像,學長還沒開口,我就知道大勢已去,腦中立即浮現母親先前的託付--「人活著就是要能動,不能動,要人把屎、把尿、翻身、擦澡的是歹命。」我必須捍衛母親生命的品質與尊嚴。
 

真心的感謝學長真誠的解說,我的母親只在醫院停留幾個小時,我和兄姊隨即護送母親回台北;在親戚、朋友、兒孫的陪伴及蓮友的助唸聲中,在台北家裡度過生命中的最後一天,就在第二天中午,母親猶如睡夢般安祥的往生。
 

同樣是顱內出血,對照之下我的母親是幸福的。父親說:「妳的媽媽第二天有回來託夢說她陽壽已盡,已到阿彌陀佛的世界,那裡很好,希望我們不要傷心。」父母親辛苦養育我們八個孩子,晚年喜歡到處旅遊親近大自然,母親在顱內出血後沒有被施予過多的醫療折磨,隔天就自然往生,相信這是最符合母親的期盼。
 

熱愛運動、酷愛自由的蔡同榮先生,生命中的最後25天,身上插著一堆管子與維生設備,無法動彈,痛苦的維持著生命假象,這樣極惡劣的生活品質,絕對不是他想要的。面對死亡,所有的生物都要謙卑,知名的學者田立克先生說:「不計一切代價去努力延長末期病人的生命,是一種非常殘酷的仁慈。」
 

新加坡連氏基金會在2010年委託經濟學人針對死亡品質的調查,在40個國家的評比中,第一名是英國,第二名是澳洲、第三名是紐西蘭。美國的人類學家Joan Cassell 女士在她的著作《Life And Death In Intensive Care (中文譯本:走進加護病房)》一書中非常讚歎紐西蘭奧克蘭城市醫院的加護病房DCCM,她說如果生命已到盡頭,她希望自己是在DCCM被照顧,而不是美國本土的加護病房。如果蔡同榮先生是在DCCM,他是不會被開刀的。即使當初病情可以手術,術後觀察兩天如果沒有自發性呼吸,醫師就會召開家庭會議,撤除維生設備,避免無效益的醫療徒增病人的痛苦。
 

生命的意義不在時間的長短,而在於思想、行動力的衡量。醫療的本質是行善,英國醫學會(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就明白告示:「醫療的目的在恢復或增進病人健康,使其獲得利益或減少痛苦,如果無法達到這個目標,治療的正當性就隨之消失,停止或撤除治療並不違法,也不違背倫理原則。」
 

先進國家和台灣都有法律保障自然死,末期病人原先已施行的急救、維生設備是可以在法定的程序下撤除的。雖然如此,台灣生命末期無意識的患者,有很多還在被施予無效益的醫療,而健保局竟也持續給付,這會造成四輸—病人痛苦、有良心的家屬很心痛、醫療人員很無奈,國家財政很悽慘
 

生命有極限,醫療也有極限,希望醫界與社會大眾能用心審視生命的意義與醫療的本質;孝順要即時,適時放手才是真愛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迴響列表Message
  • ANITA2015-12-19 12:05:42.0

    之前就有看過陳醫師的文章和理念.
    但,目前 仍迷惘中......
    家母10年前開始頭暈`走路不穩...,後來診斷是小腦萎縮!! 五年來病況急遽轉下.., 現在在呼吸照護病房, 意識仍然很清楚(詳知一切人`事`物),但已經無法說話`行動`進食, 溝通只能靠眼睛眨眼...
    而由於身體器官功能一直退化`病況不斷接續產生...現在腎臟發炎`結石`併血尿, 但沒有醫生願意幫她開刀; 可是她知道也覺得身體很不舒服.....
    想請教陳醫師, 這樣的狀況下, 我們該怎麼辦是好??? 看著她身體不舒服卻無能為她解決,我們很心痛!!
    誰能幫忙解決?
    檢 舉
  • 陳秀丹2014-02-09 23:09:09.0

    親愛的VCHEN
    請和我連絡談您母親的事 chadmin@cw.com.tw
    陳秀丹敬上
    檢 舉
  • 康健小編2014-02-06 10:28:06.0

    親愛的Vchen讀者:

    您好,可否請您提供聯絡資料,回覆至 chadmin@cw.com.tw,謝謝!
    檢 舉
  • Vchen2014-02-03 11:18:03.0

    我母親下個月就90歲,一月五曰因顱內大量出血入院,昏迷指數為六,我們選擇不開刀不氣切,目前使用呼吸器及鼻胃管維生,我們以為家屬同意就可撤除維生設備,但醫生說他不會拔管,要我們找呼吸照護中心,可以給我一些知識和意見嗎?非常感謝。 檢 舉
  • Amy Huang2014-02-02 11:48:02.0

    醫療應該對受治療者將心比心,兼顧生命的尊嚴性,不具高治癒成功比率的個案,醫院應給予家屬正確的認知.
    希望衛福部加強這方面的宣導,教育大家正視對重病者醫療生存品質.家屬別只在乎外界是否指責不孝或殘忍.因為[殘忍的仁慈]絕對稱不上仁慈!
    檢 舉
  • 馬龍2014-01-30 08:51:30.0

    台灣雖然是自然死法案在亞洲名列前茅的國家,「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去年第三次修改,自89年有此法案至今已有14年歲月,然而我們百姓對「面臨死亡」、「無效醫療」以及自然死法案等都很排斥且不願意面對學習,當然這與主管單位的衛服部或委託的民間協會的「推廣」(廣告等行銷)有很大的關聯;我們既有法案卻疏於廣為「教育」、「告知」全國百姓這是一個活得有尊嚴的法案,也因為如此排斥、不願意學習、沒有置入行銷的教育,才會使得大部分百姓誤解或拒絕了解「緩和醫療」是什麼?
    前一位讀者lee yihsin就是一個例子,所謂末期病人:是指罹患嚴重傷病,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且有醫學上之證據,近期內病程進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坐輪椅、打點滴、失智的病友們如果未達「末期病人」條件者,醫療團隊一定是醫治到底,這不叫浪費這是責任!然而,既使接受「緩和醫療」簽署了DNR(不施行急救意願書)的我,不幸因車禍急診時,雖健保卡註記【DNR】但生命跡象都未達「不可治癒」時,醫療團隊仍會插管急救到底,相同地,到達急診室已是昏迷指數低於3且瞳孔已經放大,根據健保卡註記【DNR】、已符合「末期病人」條件時,為尊重當事人的意願,醫療團隊應該放手讓我好好走完這趟人生旅程啊!這是「愛」的選擇!
    檢 舉
  • lee yihsin2014-01-24 00:36:24.0

    見仁見智的做法,難道老病人也要放棄照顧?尤其是那些吊點滴(尿袋等其它藥物品)、坐輪椅、痴呆等這類的人,豈不是也很浪費嗎!凡事勿矯枉過正!誰能保障下一個就不是自己呢?都輪得到啦! 檢 舉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