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黃軒 部落格

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胸腔內科專科醫師

我們不放棄每個眼前生命!但拒絕急診暴力

作者:黃軒(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胸腔內科專科醫師)2013-12-16 00:00:00.0
真的很痛心,昨天台北榮總急診醫護與保全人員被酒醉病患毆傷。更痛心,今天聽到一位父親對正在唸護理系的女兒說:「以後不可選急診,因為太多暴力了」。

醫護人員在急診搶救生命,是不分有無喝醉或其他差異,因為「不放棄每個眼前生命」是唸書時老師教我們的,卻沒教我們如何預防暴力相向。我看了世界衛生組織所發出的文獻,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參考。

(1) 警消和醫療單位共有酒精暴力紀錄:

曾有酒精暴力紀錄或累犯的資料,警消和醫療單位都應擁有,因而當累犯入急診時,醫護都知道要提高警覺以保護自己、同時也能提醒要保護此病人,因為他也有可能傷害自己。加拿大警察與急診合作發現,酒後6小時內,大約85%可能發生酒精暴力事件,即使這些病人未曾有暴力記錄。

(2) 法律規範:

對於酒精暴力,法律規範的決定權端看政府的魄力,包括酒後滋事犯罪歸位為刑事起訴,並且重視預防。例如瑞典政府於1996年開始執行「降低酒精暴力」的法條,涵括不只警政單位也包括賣酒貿易商、酒店、路邊攤位;結果發現減少29%暴力事件,且每花1歐元投入此法推行,便可使因暴力事件後要處理的花費省下39歐元。

(3) 社工與社會團體提早輔導:

最受酒精暴力嚴重遭殃的,莫過於家庭,尤其是伴侶和小孩。研究顯示社工單位或志工團體,提早介入關心輔導,不只使家庭成員免受暴力傷害,也可降低日後心理創傷陰影。歐洲研究顯示甚至社區里民的關注和互動,也可減少酒精暴力事件在社區發生。

(4) 醫院策略:

台灣規模較大的醫院,本來就在急診室闢有保護室,來隔離有暴力或自殺傾向的精神病人。隨著酒精暴力愈來愈多,大概這些人也需要被隔離了。

醫院主事者也應主動為受到傷害的醫護人員,對施暴者提出控訴,這是保護自己員工免於受害的一種責任心;尤其台灣目前對這樣的暴力,還沒像英國一樣授權健康服務人員有權驅離滋擾份子,而保護醫療人員或警察、法官在受到暴力危害時,即刻可以起訴暴力份子的法律條文也還未完備。

結論/酒精暴力防治工作 應多元操作

酒精暴力防治工作不會是單元,而應是多元操作的,需要各相關人員從情、理、法多方面討論清楚。

英國資料研究提醒我們,任何國家若醫院暴力沒有獲得有效管理,最終也最負面的影響,就是招聘不到醫護和警消人員到前線保衛與搶救生命。一個國家的民眾健康若毀於少數暴力人手上,這可真是這個社會最大的損失,也是最大的悲哀。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本文作者為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主任、肺癌團隊召集人,曾著《生命在呼吸之間 - 胸腔科病房的真情故事》)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