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淑敏

鄭淑敏 部落格

瑜伽教師、自由作家

鄭淑敏:危險的旅程隨遇而安

作者:鄭淑敏(瑜伽教師、自由作家)2013-11-25 00:00:00.0

小女兒回來過耶誕節,排好到綠島潛水的行程,提醒他冬天的綠島風很大,潛水會不會太危險?她馬上反應強烈說:「媽媽,你是全世界最沒有資格對我說危險這件事的人,去年你到中東一些非常危險的國家去旅行,這個帳我都還沒找你算呢!」

 
聽完,我忍不住大笑特笑,因為我知道她在抗議我去年農曆假期選擇到東非去看野生動物大遷移,她想阻止卻找不到適當的理由,只好和我比膽識,看誰較擔心誰。

 
說起危險的旅程,其實每一次旅行前,我並沒有特別以國家地區的安危與否加以考量。

 
台灣的媒體很少報導世界新聞,一般人活得像井底之蛙。

 
我曾參加幾個很特別的旅行團,才知道比我更不怕死的還真多。記得有一個旅行社的老闆告訴我,有好些人連巴格達都敢去,而我只敢在敘利亞境內往大馬士革的公路上,用相機照下指往巴格達的路標。

 
記憶中確有幾個事後回想起來相當危險的旅行。

 
有一次巴士行走在安地斯山,由秘魯往玻利維亞的途中,突然山中幾個村落出現了反政府的村民,所有的遊覽車在兩國之間、4千多公尺高、唯一的公路上被困了大半天。

 
旅者紛紛下車打探狀況,沒有親眼目睹,很難想像安地斯山那些生活貧困的印地安人,每一個人都把家當包袱背在身上,手上唯一的武器就是在路旁撿來的石頭,每個村民都出門擋路了,留下空盪盪泥塗的土屋一座連著一座。

 
幾個鐘頭後,首都派了軍隊來鎮壓村民,為了爭最後一口氣,村民要到的唯一條件是,每一輛通過村莊的遊覽車玻璃上都要寫上「我們支持你的理念」這樣的口號,而沒搞清楚到底是什麼理念之前,我們車司機快速拿了一條牙膏把口號寫在窗上,車子通過村莊,他又跳下車,用紙把牙膏給擦掉。我凝視著路旁的村民──手上還握著沒有機會用到的石頭,一臉迷惘。
 

身歷險境而不自知
 

在伊朗德黑蘭旅行時,正恰遇上美國指控伊朗製造核子彈,聯合國對伊朗採取經濟制裁,引起伊朗人民結集的反美大遊行,我們離開德黑蘭竟有逃難的心情,但飛機一抵達伊斯法罕,又感覺這城市像個美麗和平的天堂,就在地獄旁邊。伊朗在備戰,有許多二十來歲的青年被徵召入武,見到我們這些東方面孔,像是在一國陰影中開了一個洞,又要照相,又要交談,這些孩子的善良、好奇,還沒有被戰亂完全淹沒。

 
在敘利亞的大馬士革飛回台北,在華航機上的報紙讀到一則小到不能再小的國際新聞「敘利亞真主黨領袖於某日在大馬士革被謀殺」,對照日期,我們當時不就在那裡嗎?為什麼都沒有感覺?原來即使身處險境,除非危機就降臨在我們身上,我也真的不會知道危險。

 
葉門每一段路都有黨派不同的士兵駐守,負責護送遊客吉普車的是全副武裝、載著背著衝鋒槍士兵的野戰車。這些年輕軍人都很樂意拿著槍和我們合照。街上、市場也到處是拿著長槍的少年在遊盪,可能是忙著想打仗的事,隨處堆積的垃圾都沒有人處理。

 
的確,這幾年旅行,我走了很多遠路,看了許多不熟悉的地理環境,不同種族宗教的人。每次旅行我也只有考慮自己的體力夠不夠,很少去想危險,其實台灣的旅遊界還是有一定的成熟度,尤其有能力安排這種特殊行程。

 
生命本來處處充滿危險,就算守在台灣,住在自己的屋簷下,只要來一個颱風或地震,都會有無數人遭殃。

 
危險也發生在枕邊、在馬路、在廚房、在公共場所,危險和我們所最熟悉及最不熟悉的環境沒有關係。不熟悉時,我們警愓心較多,所以更小心,一旦身處熟悉的環境,心情就放下,危險也較不察覺。

 
那到底要怎麼安排生命?我也沒有答案,其實不管身處何地、做何事情,儘量隨遇而安吧!
 

(*本文作者是瑜伽教師、自由作家/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35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