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淑敏

鄭淑敏 部落格

瑜伽教師、自由作家

鄭淑敏:會扭麻花,不一定是瑜伽老師

作者:鄭淑敏(瑜伽教師、自由作家)2013-11-04 00:00:00.0

有許多朋友在學瑜伽,也有許多朋友想學瑜伽,要我給意見。我一概對他們說,不要去上大班的課,因為老師沒有辦法全方位注意學生的動作細節,和做必要的姿勢調整;其次則要找一個有瑜伽老師證照的人去學,有證照的老師受過的訓練比較專業,不會強迫學生去挑戰超過體能極限的難度。
 

最近我參加一位英國老師Neil Barker的高階師資訓練,第一次聽到有人用氣功裡的經脈理論和瑜伽脈輪能量一起比較說明。中國的任何武功都要先練吐納(氣),瑜伽開宗明義也是要先練呼吸(氣)。
 

可見正確的呼吸鍛鍊和提升我們的身體能量有極大的關係,身體能量的提升,最後的目的在理解萬物合一的道理,一個人內在先有和諧,才能與萬物和諧。
 

可惜不管是武術或瑜伽常會走偏路,發展了各式各樣的招術、門派、體位法。也許我們看過許多高人鬥來鬥去、體位法比來比去,但那麼高的技術,可能只會帶來炫耀的心理,與自己、內在、萬物的和諧並無太大的關聯。
 

不管是練太極導引或溫和瑜伽體位法,都極講究精神專注、呼吸長短有節、會陰和丹田的鎖印等,無非想讓流竄在身體中所有的能量,都有聚集的可能,促進身體器官的帶氧量,這就是簡單的養生道理。
 

瑜伽體位法不同於太極導引,在於它多了許多站、坐、彎、扭轉等姿勢,使身體各部位的肌肉長而有彈性,和練健身使肌肉強壯有力不一樣。長而有彈性的肌肉在必要時,保護骨骼比較多,增加人在律動時的平衡感。
 

至於瑜伽老師實際比較像生命的導師,教人自處、待人、精細的呼吸法、脈輪能量的提升、評估學生的資質,最後帶領學生找到「自性」。
 

我近幾年很喜歡讀科普的書,尤其與探險家有關的。剛閱讀完李察.柏德在南極洲的歷險記《獨自一人》。柏德(1888∼1957)一次世界大戰時負責駐加拿大的美國空軍部隊,1926年育有4子之後,在同事陪同下飛越北極,幾年後又與三名同好飛到南極,他曾多次領導南極探險。
 

在1934∼35年的探險中,他獨自幽居在離南極135哩的狹小木屋中,與孤獨、死亡、酷寒做殊死搏鬥。他說:「此行始料未及,我體會禍福無常,一個人如何瀕死未死,如何不願就此一死……更令人訝異的是,它已貼近一般人不甚了解或不太篤定的開悟境界。極地生活大部份是一種心智活動,從容省思是唯一的友伴,在疑真疑幻之中,與既神祕又真實的外界合而為一的昇華感襲來,教人不容否認,我終於了解梭羅所謂『渾身是知覺』是什麼意思。」
 

我刻意用柏德的描述來對照「自性」與「渾身是知覺」,這兩種東西,在我的理解中是一樣的。所以很多宗教都指「自性」原來就存在,不需去尋找,從科學的觀點,就是渾身充滿知覺。
 

瑜伽老師就是那個指導你去變成渾身充滿覺知的人,而體位法之所以用得著,就是讓體位法配合正確的呼吸,腦中的胡思亂想自然可以停止。
 

如果我們充滿了覺知,我們就有可能瞥見宇宙那極端的理性和諧。和諧之所以那麼難找,是因為我們本身都是缺了好多角的,還有一個傾向,以為把別人的角磨得和我們一樣,就會圓滿,但你想磨別人的角,別人也想磨你的角,分別心就出現了。
 

一個科學家處在絕對的孤寂中,瀕臨死亡,看盡造物變化多端,發現自己的渺小和無知,這是覺知的始端。在瑜伽的修練中,何嘗不是去品味「獨自一人」的境界,那個獨特的經驗,屬於你自己和天地,別人很難懂。
 

(*本文作者是瑜伽教師、自由作家/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32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