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志鵬

洪志鵬 部落格

微軟全球技術支援中心副總

洪志鵬:小孩子的生死觀

作者:洪志鵬(微軟全球技術支援中心副總)2013-07-15 00:00:00.0

過農曆年前,我的岳父重病住院。因為他很疼我兒子這個外孫,所以在他病危的時候,三更半夜我們還是把兒子從美夢中挖起床,一起帶到醫院送外公最後一程。


全家人圍在加護病房的病床邊,看著外公的氣息逐漸減弱,儀表上的數字不斷下降,我同時也在觀察兒子的反應。原本以為他多少會難過或是害怕,結果看他好像沒什麼反應,就乖乖地跟大人們站在一起,時間到了就載他回家繼續睡覺。那時候就覺得這傢伙怎麼如此沒心肝,一點反應都沒有。不過回想起自己小時候,居然情況好像比他好不到哪去。


我對死亡最早的記憶,是小學低年級時外婆家的曾祖母過世。現在回憶起來,當時的我跟現在兒子一樣,真的一點難過的感覺都沒有。印象最深的一幕,舅舅跟我兩個人在外婆家房間裡,我在床上跳來跳去不曉得在玩什麼,舅舅坐在床沿發呆。


忽然他猛一回頭對我吼:「阿祖死了你很高興嗎?」我就趕快摸摸鼻子逃出房門。反正從頭到尾,好像真的沒有什麼難過的回憶。


到小學高年級的時候,有人送給我們一隻小狗,我跟兩個妹妹當然很開心。但是公寓房子養狗畢竟很不方便,養了幾天之後爸媽還是決定送人。知道小狗送人的消息的時候,我跟妹妹哭得呼天喊地,好像天要塌下來似的。那時候阿公坐在一旁看我們哭,最後搖搖頭哭笑不得冒出一句話:「我死的時候你們如果也哭成這樣,我會覺得很安慰。」


我是家中長孫,所以跟阿公很親。阿公一直有氣喘的老毛病,在我退伍要出國唸書那時候狀況已經很不好,但是壓根不敢去想像最壞的可能。在紐約唸了半年多,有天晚上打電話回台灣,話筒傳來妹妹的哭聲,當下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兩個人就在越洋電話兩端嗚嗚地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才掛電話。


因為一個人身在異鄉,聽到這種消息更是不知所措。現在還記得很清楚,那幾天都處在一種很虛幻詭異的精神狀態。心痛狂哭一陣過後還是得爬回電腦前面寫作業,寫到精疲力竭倒頭便睡,睡醒之後繼續開機寫程式。


可能是因為人不在家裡,沒有親眼目睹,所以睡醒後居然會忘了有這回事。工作一陣子之後才會赫然想起阿公已經不在了,但是心裡又半信半疑不能確定這是不是真的,就又打電話回家,然後又很難過大哭一場,哭累了平靜下來又去工作,累了就睡,睡醒後腦袋再度空白,過一陣子又再想起來重新再哭一遍,就這樣週而復始過了一個多星期這樣的日子。


後來跟學校請假,飛回來參加喪禮。下飛機踏入家門,爸媽流著淚帶我向阿公的靈位上香,看到阿公的相片掛在牆上,當下才真正確定阿公已經走了。


所以,在天上的阿公應該對我們的表現很滿意才對。


這陣子兒子的班上自然課在教養蠶,所以老師也發了蠶寶寶給小朋友帶回家養。帶回家的第一批剛開始一切正常,養了兩個星期已經明顯長大,有天我發現附近的公園有好幾棵桑樹,很高興桑葉的來源可以不虞匱乏。誰曉得那邊的桑樹可能被噴了農藥,蠶寶寶吃了之後就開始搖頭晃腦,然後不斷吐出汁液,整批都死光光。


平常粗線條沒感情的兒子居然難過得很,睡前躺在床上還會躲在棉被裡偷偷掉眼淚。


我跟他認真討論,外公這麼疼他,過世了他好像沒掉過半滴眼淚,蠶寶寶只養了兩個星期,卻哭得這麼傷心,到底是為什麼?他自己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難過想哭。


不過看到小生命這樣逝去,懂得難過掉眼淚也是一件好事,代表他不是個冷血動物。


曾經看過教育專家談對小孩子的「生死教育」,還有人出了兒童繪本要讓小孩了解生死的意義。


把上面這些親身的例子回想整理一遍,我倒是覺得不用勉強去教小孩子這些東西。反正小時候就是傻呼呼的,長大以後自然就會懂。該難過的時候他自然會去難過,刻意去教反而有點勉強。


人是有感情的動物,只是有的感情可能發展得晚一點,急著去教小孩子「生死觀」,就跟太早教小孩子學英文跟玩電腦一樣,我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


相信岳父大人在天上,看到這傢伙照吃照睡照玩樂,他的臉上還是會帶著笑容,因為這就是我的傻孫子啊!


(*作者為台灣微軟全球技術服務中心副總經理/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14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