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淑敏

鄭淑敏 部落格

瑜伽教師、自由作家

鄭淑敏:重新學習走路

作者:鄭淑敏(瑜伽教師、自由作家)2013-07-01 00:00:00.0

《神經外科的黑色喜劇》這本書,一開始便提到任何和神經扯上關係的病痛都是大事。
 

當我的腰椎四、五節滑落,左腿幾乎無法動彈時,劇痛帶來驚嚇和恐懼,光是與神經或脊椎有關的醫生都看了五個。最後讓我快快去動手術的是長庚的婦產科主任徐振傑醫生,一來他是我的好朋友,二來他的專長與我的病痛沒有直接關係,可能會比較客觀。他看了我的核磁共振照片之後說:「嗯!神經不能壓太久,要不然神經很難復元,甚至可能壞死。」這句簡單如常識般的提醒,使我相信如果我不選擇開刀,那麼其他的選擇都暗示著我從此行動需要被限制,而又天知道,那些限制可能會到什麼地步!
 

由於從發作到開刀只有三個星期,手術後醫生檢查我的左腿,發覺神經受到傷害的程度不大。只教我幾個訓練大腿肌肉的復健動作,要我自己在家做復健即可。
 

雖然手術後只臥床一週,但一週都平躺著不能亂動,只能側身轉動,一向強壯的肌肉突然快速流失,心中十分著急。
 

回家後用背架限制行動是保護傷口很重要的一環,背架有盔甲的份量,從肩膀到尾椎緊緊護住軀幹。受傷的是左側坐骨神經,因此我的左腿失去力量。平常理所當然視為最簡單的動作之一「走路」,於我竟成了非常艱鉅的工程,然而動手術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能再好好地走路嗎?
 

重新學習走路成了我手術後最重要的功課。
 

以前有一個朋友曾注意到我快速的步伐,以及走路時微微前傾的身軀,當時以為趕路才不知不覺這樣走路,現在想起來,才了解這樣的姿勢算來是身體在平衡脆弱的腰椎。在我沒有學瑜伽之前,顯少有機會光腳,穿著鞋子確實不太有可能去感覺走路時腳掌是如何著地的。如今有機會再學習走路,作為光腳一族,沒有不從腳掌踩地的訣竅開始!
 

從一步一首詩到一步一句詩
 

我先用左手扶著牆,小心翼翼地移動腳步,大約練習了兩天,覺得這種方法有點無聊,於是想出一個比較有趣的練習方式。我選了一首古詩,右腳踏出一步唸一遍詩,左腳踏出再唸一遍。就這樣不斷重覆。
 

由於步伐很慢,每一步便可以仔細從腳跟著地開始注意,去感覺腳跟著地後,腳掌逐漸全面受力,身體的重量移至踏出去的那一隻腳,後面的那一隻腳只用腳尖輕輕地點地以為平衡。在如此緩慢換腳的過程中,仔細體會身體如何交換重心,尤其更能清楚後腳跟踩地那一剎那開始,身體的力量先是分布在腳掌四周,然後往小腿上升,通過膝蓋,到大腿內側。再匯聚在骨盤腔,承受身體重量的那一條腿有點像往下扎根的樹幹一般強壯。然後去感覺脊椎一節一節輕鬆地疊上去,拉直頸椎,稍微將肩胛骨輕輕地往後放,收好下巴,如此才完成一步的動作,再換腳踩下一步。
 

剛開始很難避免東倒西歪,左腿的衰弱非常明顯,但是無論多麼衰弱還是要練習受力,我就這樣從兩腿力量差異的縮減來體會自己身體的進步。我的練習從一步一首詩到一步兩句詩,由不同的速度來測試身體平衡的穩定度。
 

人體結構無比精密巧妙,邊練走路邊想像身體裡裡外外,由於走路而產生連帶的牽引,有了想像力就能用意念去協助身體復原,雖然那些需要修復和療養的地方都是我們看不到的。
 

我辛苦努力地復健,有時不免感覺自己像獨立駕駛太空船的太空人,在一望無際的太空裡如果太空船有了故障,需要獨自去修理,如果不稍微了解太空船的結構,太空中心的工程技術人員再努力透過視訊提示,也是徒然。
 

人體是我們賴以存在的工具,而靠雙腿直立活動,是我們的祖先經過了幾百萬年在演化過程中的選擇,人類是選擇用優雅的步伐和速度來平衡全身活動的唯一物種,這樣的選擇更關係到我們的生死存亡,能夠昂首闊步硬是比東倒西歪強。因此,我們的每一步,可不是普通隨便的一步啦!
 

(*本文作者是瑜伽教師、自由作家/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17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