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黃軒 部落格

台中慈濟醫院胸腔內科暨重症醫學專科醫師

癌末全面疼痛控制,你可以這樣做

作者:黃軒(台中慈濟醫院胸腔內科暨重症醫學專科醫師)2018-06-11 00:00:00.0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許多癌末患者最擔心、最害怕疼痛,尤其夜深人靜在孤寂煎熬時,對於疼痛更加敏感、更難控制。毎個懂得安寧緩和醫療的專業醫師都了解如何疼痛控制,都有準則參考,然而這樣就可以完全控制疼痛了嗎?事實卻不然,為何如此?我們可能需要從肉體的疼痛控制開始說起,以下為臨床常見的情景:

肉體上的疼痛控制

這是癌末病人常見又害怕的症狀之一,影響人際互動及生活品質。依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所提出癌症疼痛治療的基本原則,可讓70~90%的癌症疼痛獲得控制,並提升其生活品質。

如何使用藥物,我們交給專業人員,一般民眾或病患及家屬,千萬不可自行調整藥量及服藥的間隔時間,若有疑問或副作用,要及時向醫生或護理人員反應。

可是大部分的病患和家屬,對於療效和副作用都會有自己的想法或感覺,常常自行停藥或調藥,殊不知癌末病人對於疼痛很敏感且多變化,不像一般人吃一顆止痛藥就可以止痛,而是要經過專業醫療訓練的人員不斷修正,才能找出毎個病人的疼痛閥值,不同的適合點。

我曾看過病患擔心家人擔憂自己的病情,就扮演成很會隠忍疼痛的巨人,而在夜深人靜、孤寂無人時刻,那些敏感的疼痛閥值徹底崩潰了,只能偷偷以淚洗面,心底質疑:「怎麼我的疼痛控制未曾好過呢?」而這就牽涉到以下要說的心靈上的疼痛了。

心靈上的疼痛控制

心靈上的不解或適應情感障礙,都是癌末病人心中的疼痛。美國研究曾指出,一個癌症病人的憂鬱症量表,一開始也許只佔了近20%左右,當演進成癌症末期時,憂鬱症情緒可以上升到58%。

這些情緒除了憂鬱症,還有焦慮症、失眠、譫妄症,燥鬱症,起伏很多、變化很大,很難掌控。一半以上的癌末病患都會有,只是嚴重程度表現不一而已!

臨床經驗告訴我,要使用所謂疼痛控制的輔助治療藥物,例如抗憂鬱藥物、抗失眠藥物、抗焦慮藥物,還有一些抗精神藥物,來和瑪啡止痛一起服用。但是我曾經遇過,病人或家屬認為自己不是精神病患,不願吃抗憂鬱藥物,以致偶爾也會看到癌末病人鬱鬱寡歡而死。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家庭裡的疼痛控制

毎個家庭幾乎都有機會遇到家庭危機,除了子女教育、工作變化,還有家人生病,尤其現在高齡社會,幾乎每個老人都需要長期復健和照顧,家庭幾乎都需要雙薪工作,才能維持家計,這一切就會帶給家庭無限的重擔和疼痛,有些兄弟姊妹便因為心中壓力疼痛不堪而鬧翻了。

此外,我們的文化完全不習慣也不允許討論家庭危機,甚至把生病和死亡都列為禁忌話題呢!

家庭危機意識是需要平常去學習解決的,最有可能解決家庭裡的疼痛危機,其實就是坐下休息時,好好溝通、反省及反覆練習彼此的溝通感受。

長輩不要以為把子女拉拔長成人形即可,而要重視家庭疼痛危機處理的分享,例如遇到某人驟逝或生活挫折時。但如果大家都只顧著低頭滑手機,如何談談呢?好不容易有人說了,有時還會有家庭成員回應:「不要亂想!」或「你想太多了!」每個人肯定都會遇到死亡和重病,能不及早協調溝通嗎?

你自己的疼痛控制

家庭有人生病時,往往最慌亂的人是來自不同區域的兄弟姐妹、親朋好友,大家都以為最痛苦的應是病人,因此許多家屬自己忍痛,不讓病人看出來他們也心痛不已,其實家屬所承受的疼痛並不亞於病人。(「心疼急重症病人家屬的情緒壓力」

更可悲的是,這些心靈上疼痛不堪的家人,竟然是決定病人要不要繼續承受疼痛的掌控者。

常有人說要修心養性,其實要修正的是自己的心態,要療養的是自己的性情,不是有吃有穿、有住有玩就足夠,現在人最不足的是心靈空虛、情緒失控,不少人平常情緒起伏不定,沒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緒,卻要決定父母、伴侶或子女的命運,真是情何以堪!

結論

癌末疼痛控制好,不是只看醫生有沒有用對瑪啡劑量而已,還要加上病人心裡的疼痛、家庭的危機疼痛,還有家屬自己的壓力疼痛,三方面需同時處理好。

最後提醒,隱忍、隱痛,完全不能消除疼痛、埋怨、焦慮,也不會消除疼痛,只有「整合一起」,並且醫病誠實溝通,病人才能有良好的疼痛控制,走完生命最後一哩路。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在台灣,如何安樂而死

癌症偏方傷害太深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