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佳璇

吳佳璇 部落格

遠東聯合診所精神科醫師、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

醫生難斷家務事

作者:吳佳璇(遠東聯合診所精神科醫師、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2012-10-08 00:00:00.0

身材碩長、妝容精緻的女士推開門,優雅地在我面前坐下,陳舊的診間頓時蓬蓽生輝。

「一直睡不好,最近半年愈來愈嚴重……朋友要我務必過來談談」,女士開始陳述求診始末不相干,應刪除圍繞著病人睡不好的主訴,我依據「診斷性會談」要點逐一蒐集資料;就在我幾乎斷定前來求助的是位求好心切、長年繃緊神經,已無法放鬆自然入眠的事業成功女性時,卻出現一個小小雜音:


「出差住旅館睡得倒好。」


「時差不要緊?」


她半晌才開口道:「結婚以來一直如此……」


原來,現下的女強人當年可是眾人眼中「飛上枝頭」的幸運女孩。25年來,她戰戰兢兢恪盡人妻之職──即便這些年努力掙了「幾間小店」,依舊親自下廚為先生打理三餐。


「你是怎麼辦到的?非得這樣嗎?」我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他總是兩手一攤,擺出『我是有老婆的男人,為什麼要去外頭吃飯』的態勢。」


「傭人煮不行嗎?」


「他的嘴有點刁……幸好經過多次溝通,我預先做好,用餐前由傭人加熱是可以的。」


初出道做醫生時,我不但對這類男人憤憤不平,若遇上頻頻以「他很顧家」之類藉口為丈夫分說的女人,更是氣急攻心;不只一次「擦槍走火」,當面指出如此忍氣吞聲等同「助紂為虐」,想一舉激出病人扭轉家庭動力(family dynamics)結構的契機!


明知不需這麼用力,卻仍忍不住


我並非不明白,撇開經濟能力與子女教養等現實因素,「合理化配偶作為」其實是病人為維繫共同生活所做的努力。如果沒有危及性命安全的家庭暴力,治療者/外人莽撞地戳破「國王的新衣」,幾乎注定是一場徒勞。老師開宗明義即教誨「戒急用忍」。


可惜我資質駑鈍,十多年來始終抓不準「戒急用忍」和「鄉愿」的界線。即便不再指著病人鼻子說「事情演變成這樣,你也有責任」,但在交付安眠、抗焦慮、甚至抗憂鬱藥處方時,還是忍不住碎碎念:「藥只能治標,暫時穩定情緒應付難關。你要不改變環境,要不就改變心態,才是治本的王道……」。


愈來愈多人向精神科求助



精神醫學一直背著「醫療化」社會問題的惡名;也有民眾認定,精神科醫師「只會開藥」,讓當事者更加逃避現實。然不可否認的是,也正是過去這幾年,當面臨家庭或職場等生活困境引發各種身心不適,愈來愈多人選擇走進精神科……只不過,有人期待心靈導師,有人缺心情垃圾桶,有人卻只想找個「藥頭」,依賴鎮定安眠藥。


另一位六十出頭的女士滿臉憂愁走進診間,同樣主訴失眠。


「你問我睡不好多久了?真的很難算耶……少說有30年」,婦人低頭嘆息,我看見她好一陣子沒染髮的模樣。


約莫兩、三個月前,病人丈夫執意獨自搬到郊區,住進動用兩人共同積蓄購買,卻單獨登記丈夫名下的房子。經多方探查,病人確認自己的親姊姊也搬進去,「出錢的人卻連一把鑰匙也沒拿到」。


「姊夫過世得早,我早就覺得他們怪怪的,」婦人草草補充了一句,話鋒轉向獨子:


「三年前在台灣做生意虧錢,要我資助他轉去大陸才能早日回本。上星期卻回來拿我住的房子去民間做二胎……」



「不是地下錢莊吧?」我忍不住插話:「你清楚他的財務狀況?別搞得連住的地方都沒了。」



「多虧我是領月退的公務員……」



「等一下,等一下,房子登記你名下,應該是用你的名字去貸款,萬一查封法拍不夠還錢,扣你月退正好!」我聽得嚇出一身冷汗。



「醫生,那我怎麼辦?」婦人一臉慘白。



「除了趕緊找你兒子弄清楚狀況,能找律師諮詢預作防範更好,」怕病人受不住,我放緩語氣安慰她:「說不定是我多心了」。



婦人卻欲罷不能,我無法將談話拉回醫療層面,只能以「這裡是醫院」、「我又不是律師」一再討饒。



「律師很貴耶!」婦人連說兩次。



「醫生比較便宜!?」我差點兒沒好氣。



「對呀!因為你們可以刷健保卡!」



「法律諮詢健保不給付啦!」脫口當下,我突然笑了出來。

身為勉力在病人、家屬及社會多方期待中尋求平衡的治療者,我必須承認,自己沒有想像中的偉大。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62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