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亮恭

陳亮恭 部落格

台北榮民總醫院高齡醫學中心主任、國立陽明大學高齡與健康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

展開無齡社會!年齡只是一個數字

作者:陳亮恭(台北榮民總醫院高齡醫學中心主任、國立陽明大學高齡與健康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2018-02-09 00:00:00.0

村上春樹曾寫過一段話「老是一瞬間發生的」,這嚇壞了當醫生的我,老,竟然不是慢慢發生的!為什麼老是突然間發生的事?困擾長者的事情是什麼 ?

從服老,到抗老,再到無老

從龍吟研論團隊對兩岸的大哥大姐們所做的質性調查可看出,兩岸華人對老有不同的心境,第一個階段是「服老」,給自己設定了老的定義,幾歲、做什麼事、穿什麼衣服、用什麼顏色。慢慢的,有人不服老、對抗老,對抗傳統對「老」的想像,不再限制什麼年紀只能做什事。

最近幾年台灣以及有些歐美國家已抗老,走到「無齡」或「無老」的情境,超越年齡給人生的限制,也不執著於年齡數字,反而去想如何開創自己生命的可能性,這個新境界,這個想要繼續保有生命力,沒有「老態」這個問題,也將給社會帶來新發展與新想像。

我想,村上春樹說人是一夕之間變老,其實不是因為白頭髮或皺紋,而是因為你「心裡放棄了自己」,開始覺得自己老了,不能再做什麼事了。

由裡而外的社會改革驅動力

這個趨勢將會成為非常強的社會改革趨動力,想要自己來改變社會的未來。

走向無齡社會我認為有幾個階段會慢慢浮現。

第一,全世界的戰後嬰兒潮或高齡人口開始對這議題有完全不同的想像,會變成新的價值觀,帶動很多生活習慣的改變。現在國際上有個最新的名詞,預防老態龍鐘出現(geroprotective intervention)」。

現在的新觀念,我們不做抗老化,因為我們抗不了老,年齡是一直在增加的;合理的目標是預防老態龍鐘,不是單純抗老。防老介入的觀念會一路改變生活型態與心態,逐步出現生活、照顧、科技、創新等領域的創新,進而產生市場、經濟動能。

醫療品質應以病人出現的成果為依規

第二,醫療與照顧體系也必須因應,打破傳統醫療模式而變為以「治療成果」為衡量標準的價值醫療(value-based health care),對醫生而言是個大突破,原來醫療成果品質,要從病人身上問;傳統對醫療品質的定義指標,是依教科書、我們幾個生物、醫療、醫學界認為重要的那幾項來評判。但如依商業眼光,服務本身,須問到客戶使用產品的狀況如何,是否滿足需求、解決問題,他才會繼續使用、支持這個產品。

並非醫療要變成服務業,而是醫療要漸漸導入服務業的思維,否則你所照顧的客戶(病人),會反覆地在醫療與照顧體系中穿梭,找不到好出處、好品質,醫療費用就會一直上漲,所以醫療體系需要大改革。

最後,就是社會大改造。政府有很多方案如很多縣市都有高齡友善社區、高齡友善城市,有些東西做得比較表象,有些需要更深化。

2010年《老人福利法》規定65歲是法定老人得享福利,那時的老人健康狀況比1930年代改善了30年,帶來大家對生命重新的省思。過去談生老病死,會引用佛經裡的無常,因為只要來個瘟疫,村子裡就一半的人不見了,使人們很難規劃未來。台灣1950年代剛光復時,十大死因第一名是感染性腸胃疾病(傷寒、痢疾、霍亂等傳染性疾病),社會還在過去那種擔心生命無常的情境。

當整個社會變得越來越健康,國家發展達到一定成就之後,你關注的事情變不一樣了,人生沒有像以前那麼無常,活到八九十歲是必然,就會引發思考,我要如何去過這樣長壽的人生,如何不要長壽卻臥床中風、癌症、失能、失智。而這種「新的無常」,是過去世代的人沒辦法告訴你的。

第一個策略  不生病的防老介入

活到八九十歲,你的身體的活動力,身心的強健會影響你,健康不只是「不生病」,而是「活躍的生活」,越活躍,體力越好,走路速度越快,手臂越有力量的人,夀命比較長。所以,40、50、60歲,不同階段都要去做「防老介入」以保持強健的晚年。

榮總做了一個全國性的大型研究,收集約1000位長輩,平均73歲,透過適當的課程介入,一年後他們的體能活動、腦子活力都明顯進步。而且在不同年齡介入防老都可以影響老年強健。

心理靱性(resilience)是更關鍵的議題。心理正向感比較好的長輩在面對健康狀況改變時,長期存活能力比別人好很多,在思考老化對未來的影響時,很多事情不全然是負面的。只要有更正向的心理素質,不論你幾歲,當你遇到挑戰時,你更有能力去因應。面對人類越來越長壽,每個人都要多培養心理靱性,有益健康快樂的老化。

第二個策略  推動銀光經濟潛力無窮

帶動社會往前走的是人民的心態(mindset)與經濟動能,而不是稅收,所以推動銀光經濟非常關鍵,看待人口結構變老為發展的「契機」,而非「負擔」。如果你視為負擔,社會就永遠往負向走,但當被視為正向機會時,思考就會不一樣了。美國有分析指出,戰後嬰兒潮已經控制了全美75%的家庭支山,一生工作所得,退休後消費力依然存在。

在台灣,年輕人週末去大賣場購物,但週間的上班時間,就靠長輩在大賣場買保健食品、或某些他們關注的產品。長者其實有很強的消費力,端看你有沒有貼近他的需求,滿足他的需求。

而且,新世代的法定老人有些特質跟以前的老人不一樣,他們越來越聰明,受了很多教育,買東西精打細算,但另一方面,他們對新事務的接受能力也比較強,而且對於國家政策、經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銀光經濟市場大,帶動世代融合、財富自然轉移

銀光經濟除對國家重要外,還有三個意義:

1.有銀光經濟,社會才有辦法永續。因為,超高齡社會是無法靠實質稅率12.5%的政府財務去驅動的,惟有銀光經濟的成功,社會才有動能。

2.做好銀光經濟後可以促進世代之間的融合,年輕人為了開發事業,必須花更多精神去懂老年人在想什麼。平常叫年輕人多理解老人有點困難,但當做這事跟發展事業有關時,年輕人就會變得積極,因而做出的產品越好,而隨著越多理解,世代之間就融合越好。

3.世代之間希望財富有所轉移。我們如果能夠做到銀光經濟,年輕人能夠成功地開發出他的事業給年長者使用,這個社會的財富會自然地跨世代轉移,我們就不需要像做年金改革般社會意見分歧、世代衝突與矛盾撕裂彼此感情,我們可以更平順地讓社會走向穩定和諧的未來。

呼籲從事銀光經濟者為了改變長輩的生活與未來而做,不要單純看開發眼前市場,更要把「長遠眼光」放在心上。例如有人說要開發日照中心的管理系統,很好,看到市場在那裡,然後呢? 可以賣到全世界嗎?為何不是從事更多滿足日照長輩們生活實質的需求呢?經濟的目的不是賺很多眼前的錢,而是看長期的收益,帶動社會改變,讓長輩過較好的生活,這才是談銀光經濟應有的重點思維。

銀光經濟絕對不是只針對65歲以上的人,台灣目前高齡失能人口大約48萬,另外有兩百多萬相對健康的長者需要繼續健康,防止走向失能,很多的事業可以從預防失能開展。更往前看,防老介入是從40歲起就要做的,光台灣,算起來就有一千多萬人,佔了總人口數快要一半,從這思考,銀光產業市場非常大。

第三個策略  建立兼顧已老與未老的價值照護

年長者與年輕人最大不同是,年輕人病好了,大約就好了,年長者卻常是病好了,人卻不見得通通都變好,因為身心功能、家庭支持、功能衰退影響整個身心的復原。

比爾蓋茲基金會支持華盛頓大學健康測量與評估研究所(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在2016年發表撼動台灣的論文,他們的醫療大數據研究中心收集了全世界各國的資料,做跨國比較,台灣的醫療品質評估起來只在全世界排第45名。報告出來時台灣很多人不太高興,因為逆反向來以為的「台灣醫療品質很好」。

以2015年的死因分析來看,台灣跟多數已開發國家相仿,都是慢性疾病與癌症死亡居多。如果用失能來看長期醫療成果,與最鄰近日本相比(如附圖),75歲以上的長者當中因糖尿病造成的失能,日本比台灣少了許多,代表我國醫療服務對於個別疾病長期成果的成效較不理想,從這個研究可看出,以提昇醫療價值為本的價值醫療改革很重要,醫療界需要更重視長期成果,健保署需要據此調整支付辨法,修改照顧體系,以符合無齡社會民眾的需要。

未來應是高度整合的時代,一方面照顧已經老的、失能的、需要被照顧的人,一方面更要協助大家防老,不受年齡的影響,期望未來可以深化價值,讓台灣的照顧具有絕對的價值。

在國際提出「價值醫療」觀念之前,台北榮總與陽明大學已對複雜高齡病患做照護管理,就符合價值醫療的精神。榮陽的經驗發現,整合門診的照顧,長期可以減少三分之一的支出,但醫療品質反而提升,顯見品質較好不見得成本要變高,是適當有效利用費用而達到更好的品質。

縝密的醫療照顧之後,再傳遞到社區,深化這過程,評比跨醫院跟社區的持續整合照顧,發現可以減少失能達到將近50%,也可以降低未來的死亡風險,不需要導入太多高科技的事情,只要把該做的事有系統有效率地整合做好就可達成。

台灣目前有非常多體系,醫療體系、急性後期照護體系、機構長照體系、社區與居家長照體系,大家各自使用自己的經費,做自己的事情,建立自己的指標,若未來走向高度整合的體系,搭配民眾的需求,調整一些內容,應該可以發揮更好的效能,達到更高的價值。

第四個策略   設計環境,照顧長者的尊嚴、優雅、從容

如果整合也做了,也體認了要做經濟發展,但長輩一走出家門,卻面對坑洞不平的馬路,讓人跌倒,助行器、輪椅過不去,則前面講的所有事情都白講了。所以整個社會非常需要深化再造工程。

在參與評比台灣各縣市「高齡友善城市」評選時,各評審委員基於鼓勵而通過認證,但其實每個縣市都騎樓充滿障礙,我怎麼樣想,都知道它們其實並不高齡友善,靠舉證購買低底盤公車的數量,來證明城市關注長者安全交通,這些片段性的成果很難說這是個真正的高齡友善城市!

我們要去思考,如何讓每個長輩活得優雅、自在、從容。我們會因為騎樓高高低低,而特別關照、及時協助長輩,以免他們仆跌,但長輩的尊嚴已受到挑戰。如果城市的設計可以讓長輩即便有點行動不方便,依然可以自在的在這個社會行走、移動,而不需特別有人出手扶助,他可以活得更自在、更有尊嚴。所以城市重新設計是無齡社會的下個特別挑戰。

有人以為長輩談夢想很奢侈。其實不見得,荷蘭邀請四十多位平均年齡75歲以上的老人來談夢想「你以前想做卻沒做到的事」,有老人說一輩子都想跳芭蕾舞,卻都沒辦法,他們就幫長輩穿芭蕾舞鞋拍照,發現長輩談夢想時都眼神閃亮,這之後,這位長輩真的去上芭蕾課了。


圖片來源 (Gooread)

如果能夠持續讓長輩追逐夢想,維持生活中的熱情,人生繼續前行,我們就不致於像英國設個寂寞部長。寂寞是非常大的事,醫生對此無能為力,它不是憂鬱症,沒有藥可以吃,甚至不太需要心理諮商,但深沉的寂寞卻在揮之不去。如何利用社會的力量去改造他,才是關鍵。其中一個方法是繼續工作。

漸進式的延後退休,長者繼續參與社會

全世界都在延後退休,或是把退休過程拉長,推動漸進式的退休,退休不是一天的事,因為影響心理與生理健康。英國的研究發現退休者退休後高興的時間只有兩年,兩年之後開始看病,憂鬱、這裡痛、那裡不舒服。

法國人的調查更驚人,不管你幾歲退休,退休後與你同年齡人比較,你每早一年退休,你就增加3-5個百分比的失智風險。(這樣想想,上班滿防失智的!你必須出門、工作、跟人應對進退、應付難搞的老闆或下屬、每天跟他動腦,想說他又在搞什麼鬼,其實這個過程滿防失智的)。

有些國家在推動漸進式的退休,把退休拉長個三年五年,工作角色逐漸轉化,你可以做mentor(導師)傳承經驗,這個過程有益健康、防失智,而且可以讓你繼續參與社會,保有活力,繼續有夢想。

展開無齡社會,讓年齡只是一個數字

我們體認到在未來社會,每個長者都需要一些尊嚴,英國提倡dignity in care(尊嚴照顧),被照顧者很有尊嚴的接受服務。幾年前大陸有個善心人士發錢給很多人,但他發錢的方式讓人覺得喪失尊嚴。給人尊嚴活,是要讓幫助發生於無形,比如把社會改造成一個讓幫忙自然而然發生,符合他的需求,使長者得以在社會中繼續前進。

比如要讓長者自在、優雅、從容的走路,不用擔心出門這趟「一路上有沒有椅子可坐、廁所可上?」如果你出門前要擔心「有沒有」,你就失去優雅了。所以應該要設計平坦的走道,有椅子,有廁所,長輩出門不用害怕,有氣質地過人生,從容應對社會各項議題,是未來社會很重要待做的工程。

我們夢想在不遠的未來,年齡只是一個數字,大家不用再在意年齡。無齡社會的工程現在要開始展開。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作者著有《真逆齡-醫學實證,超越抗老的大智慧》、《2025無齡世代-迎接你我的超高齡社會》>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