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黃軒 部落格

台中慈濟醫院胸腔內科暨重症醫學專科醫師

醫生會死,甚至也會怕死!

作者:黃軒(台中慈濟醫院胸腔內科暨重症醫學專科醫師)2017-09-24 00:00:00.0

在我當醫學生見習時,我遇到了陳醫師,一個認真教學的學長,在實習時,我又和學長一起值班,他教導我如何開醫囑,甚至有次值班,我和他急救了好多個病患,學長忽嘆了口氣:「學弟,被急救的比較怕死,還是醫生比較怕死?」「學長,已經沒有心跳的病人,不會怕死,,只有醫生是怕病人死,即使明明心跳已停止,我們被訓練毫不猶豫去急救那病人...」學長直接插說:「然後,醫生卻忘了自己也會心跳停止,也會怕死...」

畢業多年之後,我的學長,不再只是我的學長,也同時是我的癌症病人,由於我們都是腫瘤專家,我不用太說詳細內容,學長都很清楚每一種處置的存活率,併發症和副作用。

學長有次跟我說他後悔當醫生,尤其是腫瘤醫生:「我太了解整個療程,用什麼藥,做什麼治療?然後我在你還沒有告訴我有沒有效,我自己身體已經知道,又該換另一種藥物了...」「學長,你要跟太太和母親討論?」學長揮手拒絕:「我越清楚自己的病情細節,就越不想跟我家人說⋯」

學長紅了眼眶,我握緊學長手:「為什麼呢?」學長已淚滿眼眶:「因為...因為...我⋯我...好...怕...死...我又要,我不要...嗚嗚⋯⋯」我那天,默默陪著他...我們搭肩膀一起走向咖啡館,然後,我們又一起說笑了:「學弟,記得到時嗎啡要夠,如果不夠要加入麻醉用的笑氣...」「什麼,笑氣?」「對呀,我要一路笑到死⋯不然我會怕呀⋯⋯」我跟他握手:「有我在,學長不要怕...」

只是,只是我的腫瘤醫生學長,我每次要向你太太和母親告知時,你都阻止我,說你自己會說明,哪裡知道,當你昏迷了,你的母親白髮蒼蒼,淚水不停流出問我:「我只有一個兒子,為什麼你治療成這樣子啊?」你的太太也眼眶泛淚置疑問我:「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麼快啊?」我才恍然大悟,我的腫瘤專家醫生,怕死怕到幾乎沒有向家人實情說明自己的腫瘤情況,且又阻止我說!

我記得學長在彌留狀態的那三天,我一直反覆對家人說明也許學長太愛大家了,沒有實情說明,但目前人不醒,血壓開始下降,也只有善終是他生命最好的選擇,終於太太和母親也都接受了,記得學長那天要回家時,我親自在旁一起陪學長走最後一程,心中對他說:「學長,你終於可以安心回家了,不用怕死了⋯⋯因為已經沒有心跳的病人,是不會怕死的⋯⋯你說的。對嗎?以前我當醫學生就告訴過你了,你記得嗎?」

我那天心裡的話,也酸紅了自己的眼,因為想到學長,是一個優秀的腫瘤專家,最後死於腫瘤,學長是我的先輩醫生,卻又對自己家人隱瞞病情⋯⋯這一切,一切,使得同為專家的我懺悔無比啊,也許我一時也忘了,其實醫生隨時會死,而醫生自己也會怕死,也更易隱瞞自己真的相呢,不是嗎?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你有三次機會好死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