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平台

醫病平台 部落格

病家母親 含章可貞

讓幸福在此刻定格

作者:醫病平台(病家母親 含章可貞)2017-05-14 00:00:00.0

婚後就一直渴望孩子,這平凡的心願卻花了近8年才實現。孩子的到來讓公婆寬了心,讓我不再受議論,最重要的是終於有了自己的孩子。

在1歲3個月時,有天半夜依慣例起來為他「服務」,這些熟悉的過程已無庸置疑,但這一夜甜蜜的互動卻有點不按牌理,原本該站著走,但他卻爬著,就這樣,天一亮立刻帶他上醫院,想不到從此展開了三個月的細菌戰。

住進某大教學醫院,10來天一連串的檢查,多位醫師的會診,臨走前總是一句「不排除是惡性腫瘤」,這晴天霹靂真叫初為人母的我手足無措。夜裡細看孩子無邪可愛的臉龐,聽著他呢呢喃喃的稚語,想著這般瘦弱的身軀膩著媽媽,眼下的我卻只能軟弱無助擁他入懷。隔壁房一位小女孩不堪病魔折磨走了,我想著他母親的痛,想著小女孩走的孤單…我在心裡靜默告訴我兒:你是我的心頭肉,在我往後的日子一定要有你才能愉悅的活下去,今時今日縱使救不了你,媽媽捨不得也不會讓你孤單一人離開。隔天早晨我請求離開醫院,因為我已心急如焚,分分秒秒都心如刀割,但我眼前奉為救世主的醫護無法感同身受一位母親破切想救兒子的卑微心情。

因緣際會來到馬偕醫院淡水院區,老舊的病房,對未來仍是迷惘,骨科蘇大夫豐富的經驗、壯碩的外表讓人深具信心,為兒動了一個小手術,蘇大夫給了一個令人振奮的訊息:看似細菌感染,不是惡性瘤。繃緊幾個月的心可以稍微喘息。每隔6小時一劑抗生素,燒退燒起…,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我的心又日漸沉重了,午夜的那一劑抗生素,手掌上的固定針常要拔掉重打,兒的哭聲不時劃破35病房長廊,手上、腳板幾乎已找不到血管了,媽媽的心肝也日復一日不斷的被撕裂,夜深人靜,總是緊緊抱著我的兒垂淚到天明,害怕失去孩子的恐懼無時不在召喚著我。

蘇大夫每早巡房總不忘為我加油打氣,他為我們安排會診小兒科。帶著孩子搬到台北總院,那天住進病房已是晚上7點多了,我以為應該隔天早上才能見到醫師,但不一會兒,主治大夫帶著住院醫師就出現在眼前,非常仔細的看著病歷。我不知道眼前是黃副院長,也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兒科權威。他告訴當下這位只剩一絲微細氣息的母親說:媽媽妳放心,不會醫不好的,妳把孩子交給我來照顧。這段天使話語我一輩子都不能、不敢、不會忘記…。他有一位善良細心的住院醫師,叫李文珍醫師。她總會不時的告訴我說:黃大夫對這類病非常有經驗,妳不要擔心,孩子會好起來,妳儘管把問題丟給我們。我非常震驚,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醫師和團隊,視病猶親,認真積極地救我的孩子,沒有紅包、沒有關說。我也忘不了檢驗室在挖出的組織中找不到病灶,黃大夫親自到檢驗室請同仁再次檢視化驗,終於找到那株細菌,當我在病房接到副院長的電話,告知已找到病株時,三個月的煎熬終於潰堤,掛下電話,淚…已成河。

兒的病真相大白,醫療小組對症下藥,很快的我們離開了馬偕,回到闊別了3個月的家。回到宜蘭,心情卻停留在馬偕久久不能平靜,思念著馬偕這個大家庭,而在住院期間有許多許多的醫護人員是我感激不盡的:黃富源醫師、蘇榮源、李文珍醫師、劉醫師、游醫師、藍醫師、35病房護理站的護理人員、總院12樓的全體護理人員…,這些親切、有愛心、有耐心的醫護人員都是馬偕「出產的」,感激你們的心溢於言表。

每當一個人靜靜開著車時,總會回想起兒所受的苦痛,想著黃大夫為兒所做的努力,想著文珍醫師善良悅耳的言語,淚水總不自覺糊了視線,傷痛會淡忘,但你們的救命之恩真不知該如何回報。

今夜,兒又偎在我身上睡著了,珍貴把他抱在懷裡的感覺,輕撫他柔細的髮絲,親親他稚嫩的臉頰,抓抓他的小腳丫,安靜凝視他可愛的十八般睡姿,滿心歡喜,真想一切就在此刻定格,不再理會明天的日出。

<本文載於《醫病平台》,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